醫學催眠(Medical Hypnosis)之我見

美國的醫學催眠

這週,到美國衛生總署參加一個醫學催眠的講座會議。
這個會議原來在小會議室舉行,因報名人數太多,而轉換到大會議室。
我很早就到,第二位進場等候。
 
講座很棒,美國醫學催眠已經發展的如荼如火。
醫學研究與臨床的催眠工作風氣非常蓬勃。
光是手裡一疊厚厚書單與研究單位的單子,不禁令人擔心民間催眠業界的競爭。
這些醫學學者們,擁有最多的資源,無論是資料庫,實驗室,臨床病患客戶,研究小組。。都是美國一流的精英。
 
而仍隸屬民間的NGH催眠組織,要和這些國家級的精英們爭取美國國家催眠執照的權力,
相信是有更智慧的雙邊雙贏的合作,而非令人捏把冷汗的競爭關係。
NGH催眠組織,是實力非常雄厚的組織,無論是營運或是推廣催眠的正確理念上,都有實質其獻。
許多成員都是博士與政府各單位的高級幹部,也很努力在維護NGH的名聲與品質。
這是美國政府唯一與少數民間有合作互動的一個催眠主流。
 
坐在黑暗中看著一張張精彩的powerpoint報表,跑馬燈似地轉著。
心裡卻想念起遙遠的亞洲催眠的發展。
為何平平是同樣的一種學術技術,一邊拼命砸錢研發提昇品質與功能,以造福人類。
一邊卻變成江湖術士的謀財工具,被當成社會的次文化產物。
 
美國的醫學催眠,如今已用在臨床的:
1。 燙傷,手術的止痛,安撫焦慮,替代許多不需要的安慰劑。
2。 減低醫療療程的複雜,抗拒,增加時效。
3。 加快療癒過程,與癒後情況。
4。 減少對藥物的依賴性。
5。 減少全國醫療保險的負擔。
 
目前熱門的醫學催眠目,有:
1。 注意力缺失
2。 習性障礙
3。 懷孕
4。 鬆弛
5。 焦慮
6。 心理治療
7。 自我催眠
8。 青少年兒童特殊問題
9。 各種恐懼禁忌
10。 用藥
11。 家庭問題
12。 老年痴呆
13。 手術前後
14。 止痛
15。 行為強迫症。。和其它官能性身心症
 
講座結束時候,在座許多穿白袍綠衣,也有肩上還掛著聽診器的聽眾,收起筆記,紛紛舉手發問。
聽著每個人的發問角度,問題尖銳,都是與如何嘉惠醫療工作與減少病患各種負擔有關。
也有穿著西裝套裝的行政研究人員,問出實驗的穩定性與法律的支持度何在。
這與國內學催眠廣告用如何嘉惠個人賺錢來吸引學習,幾乎是兩極的表現。 
 
一個月前才剛結束一週的美國國際催眠會議的我,接觸的大多是民間業界回來。
我在現場坐了一會兒,觀察美國政府醫學學術界談論有關催眠的角度與方向,真的非常不同。
歐美民間的催眠業界,對象是一般客戶,當然也支援醫學臨床。
民間的催眠範圍更廣,包羅萬象。從ADHD家庭到人際關係,學習開發障礙的支援,無一不包。
民間的完整臨床催眠訓練,也才剛萌芽,仍屬少數。
大多的催眠治療師在支援臨床醫學方面則仍有限,如壓力管理,體重管理,創傷治療等等。
而美國政府醫學學術界圈子,自然對象只有病患,內容也僅只與純醫學方面。
但光是如此,內容就相當可觀,資料庫豐富,研究數據一卡車;
原來醫學催眠的歷史從未間斷過,並且多保留給醫療階級學習,並未對民間開放。
 
離開後,我想了很久。
醫學催眠是不可能被忽視的,但終究隔行如隔山,
醫療人士若要兼顧催眠專業,就很難顧全個人的醫學專業。
因此可以看見醫學催眠名單與書單裡,大都是醫療人士放棄臨床醫學,轉行做催眠研究或臨床的。
 
美國政府的醫學催眠固然只是政府研發提代整合療法項目之一。
民間的催眠,則稱為臨床催眠,目前看見最有公信力的訓練課程是13個月的課程。
可見人們的重視與認真看待,內容十分龐大,也是有心在配合醫療界的實際需要。
臨床催眠與醫學催眠的兩個不同出發點,終究有了一個美好的交集點。
 
以我在NGH多年的訓練,置身與這樣一個滿是醫療催眠精英的環境裡;
沒有絲毫的卻場,並且能夠完全的融入與參予。
這類講座會議,總能帶來許多資訊管道與靈感,了解現在催眠世界的進化何在。
與同行專業時有互動,才能夠將書本的知識與個人經驗擴充為立體甚至多面向的世界。 
 
了解催眠在美國民間與政府雙方的努力,十分熱衷與認真。
美國政府要開放國家催眠執照,是事在必行的事。
就看朝野共識,如何歸類規劃,鑒定,考核,品管與制定相關法律了。
 

蘇菲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