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秋季現場大課記錄(文長)

posted Sep 8, 2020, 9:26 PM by Sophia Sophia   [ updated Sep 9, 2020, 9:34 AM ]

先說,此文只是記錄,沒有優美文筆可言。請多見諒。

2020年秋季現場大課在8月舉辦,這是一年中唯一或唯二的現場大課。
為了同學們能夠達到到現場課的程度,我們已經預先花費數月半年在培養同學們應有的基礎靈通能力。
這是必須要先準備好的事,否則想要從”0時“上課10小時後就一躍成為“靈通師”,就只能靠想像力了。

超心理學的靈通力沒法速成的,這句話也許有很多人反對,因為有不少人未修課前本身就有“靈媒體質”。
這句話是也對也不對。對在,如果素人可以偶爾畫兩張畫,就叫自己是畫家;民眾偶爾KK歌,就稱自己有歌唱天賦與體質,一樣令人尋思了。別忘了,無論是自學還是跟師,幾乎所有靈通/靈人都是經過不斷的學習+練習才能成熟開發的。

不過,這次大課除了熟練的現場課外,我們初次把現場靈學技術課轉到線上同步。
這些非常需要現場指導的課程,10年來我們集中成為年度大課,我都得遠從美國飛回亞洲上課才行。
因為Covin-19,我像大多的美國企業努力把這個一直非現場不行的課程搬到線上,讓國外同學們能夠跟現場同步上課。
為了不能飛來上課的同學們,這些第一次轉型的不方便,真要多虧了大家的包容。
克服了這件事,就會讓擁有90%線上課程的SBMSS快速轉型成為99%的線上課程。

許多想學靈學/超心理學的人們,對於線上上課仍有障礙。
他們依賴用肉眼去學習看不見的東西,這是很困難的。
Albert Mehrabian曾經說過,人類的溝通是靠38%語氣調+55%情緒動作而來,剩下7%才是依靠語言。
這是所以一般人習慣用肉眼視覺來學習的原因,然而看不見的東西最好是靠心智來學習,而非肉眼的視覺。
我也在線上盡量只發聲不露臉,訓練人們戒掉視覺的依賴性。心智和能量感應的訓練,一定要先戒掉肉眼的癮頭啊。
趁這次新疫事件,對我也是新挑戰,如何把這10%依賴現場驗證的課程搬到空中,還能夠保有真槍實彈的實效?
2020年對方方面面都是挑戰啊~

回到主題,就不按開場課程的順序來寫了。

先來寫”靈療一級現場手感課“。
這個課,其實也是我校所創,堪稱能量界的首創,也是我校靈療一級必備的基本功。
每個學習者,走完這個課,才算是學到了所謂的精神念力,但“學到”只是一個開始。
這個被外界當成靈通體質的身感或手感,在我校是人人都會掌握的靈氣初級能力。
是的,“學到”很容易也可決定了起點,但”學好“才能決定高下。

現場手感課最難教的,就是每個人手感不同,卡住的地方也不一樣。
加上能量手感本來就沒有標準或公式,只能透過不停的餵招和盲測,逐一破解調整。
也因為如此,幾乎每一班都會發現1~2位需要特別調整的同學,其它人則通常可以順利斬將破關。
這些需要特別調整的同學,也偶爾出現對我來說也是新經驗的情況,通常都會讓
好奇心又好學的我見獵心喜。
對于每個新的小挑戰,都當成為了成就前所未有的能力(或知識)的事,是受我歡迎的。

這個課可以協助同學們最大角度的確認能夠區分想像力和精神念力的第一步路。
此後,就可以稍微安心的專心下一步的能量功,不必擔心把想像的事白白重複了50遍。

現場手感課讓我認識同學們的能量體,另一種認識: “hi,你好。”
因為新疫,雖然戴著口罩,還是喜歡這個課程,除了下課前就可以收割成果,也跟同學們近距離相處,算是皆大歡喜的課程。
但這也是少數還沒想出辦法來轉成線上訓練的課程之一。


