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mething the Load Made

posted Feb 1, 2020, 7:23 PM by Sophia Sophia   [ updated Feb 1, 2020, 10:24 PM ]

這是1943年的真人實事。
一位叫做Vivien Thomas的木匠黑人,被Alfred Blalock外科醫師雇用為清潔人員(他以為自己是技術員)。在這期間,Alfred發現黑人Vivien的手工技巧,聰明與對醫學熱愛,讓他對Vivien另眼相看。當年有一種叫做法洛氏四聯症(也稱為“ 藍色嬰兒綜合症”)的先天性心臟缺陷,被當成是醫學最艱難挑戰,但兩人聯手突破了世紀困難。這個過程,因為歧視黑人而讓Vivien沒有任何機會被肯定與感謝。但他憑著對醫學的熱愛,強忍自己的功勞被人拿走,只為了有機會待在一個醫學環境裡。
以上是改編的電影。

真人實事在此。
Vivien1920年9月進
醫學院預科班唸書,但隔年2月股票大崩盤,經濟瓦解,他只好放棄教育。
他進
外科研究助理的工作的第一天,就展現高超的能力,成功的協助資深外科醫師對一條狗動手術。

Vivien是一個只有高中畢業的人,他擺脫了貧困和種族歧視,成為了心臟外科手術的先驅,並成為該國許多最傑出的外科醫師的手術技術老師。他開發許多優秀外科手術的技術與工具,例如1946年發明一種用於改善大血管主動脈和肺動脈)移位的患者的血液循環手術技術。或者一項複雜的手術稱為房間隔切除術,以致於Alfred在檢查時發現幾乎無法檢測到的縫合線後說道:“這看起來像是耶和華所造的。

他跟
Alfred一起到約翰·霍普金斯醫院約翰·霍普金斯醫學院工作了37年後,最終被授予托馬斯榮譽博士學位他獲得了名譽法學博士學位,而不是醫學博士學位,他最終還被任命為醫學院的外科導師。由於缺乏官方醫學學位,他從未被允許對活著的患者進行手術。

這個故事告訴我們,像這樣子的合約,一定有無數合約者失敗過,只有他一人成功拿下。
這個合約忍辱負重了一生,沒有名沒有利,沒有掌聲,沒有權勢,沒有地位,但他成功的帶進了時代所沒有的新東西與新理念。他可以說是一個時代性的人物,間接改變了許多人的命運。

我的環境很容易接觸到待醒來的合約者,看見許多的合約者都難以接受困難的挑戰,或者難以越過重重組礙,最終屈服於現實中。Vivien也曾經因為屈辱再三放棄幕後的醫學工作,卻也再三忍辱的回到醫學環境中。一個傑出的醫學發明家與外科醫師,要忍辱成為幕後功臣為它人作嫁並不容易,但他被迫做到了。相信最重要的原因是 - 使命感! 

有一句話說,三觀不合,不必為友。這三觀是 - 價值觀,人生觀,世界觀。
身為合約者的培訓者看人們也是看這三觀,但不會因此不必為友。因為只是喜歡觀察看合約者的三觀與一般人有何不同?
看其三觀,就可以知道合約者距離awaken還有多遠。很喜歡看合約者的人生故事,超感動。

我舉一個例子,就是陳文茜。
陳文茜是一個有趣的人,比起許多人她不算有權勢,也不算有地位,甚至不算是個有錢人。
但是她在社會教育上的直接貢獻,是當代沒有幾位女性能夠出其左右的。
她的價值觀,人生觀,世界觀,都是我很欣賞的夠深夠寬,也夠廣。
重要的是,她願意長期獨自耐性的社會教育的使命感。

我從來沒見過有哪位合約者能夠平順走來,原因就在他必需被打造成獨一無二的坎坷之路。
坎坷=千錘百煉,每一錘都痛。經常看見它人沒說出口的痛,都能夠同時感動我。
但要眼睜睜的看著她就這樣的每一錘都痛,實在又悲又喜。

我在為人們做reading生命藍圖時,最不敢講的,就是-坎坷或挑戰兩字。
因為人們想聽到自己能夠成為人生勝利組,實在是遠遠大於有使命的(艱苦的)合約者。
所以當看見一個人在吃力的“上坡路”時,我心裡其實是暗暗為他高興的。
人們並不知合約者的上坡路和現實人的上坡路,終點是非常不一樣的風景。
總之,Something the Load Made is different from you expect。

-- 蘇菲亞寫身心靈

#蘇菲亞國際身心靈學校
#Something the Load Made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