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公里的淚 Three Miles Tears

原本是從中正紀念堂捷運站到台北市重慶南路二段51號(永豐餘大樓),地圖上只有800m,10-11分鐘。
出了捷運站,一看要走10分鐘,還有些放心。


不料,google導航在這區域完全亂掉了。(為什麼?這裡有什麼龐大干擾嗎?)
怎麼走都鬼打牆,google的指針亂轉。
路上的路牌也一整個不明確。

不過,有句話說的好: "路在嘴上。”
我一路問了六位路人,沒有一人在協助指路上有猶豫的,非常熱心。
但基本上都是靠“感覺指路”為主。
“你從這邊一直走,然後右轉,到那邊就很快到了,再隨便問個人就好。”
聽起來情境很有鼓勵,"快到了",像對驢子的一根胡蘿蔔。

“請問一直走到哪裡右轉啊?”我遲疑的問。
“就從這裡一直走啊。”他們用手比劃著。
[os: 哦。。。一直向前走?]

”然後到哪裡右轉啊?“我再問。
”就那裡啊。“他們仍用手比劃著。
[os: 哦。。。想像力貧乏ing。。哀。]

就這樣,我被人肉導航拖了三公里的路。
望著google地圖,看著自己漸行漸遠的閃爍藍點。
四週路上行人匆匆,路牌街牌少少。。心裡湧起萬般委屈。
[os: 我。。回台做了什麼啊啊啊?連路都不會找。]

然後我決定再試一次找警察問路,再失敗就搭taxi了。
好不容易找到國家保姆,他神氣的站在警局前。
警局前面沒有紅綠燈只有一條大班馬線,旁邊還有個”禮讓行人“的大牌子。
我花了五分鐘才過完班馬線,因為沒有一輛車要禮讓行人。
我直直走向那個挺拔的警察先生,問道:"請問您剛才真的沒有見到,在警局門口沒有一輛車要禮讓行人的嗎?"

警察酷酷的問: "你有什麼事?”
我說:“我想問路,聽說在你這警局附近。”我拿地址再拿google地圖給他看,心中升起不祥感。
警察說: “這些地名都是英文,你直接告訴我中文。“
我說了。

警察說: "從這邊走過去,轉兩個彎就到了。"他仍用國際肢體語言比劃著左手邊的大路。
我嘆口氣。[os: 又來了,這樣怎樣除暴安良啊?所以站門口嗎?。。。]
我放棄了。

正滑手機準備叫台灣大車隊,忽然靈機一動,發現右邊這條路,正好是警察說的”轉兩個彎“的路。
那就只有50公尺了。於是很無禮沒有道謝就離開警局,果然7分鐘後就找到永豐餘大樓會場。
關google地圖前,看見自己在烈陽下熊熊迷走了三公里路。
(OS: 這不是運動!)

心中不禁擔心起台灣在國際觀光上的前景與未來。

-- 蘇菲亞小筆記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