一年一度的國際巫師課來了。
為何一個國際巫師課需要一年這麼長的時間來訓練?
同理,“學到/學會”只需三天三夜不停講解的學習,可成剛“學好”的巫士。
要”學好“,則需要一年的時間每月都做完全不同的儀式(s),可成新科巫師/大祭司。
雖然我們的影子書講義有700多頁,但講解補充也有數百頁之多,但這些知識,還得一整年的儀式才可完成。
我們並未讓學習者成為巫學孤兒,自己獨自摸索一年完成,而是有許多前輩看著陪著並打氣來一起完成的。

巫學,是在一個名叫薩滿的非常自由與含糊的領域中的一類。
即便是巫學自己,也有很大的自由心證的空間,叫做-SOLO,即自己說了算的巫師。
這就像有人自稱是藝術家,即便他沒有學過一天藝術,這也是可以被接受的。
當然,不懂
藝術的人們要跟這類藝術家學習速成藝術後,方便自稱藝術家,這是巫學界常見的90%的事。
所幸這世上有80億人,每個人都有自己想有的生命價值,只要有500人在自己的生命中占有意義就好了。
這世上如果有1千萬的巫師,只要有10萬能夠認真訓練出來,990萬在瀰漫稀釋的
外層存在,巫學也就有所承傳了。

知識是平面的,實踐知識成為3D的是經驗與實作。
有多少實作就有多少經驗,就有多好的含金量,這才是可貴之處。

因為新冠疫情,全世界有一半的工作都要從現實界提升到虛擬能量界去。
SBMSS一向是現場上課的巫師課,也嚐試move on到
虛擬能量界去,但仍保留一日現場課來確定巫士們的聖壇實作能力。
這一件事確定能夠達成,巫士學習者們能夠獨立進行簡單儀式後,我們就可以安心在線上上完其餘複雜的課程。
我喜歡這種安心感,每上完一次課後,都覺得又往一個目標前進了一步。
望著這些同學們,我認識每一個人
多多少少涔入能量的故事,即便是遠遠近近。
每個人都像一本書,我們正在一起合寫這一個章節中。


下個要寫的是-初級靈通
為了這個初級靈通課程,我特別寫了一篇<<真的 出體通靈跟你想得不一樣>>。有興趣的人可以移駕閱讀,這邊就不多言了。
因為Covin-19,這個課開始我們都戴口罩,也進入了越洋線上課同步進行的新階段。
雖然超心理學/靈學原來就是學習不可見的技術,線上課程也該是可以理解的事;只能說沒有被逼到,就容易忽略這個挑戰的。

這次的初級靈通有不錯的結果,現場同學們有不少是科學腦的人,每一場練習後都會詳細發問。
同步上網查訊息的快手也大有人在,每個課對我都是在跟大多的網路資訊做拔河,至少在自己的領域要能夠掌握得多些才行。
初級靈通課程該是靈學班同學們的第一個正式使用能量體(靈體)能力的課程,然而這個課的技術容易,但翻譯困難。
好不容易學會了聯繫靈屬,雖然接觸”時間“只有短短幾分鐘,但才能明白身歷其境時難以了解翻譯的真實困難。
這跟人們學習線上身感一樣,難以形容解釋。

這次的初級靈通課之後,我也有了更進一步的靈感。
下次又有新東西教了,可以讓同學們的翻譯能力快一點進步。
當然這個新技術我也放在高級靈通課上應用,效果很不錯哦。

接下來的啟蒙課,也因為COVIN-19而同步線上課程,把知識課和儀式分成兩部份。
為此知識課不但有新的內容,連上課時間都欲罷不能的多加兩小時。
儀式更是驚人的從3小時加碼到5,6小時才正式結束,覺得自己的命都去了半條了。
但這次儀式有些特別的是,有五位Guide提名者參加,讓陣容壯大了數倍。
這也是SBMSS的10年來第一次有了Guide提名者,不是一般坐完幾個課就能成Guide的方式訓練出來的。
最簡單的說,如果不能用精神念力養好一碗綠豆,這還只是我們靈氣小一的能力,就不要提得通過後面還有10種以上的能力才能成為Guide。否則沒有內容或實力的Guide,我都擔心只是被當炮灰或負面教材用的了。

