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氏能量醫學(Su’s Energy Medicine,SEM)

簡介
蘇式能量醫學,源出於臼井甕男(Mikao Usui)先生與林忠次郎(Chujiro Hayashi)先生的西式臼井靈氣療法。

讓我們先來談談臼井先生與林忠次郎先生的故事。根據Frank Arjava Petter所記錄他的靈氣老師Chiyoko Yamaguchi所述,和1979Takata夫人的口述錄音檔,還原了大部份臼井先生與林忠次郎先生時代的故事與細節。我們有以下的片斷:
1.
臼井先生是用雙手雙腳加眼睛,同時療癒五個人。他有許多即時療癒好不同嚴重程度的病例,例如癱瘓的人能立即行走,牙齒腫痛的人立即不痛,包括他自己趾甲脫落能立即止血止痛,還有中風的也能立即恢復健康等等。
è 這個醫療能力,因為沒有醫學知識背景,又超越了科學可以做到,我們可以稱為靈通力了。估且就稱他為醫療靈媒吧。

2.
林忠次郎先生在臼井先生過世前,就創西式靈氣派。他有10個靈療床,每床有2位靈療師進行靈療工作。這樣的情況是整年如此,讓他名聲大噪。但是林忠次郎先生並沒有臼井先生的靈通力,他療癒Takata女士的腫瘤和膽結石就花了8個月才有改善,10個月才完全療癒好。
è 林忠次郎先生似乎並沒有完全承傳臼井先生的靈療靈通力。但在百年前,這種結合西醫與靈療法能夠在10個月內完全治癒,也是無人能夠左右了。林忠次郎先生是臼井先生之後唯一因醫療名聞全日本的人。

3.
臼井先生教了2,000名學生,卻只有兩位師資,他過世後由這兩位師資把其它二級靈療師變成師資。為何當時只有兩位師資?因為在臼井先生心中,他的一手靈通靈療的好本事,看來只有這兩位師資可以承傳了。這兩位師資中的其中一位就是創派西式靈氣的林忠次郎先生。
è 教了2,000名學生,卻只有兩位師資,其中做出名聲來的卻沒有承傳到完全的靈通靈療能力。

4.
臼井先生為何難以教出跟他一樣有靈通靈療能力的學生呢?答案很簡單。臼井先生的靈通靈療能力,也不是拜師苦學出來的。這要推回到臼井先生當年在鞍馬山上絕食冥想,在第21日,他在瀕臨絕望之際的黑夜裡,看見前面有一個光點朝他而來。這個光點並不是他信仰的佛神幻象,也不是燈光可以照亮四週,而是某種凝聚的光點拍到前額上。他醒來後就擁有了這種靈通靈療的能力。
è 這就可以解釋,靈通靈療的能力只有他獨家擁有,實在難以教學,以致後人再無人能出其右了。只是百年前的人們應該把靈通靈療能力當成禁忌,所以一直沒有人討論這一部分。然而人人都希望從點化得到這種靈通靈療的能力,結果並沒有。

5.
除了林忠次郎先生無法複製臼井先生的能力,他的弟子中將西式靈氣傳承的最有名最成功的Chiyoko先生和Takata先生,兩位也是無法完全複製林忠次郎先生的靈療能力。主因是,林忠次郎先生並沒有特別教他在使用的醫學教育,臼井先生的靈通靈療自己也未完全承傳,這一路下去豈非代代折扣了?(Lucas,請幫我改得無傷好嗎?) Takata的口述中曾說有人問她能否做到像臼井先生那種神跡?Takata親口回答:“不行。
è 留在日本的Chiyoko先生與其子Tadao先生創了Jikiden Reiki (直傳靈氣)。留在美國的Takata先生的西式靈氣,日後也成了風靡全球的new age靈氣之祖。這兩位雖然承傳了林忠次郎先生的西式靈氣,但也都沒有承傳到林忠次郎先生的靈通靈療與醫學的全部。為何這樣說呢?林忠次郎先生沒有開醫學課,但光是掃描技術就開了三日集訓,還有長期的診間臨床實習以累積經驗,與鼓勵多次重複點化等等。統統都無法在後世複製出來。尤其靈療在二次世界大戰時,就不再被日本皇家支持,成為非法行為而轉地下。
如此,後人學得的Reiki又如何能夠做好所謂的靈療呢?

