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xte靈氣療法/Nexte能量醫學很難唸?

posted Jan 2, 2021, 11:53 AM by Sophia Sophia   [ updated Jan 2, 2021, 2:03 PM ]

我知道有許多人提及SBMSS的Nexte靈氣療法/Nexte能量醫學是研究所級別的課程。 蘇媽媽也再三勸我不要把課程弄那麼難,同學們又不是真的來唸碩士的。 我想特別寫這篇文,解釋我們的課程為何與眾不同。

首先,臼井先生的靈療原先是從純靈通力開始進行,到了林忠次郎時代就成了靈通+醫學。 我們無法完全還原臼井純靈通力的方式,但希望還原林忠次郎靈通+醫學的方式做靈療。 這就是為何,我們的課程如此困難。

有別於一般new age的心靈療癒,臼井靈氣的前兩代都標榜的是身心療癒。
如果new age的心靈療癒,也就是心理療癒,那麼在短短6-12h,哪個部份能夠學到心理療癒的內容呢? 會不會當年的身療癒跟現代的心靈療癒,不是同一件事? 會不會百年前沒人能夠教靈通,或者沒人能夠教靈通+醫學,所以這是兩位前輩教了數千學生卻只教出21+13位師資的原因? 靈通的部份得靠帶藝投師,醫學的部份得靠整年的師帶徒? 是的,這是當年的情況。所以我們可以看見當年的師資的確是以某種型式的整年跟師實習療程,尤其是承傳者。 我們為什麼開發Nexte靈氣療法/Nexte能量醫學?
光在美國,約有200萬的靈氣導師/靈療師,每個人花US$500來學當靈療師,這就是100億美金的學費。 假若這200萬靈療師,有10萬人每年每人可協助40位客戶,每位客戶平均US$100靈療費,這就是有4億的靈療費用加進前面的消費裡。如果每年有300億的靈療產業在全世界各地流動,這筆費用真正能夠改善健康的靈療幾多?奪走健康的又幾多?
這是為何美國NIH一直想要把靈療納入醫療法管理,但靈療界又拼命抵抗的原因。 前者為了莫名消失的健康人命,後者為了立意良好的生計。拉鋸中間的人們知能用”緣份或希望“當成理由。

解釋這些,其實沒有宏大的理想,只是想做好手邊可做的事,不是為了產業金流,而是人命。 我們的目標一直很簡單,15年前就看見了靈療不簡單,所以專一的走在這條路徑上。 這10年來,我得獨自找出當年的靈通+醫學的能力,這兩個單元的知識與技術都不容易。意思是,要夠厚實要夠豐富要夠實用要夠系統條理,還要能夠驗證。為此,我去唸完了醫學學位,學習如何能夠實踐醫學這一塊。靈通則靠我的教育學位,整理出可以靈學教育的系統和學習方法。老天法眼,沒有一個單元是我隨便拜師學幾小時幾天後,就拼湊起來來轉售給學生的。

這幾年來,我們的Nexte靈氣療法/Nexte能量醫學,突破許多瓶頸,每年都有大進步。 學員的程度越來越提升,課程也越來越緊密。終於,我們已經可以做到當年林忠次郎先生做到療癒水準了。 我們非常希望有心有志有使命的人們能夠加入我們,把這個靈通+醫學的能量醫學傳播出去。 雖然當年林忠次郎先生的能量療法生涯只能教出不到15位師資,希望我們藉著現代教學能夠教出更多的靈療好手! 對於想來學習靈氣療癒或能量醫學的學習者們,請有心理準備,腳踏實地的一步步走完訓練課程是唯一關鍵。 確定自己沒有困難做到腳踏實地的學習,再來申請Nexte靈氣療法/Nexte能量醫學課程。 這個課程並不比唸一個學位困難,但肯定比一般new age靈氣課程困難許多,因為這兩類課程提供不同的目標。 歡迎人們先去上new age靈氣課程,他們更加討人喜歡,更親民,也更能夠安撫人心。 然後,我們歡迎所有靈氣導師或有野心的學習者們來進修Nexte靈氣療法/Nexte能量醫學,進一步學習不一樣的靈療。
我曾經試著把這個課程用new age的方式在某些大學教授,但是有些失敗的。
原因是,環境時間要求與規格都與本校不同。這也讓我學習到6個月的課要濃縮成3,4個月上,真有很大的困難。 要來本校學習的同學們,希望我們有共識,能夠有相同理念,其實學習過程也有不同的樂趣的。

再重複一次,本校的確有一些免試直升的同學,那叫做學霸了。 能夠插班的只有一位塔羅網紅粉妮,她還是本校校友。 至於想要跳級的人,本校還沒有出現,歡迎你來挑戰。 霍格華茲魔法與巫術學院(Hogwarts School of Witchcraft and Wizardry)總共有600位學生集中教學。
我的理想是每年能教20名學生,好好的一步一步教上來就好。 蘇菲亞是偽alpha人,來SBMSS的人們大多是alpha型的學習者,實在蠻難駕馭,所以不適合這教室的人們也只好請出了。 我們已有一些師資釋出,歡迎大家擇師而學,尋找適合自己的課程與師資很重要哦。 我過幾天會整理師資表單,並做簡介,歡迎大家自己選擇。 -- 蘇菲亞寫靈療

彩蛋: 歡迎同學們幫忙出列一句話背書哦。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