啟蒙課的Initiator儀式非常特別,雖然我們的儀式被外人偷走,連儀式袍都跟著照買,卻只是依樣畫葫蘆。
啟蒙儀式是非常特別的方式,它提供了一個小結界以方便更高階的連結,這是為何可以不顧傳訊載具的死活,完成任務。
這絕對不是以”喜歡分享訊息,好東西要分享“的初衷所能夠做的事情。
大部分的複訓同學都是為了這個儀式而來,因為這是唯一能夠連結到高階光hierarchy的能量環境。
光看準備就要非常耗時間,而且要有足夠的能量才能造成,不可能隨便靜心一下就能隨便連上的,沒有穩定身感的Guide又如何能夠掌握?更別提能夠在啟蒙儀式裡傳遞大量合約的重要訊息了。

當然現場也有initiator們的指導靈們都會到場,但不一定插得進來,當然也不一定有訊息要溝通。
畢竟啟蒙儀式是大事,也非常耗時耗力準備,所以是一年一度的大事,也是合約者難得跟“老闆們”溝通的時候。
當一位seeker成為initiator,就等於從尋找(答案)者入門成了入門/起步者,不再只是尋找(答案)的尋找(答案)者了。
這是需要足夠的知識和一點基礎靈學技術做為起點之後,才能從容起步的。這不是給一個頭銜就等於變身超人的事。

成為入門/起步者,照規定會配給四位新的指導靈,但我發現這是不一定的事。
若對學習怠慢或心不在此的人們,指導靈會一一流失,乃至只剩下終生指導靈相陪,這位終生指導靈也只能陪著而已了。
曾有好幾位同學問我,怎麼聯絡不上自己的指導靈?我都不忍心問他,你怎麼留住貴客或搭檔的?
另一些則是底氣不足,徒有心卻無力分辨連繫。試想,如果有一個貴人,你1,2個月才想到打聲招呼,不懂也不願花時間學會他的語言來溝通,要怎麼怪這個貴人老是聯絡不到?另外就是也許有人會想坐等聽完幾個課就能變成某專業博士,人間不行,靈界也不可能的。抱持這種心態的人們真的只會浪費自己的時間和金錢,因為真的有很多業者在販售這些范特西的。

總之,Hierarchy的訊息並不容易,因為要創造這樣的能量環境的結界需要耗時間耗能量,不是擺一副碗筷就可開吃的。
同學們大多很珍惜,許多複訓者來重修都是為了拿訊息,因為上次的
訊息都實現了。每次聽到上次的訊息實踐了的我,其實是有點緊張的,因為這不是還在等候的輕鬆時期了。我經常似乎比同學們要更在乎這些事的發生與進行。

啟蒙課的Initiator儀式,有了橫跨四屆的同學們現場或線上,在地與國外的齊聚一堂。
每位在不同領域已出師學長姐不惜遠道而來,都扮演了引導與助教的角色,毫無隱藏的教給學弟妹。
三不五十的一旁忙中抽空觀看,心裡覺得萬分溫暖。

同月,我們也開放了兩個年度大儀式: 《生如夏花》兩個精彩活動來了!
第一個西洋魔法儀式: 與龍同行儀式(A Walk w/ Dragon Ritual)
第二個WICCA大祭司儀式: 與人生轉捩點相遇 (Meet the Turn Point in Life)
這兩個儀式有兩個獨家特色:
1. 參加的大祭師者眾,這些大祭師們都已經經過整年20多場的完整儀式訓練;參加的觀眾也都是已訓練過中階的靈通人,都能夠現場確切感受能量。
2. 這兩個儀式的導詞腳本是SBMSS在2020年的最新導詞腳本,不是SBMSS的訓練或常規導詞腳本。這兩個儀式的導詞腳本,平均有10多頁長。當然跟Golden Dawn的百頁的儀式導詞腳本無法比擬,畢竟那些是動員近40人角色的導詞腳本啊。SBMSS的大祭師的導詞腳本一般有6個角色為主,也算完整的導詞腳本了。是的,內行人就聽得懂門道,應知道SBMSS儀式的份量有多扎實的了

儀式的目的與能量,應該是這兩個儀式開放的重頭戲。
畢竟儀式的導詞腳本也是為了serve這兩個目地所用,所以在挑選男女神與導詞內容都攪盡腦汁。
每場儀式在大家的分工下,熟悉的快手快腳展開來。導詞腳本也事先分給大家熟悉一下,所以整體能量還算整齊。
儀式最怕生手干擾,但這次分配得當,也無外人參加,每個方位都由一位
大祭師帶引新人體驗。
現場能量很不錯,每個方位的能量特質都很清楚,若無感應能力是很難享用這種一個空間有數種能量的事。