6.
臼井先生在被人專訪時,曾有人問了一句話: ”你能夠幫它人做好療癒,能不能夠療自己呢?“臼井先生說: “當然可以。如果不能療癒自己,怎麼能夠療癒它人呢?”
è 這句話,現代靈氣幾乎沒有一派遵守住。
事實上,臼井先生本人是在為學生做點化時腦溢血中風過世的,這是他第三次中風了。臼井先生為了推廣Reiki,長年四處奔波,不顧自身健康,實是可惜。

知道了那麼多的歷史真相後,現在重點來了。
如何還原百年前臼井先生與林忠次郎先生,兩位創派前輩們扎實的靈療能力?

先來看看臼井先生的靈療能力是靈通力,林忠次郎先生的靈療能力是一半靈通一半醫學。
有這個共識後,我們可以先去除不可複製的純粹的靈通靈療力,除非你也想試試學臼井先生一樣,放下一切先到廟中冥想三年後,再到鞍馬山去絕食冥想21日,也許可以獲得同樣的遭遇。到這裡,就只有另一位也同樣令人敬佩的林忠次郎先生的靈療能力,可以討論是否有機會還原了。

前面講過,醫官林忠次郎先生的靈療能力是一半靈通一半醫學。
我們這派一直努力還原林忠次郎先生的靈療能力,所以致力開發結合靈通與醫學的能量醫學的靈療課程。用科學的方法來開發所謂的靈通力,再加上扎實的基礎醫學課程,幾乎可以理解林中次郎當年為何可以在這個靈療領域成為佼佼者。

Reiki
靈療在林忠次郎時代就被多次改版。他加入病歷,病床,醫療手位之外,要長年治療慢性病患,肯定要有療程設計,也就是先有診斷學,然後有治療學。
在林忠次郎的學生裡,可以聽到一種叫做掃描的技術,也就是把手放在病人身上,就知道病人的病是怎麼回事。
仔細想想,這種能力如果沒有足夠的醫學知識,是不可能講得出病因病名或病況的。這是為何後世只能用一句 能量不平衡 來以偏蓋之了。對林忠次郎來說,如果只有一句“能量不平衡”就好,他就不會不厭其繁的為病患做病歷了。而以他一位醫官的背景要在靈療裡加入“病歷”這個元素,就是為了方便他的醫療之用。這在後世的傳承中也統統流失了。

我們在設計課程時,也遇到同樣的問題。
就是西醫的課程的確很難教學,所以我們用了一套在臼井先生時代就有的漢醫,也就是現代的中西醫結合的中醫,來做醫學的基礎課程。補上了Reiki靈療所缺少的

另一個所謂的科學靈通力,倒是比龐大的傳統醫學課程容易一些。
但靈通與醫學兩個部份,各自都要花費六個月的時間。
想想,林忠次郎先生的西醫訓練要7年吧?他跟臼井先生學靈療也花了兩年,加上自己長年不斷的研發西式臼井靈氣。這樣的功底,後人想要兩級四日就上手,實在不能怪代代流失之速了。所以,我們的課程以一年內完成靈通與醫學靈療,勉強算合理了。

我們一直希望還原林忠次郎先生的靈通與醫學靈療能力,但後世在這方面的資料實在少得可憐。我們的訓練課程內容,應該有不少地方都與之有異了。經過十多年,我們將這一個靈通與醫學靈療能力開發成為一套完整的能量醫學系統。為尊重林忠次郎先生對西式靈氣的貢獻,我們仍然要將本派系的出處與由來還給西式靈氣。

蘇氏能量醫學(Su’s Energy MedicineSEM),是一套含有靈氣與醫學的能量醫學系統。(下面不知要怎麼接了。。)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