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聊拜很多師的有趣迷思

posted Aug 28, 2021, 10:59 AM by Sophia Sophia   [ updated Aug 28, 2021, 11:03 AM ]

拜師,真是一件有趣的事。
這裡要聊的很簡單,不是“拜師”本身,而是“速成拜很多師成速成師”的事。

許多人有“拜很多師”的行為,原因不外有:
1. 拜個資歷用,
2. 拜個加減用,
3. 拜個加薪用,
4. 拜個炫耀用,
5. 拜個集各家大成用,
6. 其它。

每次看到身心靈業界,人們把“拜很多師”的資歷在各人網上褂一串,心裡都很多問號。
1. 你的老師只靠他教的東西用一輩子,你
“拜很多師”了還不能好用嗎?
2. 什麼”真功夫“是可以在短時間內“拜很多師”的?
3. 誰敢讓自己的客戶和學生知道自己在短時間內
“拜很多師”嗎?
4. 什麼阿斗,要靠
“拜很多師”還扶不起來?
5.
“拜很多師”中,究竟哪一個師認識你的什麼?
6.
“拜很多師”中,究竟好好學完了哪一個師的整套功夫?
7. 
“拜很多師”後,究竟有幾分安心踏實?

身心靈業界有不少人是一學完一門課就轉身當大師的。
人人都知道,人人心照不喧,人人共同演同一齣心理戲。

有人說,“拜很多師”是因為找不到最終的老師。
學習是終生的,這話應該是不錯的,那麼“拜很多師”的問題在哪裡呢?
只要短期內“拜很多師”,就表示前面那些“拜很多師”都是自己不滿意的前任(們)。
但是只要晒出短期內“拜很多師”的資歷,就應該表示那些“拜很多師”都是自己極滿意的。

身心靈業界的學習者都喜還找來頭不小的老師們拜師。
所以自己要當“來頭不小”的老師,也要快速湊足夠吸引人的來頭與資歷才行。
所以師承董氏奇穴,可能只上了一兩個短短衛教課。
所以美國NGH催眠師,可能只上了改版的速成催眠課。
所以某某療癒師,可能只是一兩日的心靈課程。
所以“拜很多師”,就能“成為很多師”,變成了一個似是而非的集體催眠意識。

不擔心“拜很多師”,就能“成為很多師”這件事。
要擔心的是“速成拜很多師成速成師”,這個扭曲的價值觀。
當人們選擇走上“速成拜很多師成速成師””這件事,
等於決定了投資自己成為一個這樣心性的人。

人們要害怕的是,在夜深人靜時獨自咀嚼藏在內心深處的不安。
因為大多數速成的拜很多師就能成為很多速成師”的老師們所擁有的知識技術庫,
是經不起被群眾或追隨者們一再的檢視,一再的考問,
最後只好成為一個“不准多問師”。
也就是學自速成,也只能教速成的結果。

是的,人們總能見到許多“寡經驗師”,“半句話師”,“天下一大抄師”,“集天下大成拼湊師”,“光說不練師”,”依樣劃葫蘆師“,”老子老娘說了算師“,“虛無瓢渺不落地師”,“鬼神天使一喊就來師”,“半瓶水就能響很大師”,“連自己名字都搞不定師”,“學而不用師”,或者“古今中外我第一師”。。等等。這些大多都出自速成的拜很多師”就能“成為很多速成師”的現象。

這是一個簡單的心理學的事。
重點不在於
速成的拜很多師就能成為很多速成師”的事,而是竟然有眾數爭養這個集體意識的文化。
這一大類人為何有這種集體焦慮,與熱衷集體舞弊的行為?
當一再複製出更多同類型的人們時,這個文化只會造成更多”集體分擔焦慮“,與”假多了就成真“的假象。

一說,當人們可以輕易有書讀時,就人人不讀書了。
當人們可以為輕易為“師”時,”師“字就可以因量產而價廉物不美了。
很快的,當”師“字產業因為無法勤墾而不再肥沃,就要面臨瓦解,由各種速成app取代了。
身心靈產業失去了遠見與深度,終會快速的成為流失了靈魂的空殼。

速成的拜很多師就能成為很多速成師”的事成為常態之後,知識技術的深度也會代代流失。
曾經人們怪罪老師總留一手,現在人們怪罪老師不能速成。
曾經厚實的一技在身可走天下,現在都身插十多把兵器了只能在小村立派。

為何有速成的拜很多師就能成為很多速成師”的事呢?
有的是為了速成以便謀生,有的是填充內心的自卑與不安,有的是急於建立自我存在價值。。
有的就是單純的被“集體不思索”與”相信眾數即為真“的集體催眠所操作了。
曾母都會因為太多人說曾子殺人翻牆而逃,眾口鑠金的力量絕不可小覷。

只要保持觀察現象,就不會成為現象之一。
給自己多一點時間,多一點機會,來打造成為值得細細品味精緻的靈魂吧。

-- 蘇菲亞寫心

#蘇菲亞國際身心靈學校
#聊聊拜很多師的有趣迷思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