這些
儀式常讓我想起那些逆轉XX海嘯的儀式,動用了90位Guides才能驚天動地的逆轉百萬人的命運。
我們從一開始幾次後就不再做“國運昌隆,國富民安”這類含糊難成安心用的祈福
儀式,而是集中能量用在更有針對性的目的上。
通常
儀式能量越大,目地的達成越快。但是也要搭配儀式目的大小,來決定能量需要多少。
撇開沒有能量感的儀式不談,除了能量多少,還有能量的優劣之分,這其中越雜亂的能量品質自然越雜亂。
這也是我們的
儀式的觀眾有分外人和自己學員兩類,就算有外人想參加體驗,也要有足夠的儀式成員才鎮得住能量。
什麼意思,不懂儀式的外人參加儀式的能量如何能夠混雜?那是因為儀式會用到人體能量來守四方位,所以若有一方位是外人獨站,這個儀式的能量品質就會大打折扣了。早年SBMSS還開放外人參加各方位角色,一兩次後很快就廢掉了這種做法。
建議大家,只要有1,2位資格經驗到位的大祭司/巫師所帶領的儀式,都不要放過哦。
對於儀式有質疑,自己又沒有檢測能量的靈通能力的人們,可以帶一些檢測工具試試便知了。

特別一提的是,這次的
儀式課,有資深的大祭司,也有新科的大祭司。
SBMSS的coven是非常熱鬧的社群,裡面有數百張的儀式照分享,每位祭司都有20張以上儀式照的貢獻,這是貨真價實的WICCA coven。每位大祭司都是在眾目睽睽下完成一次又一次儀式,直到駕輕就熟的精彩為止。

SBMSS的Coven特色是豐盛的,每場每張儀式照都是亮麗豐盛,這也是WICCA的特色之一 (除非是送行或災難)。
說實在,這也是歷屆大祭司/巫師所匯集出的特色,大家就物以類聚了。
我們不用薩滿這個統稱,大祭司/巫師是9000年前孕育人類文明的源頭,SBMSS的Coven裡就也全是高知識份子哦。
很喜愛這個coven,喜愛裡面的每一位大祭司/巫師,有某種神秘歸屬感的群體。

接下來要記錄一個艱難的NGH催眠課程。
有鑒於美國許多NGH催眠訓練都已經線上課程化,注重現場實習的我遲遲難以move on到線上。
這次,感謝這個聯合國課程,非台灣地區的同學們都得在線上上課。
現場的動作很多,遠距的工具有限,我們換了又換,試了又試不同的工具,感謝線上同學們的配合與包容。

催眠課最困難的不是知識部份,而是實做。
催眠實作的目的是為了解決問題,這個就得是一套完整系統不能成功。
我們在催眠課也會介紹催眠和NLP的許多不同: 規模格局大小,有無系統化,催眠的深淺,催眠的功能,應用的層面等等,都可為分辨。從這裡開始了解學習催眠和NLP都不是問題,有問題的是一定要有足夠知識和技術來分辨兩者,然後要混用才有所根據。

SBMSS的催眠課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元素,這是幾乎我們所有的課程都會提教的-禁忌慎。
一般人避之不提禁忌慎,原因有幾個: 怕嚇走客人學生,知識不足以談這個問題,缺少危機意識,不在乎風險等等。
但各行各業都有職業風險,這風險不僅是對專業也對客戶,在我們的教學上是必備的教學元素。
所以同學們在對家人和親友,甚至信任自己的客戶時,都能夠安心的不負所托。

談到解決問題,又是一個“思路”的問題。
在談到“思路”之前,就是NGH催眠的全套知識與技術。
這些NGH催眠的全套知識與技術,非常需要100個小時,在美國稱為兩個學期的課程才能學完。
我們幾乎是用盡了100個小時,不是放任同學們自己寫沒有經驗的專案,而是許多的再三練習。
我們真的不必寫任何專案,只要能夠臨床進行各種隨機的案例,就代表了數千字的專案。

