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聊-我是誰

posted Apr 19, 2021, 3:10 PM by Sophia Sophia

常常聽到一些演員演戲入戲太深,戲殺青後經常要花些時間才能回歸正常。

一般人每天在不同角色中轉換,例如在職場扮演職場角色,交通時間要扮演路人角色,回家要扮演家人(父母子女婆媳伴侶等)或室友角色。難得獨處時還要扮演手機上社團份子的角色,大概只有到睡覺時候才能放心做自己。
長久下來,究竟自己是誰呢?

總以為賺很多錢可以買進身心健康,
總以為做很多事就是生命的存在價實,
總以為每日付出12小時的代價可以換來舒適安心的生活,
總以為這一切都是為了自己。真的嗎?

這件事是非常細思極恐的。
人們從小是在父母望子女成龍鳳的角度下培養長大的,
在學校是在師長讀好書有好成績與/或表現下培養的,
出社會後是為了薪水或/與工作優良表現而努力進修培養的,
人際關係上是為了外界的肯定或/與掌聲而增添新的本事,
成家之後是為了自己創造的新家庭的每個成員而奮鬥培養的,
退休後終於有了自己的時間,忽然發覺一輩子為了外界而努力,沒有為真正的自己做些什麼。
等到真的想為內在自己做點什麼的時候,才發現不知道自己倒底要什麼?

我是誰?這是許多人在尋找的答案。
這是永遠沒有答案的問題,因為它隨時並永遠在改變中。

當一個人在水泥叢林裡被瓜分成太多碎片,剩下能屬於自己的竟是最卑微的一小片。
這個時候,人們將找不到自己,輕飄飄的自己將惦不到自己存在的重量。
於是人們四處尋找,從前世,從它人口中或從一些簡陋的心理測試,從外界對自己的肯定或需要,來認識自己,以確定自己存在的一些碎片證據。但是以上仍然無法滿足seeker的答案。

當人們在對它人做自我介紹時的在世簡歷,是自認最能代表自己是誰的簡介。
撇開做假簡歷不談,這大概是最能讓陌生人認識自己社會角色在扮誰的一份介紹。
無論人們如何組合各種角色,始終缺少了一片,這一片就是”沒有人看見“的那個自己。
當人們獨處的時間越少,這一片拼圖就越小。不幸的是,這一片正是人們口中的靈魂。

近世流行啃老的宅男女,日本甚至有一位啃老70年的哲學家前田良久。
前田良久說了一句話: 有人的地方才叫人間。
這樣的獨處,是找到自己了嗎?
是的。但是不是期望中的自己,就見仁見智了。

以前田良久為例。
他大半生的物質生活算是富裕的,不必工作的坐吃山空。
他在自己的選擇下,獨處了一輩子。至於是否滿意自己的選擇走完這一生,只有他自己知道,或許答案也是不定的。然而前田良久的故事在最後出現了不同的章節,前田良久的事被媒體揭露之後,開始有年青人來拜訪,經常有人來聊天,前田良久就漸漸養成了整理家裡以招待客人。如此他就走出了“都市隱士”的身份,進入他所說的-在人之間的人間。

在”人間“行走,大部分的人類也隨著人際關係的複雜度,開始將自我一點一點的分出去。然而,也有一種說法,叫做在入世修行。所以無論是隱居還是入世,人們都應可以以不同的方式來進化靈性,只要滿足一個前提-有意識在進化一事上面。否則,就只是原地待著或打轉而已。

大部分人們尋找的自己,幾乎都在尋找一個入世成功者的原型。
這個原型似乎為人間失意的人們帶來一絲希望,或者一個方向。
這個原型寸步不離的隨人們的出生伴隨到臨終,等待著能夠被彰顯。
這個原型,一般可以在生命藍圖顯而易見,大多數的人們入世都有自己的目的。

我是誰,這個問題有許多角度可以來聊。
有機會再找時間來聊天哦~

-- 蘇菲亞寫身心靈

#蘇菲亞國際身心靈學校
#三聊我是誰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