寫催眠專案這件事,自我在美國學NGH催眠到教學10多年,從沒有在美國聽過,是到亞洲才聽說流行寫催眠專案。
當有同學問我是不是要寫催眠專案當成20~30小時的課程部份時,我說,”我們把這20~30小時來強化實作吧。“
臨床實作是很有趣又沈重的學習部份,我總是請同學們在一兩場臨床實作後,就要找自己最不熟悉的同學做練習。
拿最不熟悉的同學做練習對象,就有最多的不確定與未知,這才會是最逼真的模擬實作。
臨床上的
不確定與未知性,也許不舒適,卻是真正吸收經驗,調整修正盲點的最好挑戰。

回到催眠系統中最困難的 - 療程設計的根據“思路”。
如果有人來做減肥催眠,在不知道為何增重的前題下,直接催眠-“控制食慾”等催眠句的話,是有成功的機會,但機會只有10%~20%碰巧效應。這就是
頭痛醫頭腳痛醫腳毫無思路的催眠療程設計,也許碰巧有效但效果不佳。
我們在“思路”與”療程設計“上面花了許多時間,在設計催眠句與催眠腳本上也花了許多時間在訓練。
遇到棘手的臨床實作真的需要一整週的練習才行,而棘手的臨床實作是難得可貴的經驗。

要放心讓一個催眠植入催眠句,除了效果多少外,還有就是催眠句的
禁忌慎了。
人們一生都要生活在一個充滿催眠效應的生活與工作環境裡,要經過多久才能覺醒過來。。原來,“我是誰”決定於被催眠的程度如何。好好的學過催眠後,自己的人生很容易陷入沈思中,捋一捋後還有多少是真正的自我?


幾個現場大課中,高級靈通課壓軸。
這次添加一些新的內容,加上現場有善問者,同學們又無所顧忌,讓這個課的含金量大大提升。
直白的說,這次課程剛好全部都是Nexte能量醫學的師資,NGH催眠師,和靈學一路按部就班走來的各項專業的靈通同學們來修課。資歷和程度都很整齊與完整,是這10年來最整齊的一班,算是破了高級靈通課記錄。

這一班是經典的包班課。SBMSS的包班私教課是不對外招生的大課期,只要自己人數滿了就可以隨時開班的方式上課。
SBMSS一直都有這類課程,對於想要隱私或自己揪團上課或趕進度的人們,這是適合的方式。
所以這次
高級靈通課是臨時起義,也是私下敲出來的包班課程。

高級靈通課,實際上是通靈課,顧名思義就是靈學的聯繫高級靈屬的通靈班了。
這個高級通靈課,主要是學習與高級靈屬相聯繫的通靈,叫上身和叫進水晶球,以及去尋找高級靈屬等等等等的課程。
這一套知識與技術,是跟我們有約的
高級靈屬建教合作的訓練課程。

有點像是Field Trip田野調查有東西的宮廟或地點,帶同學們去接觸不同的魂魄靈物等等,以練身感和溝通。
這些地點都要事先踩好線,或聯絡在地的東西,以免白跑一趟,浪費時間。

高級靈屬自然也要事先打好招呼,才有權力或聯繫時不會撲空。
所幸我們與這些高級靈屬已經建教合作多年,是我們訓練合約者的合作對象,所以幾乎不會被拒。
高級通靈與一般在地的Field Trip,都需要事先打招呼,但聯繫方式非常不同。
對我校靈通者要通靈,需要確定通靈對象,所以有特定的方式。這方式已經是如GoldenDawn或Rosicrucianism或Freemasonry等國際頂尖通靈組織所知的方式,不是SBMSS自己發明的。由此可知千年來已知如何通靈,絕非隨喊隨到的隨便。即便這些方式在網路上可以找到一些殘竹破簡,但距離完整非常遙遠。即便我們已經教學10多年了,每年都仍有進步的空間,真是太讚了。

這次無論在技術上或知識課上都有更新。
實作的技術上,同學們也都有不錯的表現,我喜歡他她們齊力突破的各種新記錄,也喜歡他她們同心的團練成果。
這是順利但挑戰的課程,尤其翻新了一個10多年的知識點,更是讓我開心極了。
記得下課回家後,我苦思到睡不著覺,隔日要上課了,希望能把答案帶回課堂上。結果真的給我熬夜破解出來,隔日興高彩烈的上了一整天課。這個真的是很重要的問題,以前都延用前人的英文知識和技術來做,但翻成希伯來文效果更好啊!就這樣,犧牲一晚就解決了一個可以更上一層樓的問題!這件事,我會記在心中,日後也會當成史記告訴下屆同學們。

SBMSS教授八種channeling技術,
高級通靈課是最大招的一門課。
包括上身技術的初體驗,幾乎人人都能夠體驗到。相信假以時日,越發純熟之後就會輕鬆勝任了。
對於這一班的表現,他她們證明了自己的值得,我無所求了。


這裡要特別提供一個-"轉動生命之輪,閱讀生命藍圖"的服務。
"轉動生命之輪,閱讀生命藍圖"的服務,為寫文方便,簡稱“轉輪子”服務吧。
比起2019年,2020年的轉輪子服務的客戶越來越有經驗了,也帶給我許多壓力。

其實我的日子非常忙碌,每次服務結束後我就忘光了內容,更別提還要事隔一年半載。
所以每次有人來跟我談起他的
生命藍圖內容,我真的完全不記得了。
但是當客戶回來回饋時總是很開心,他她們已經一一經歷了或實踐了某些事,因為有心理準備,所以坦然經過。
有的則是回來感嘆當時沒有多讀點細節,或者感嘆自己沒有問對問題,以致有些經歷成了事件的擦邊球。

談及“轉輪子”服務,也已經有10年了。
認識我的人都知道,我沒有Channelist合約,也不是receiver,而是hunter。
訊息服務都是自己出去hunt來的,不喜歡轉話,也不喜歡有Chaneling合約跟誰梆在一起,像極了愛情。
因此,“轉輪子”服務是我長年來唯一的固定追殺訊息服務,一直單身的原因之一。

對於閱讀“生命藍圖內容”,最怕的是遇到藍圖內容有變,這就不是百口莫辯的事而已了。
我喜歡單純或堅毅的客戶,“生命藍圖“可以數十年不變的走下去,理想和美夢也可如預期般實踐。
最怕三心二意或是什麼好牌都嫌不夠好或是不夠接地氣,“生命藍圖“塗塗改改,最終每步路都浮躁不定,常有變更。
可是我到現在也不知如何篩選舒適的“轉輪子”案例來做,以便待在舒適圈裡工作就好。
這或者是這一行的鴉子划水的一面了。

2020年的“轉輪子”服務已經開放了三梯次了。
實在太多了一點。。。

這次現場大課跟以往一樣,每次下課後幫忙整理現場的同學們都讓我記在心中。
很難相信有些課前預備與課後的整理要耗上整整一個鐘頭,這些同學們也多已一起學習一段時間,有種革命情感的默契。
每當看見同學們幫忙整理場地的身影,這段時間我的心裡有許多觸動,說不出的感動大家的用心。
每一階段的教學都有不同的同學們會自動提早來或課後留下幫忙,上課是公事,下課就是私領域的事了。
因此與這些同學們的關係逐漸涔入了友誼,然後是一起越走越遠的友誼了,即便他她們已經畢業許久。

這次身負兩件公務,返台的時間因為新疫隔離壓縮的極緊,以致於幾乎完全沒有任何個人的自由時間。
除了傳統的大課殺青宴,就只有一場與校友的小聚餐。連殺青宴後的臨時起義K歌,都是用掉睡眠時間來創造記錄的。
提到”記錄“兩字,這是我每年都在努力的事。如何創新記錄或者創新境界,即使只是小小一事,我也會一有機會就緊緊抓住。對於同學們破了前面學長界的記錄時,也會令我拍案大笑,開心好久。

這次返台兩件公務都妥妥辦完了,之後又趕著回美,再經歷一次居家自主隔離+調時差。
一路經過的機場,回到熟悉的家裡,生活環境已經像世界末日,街道超商都只剩下一半的人口稀疏的分散著。
人生,不也是這樣一場場的挑戰要面對與攻克嗎?
明年的人類,又有什麼新的展望呢?

-- 蘇菲亞小筆記

#蘇菲亞國際身心靈學校
#
2020年秋季現場大課記錄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