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聊合約者常問的問題

posted Sep 4, 2020, 12:55 AM by Sophia Sophia   [ updated Sep 5, 2020, 12:07 AM ]

西洋神秘學的合約者,約等於東方神秘學的帶天命者。
當然兩者有很多的不同,卻可以理解原來真的有帶著合約與使命入世的人們。
前者沒有責任和義務非做不可,所以聯結較鬆散;若非非常想要執行或肉身載具不當,隨時可以解除合約。
後者聽當事者說,是威脅利誘恩威並施,如不就範,就有違約的懲罰。

為何西洋合約者和東方的帶天命者如此不同?
由於并不了解東方神秘學,難以代言解說,但猜想是因為老闆和體制系統不同的關係。

此文來聊聊西洋神秘學的合約者的問題。
合約者有很多稱呼,但無論怎麼稱呼,它都只是一個很中性的職稱,不應該包括了人間的虛榮。
真正的合約者,有許多類型:
一類不知道自己是合約者,但執行了很多合約事。
一類不知道自己是合約者,也沒執行任何合約事。
一類知道自己是合約者,也執行任何合約事。
一類知道自己是合約者,但沒執行任何合約事。
一類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合約者,褂了合約者頭銜,沒執行任何合約事。
。。。。
這就像人間的每個職業,都有許多類型一樣,因人不同而複雜。

合約者最常問的兩個問題是:
1. 我的合約是什麼?
2. 如何執行合約?

這也是蠻困難回答的兩個問題。
原因很多,其中最常見的是:
1. 合約者準備好聽答案了嗎?
    經常聽了斥之以鼻或不當回事者眾,更有聽完開心一下就丟到腦後者也不少。
2. 聽了合約,你願意或敢去做嗎?
    這是最困難的答案,因為沒有幾人願意為未知的合約跨出舒適圈的。

人們忘了一個關鍵概念,合約者之所以為合約者,就是-非常人得做非常事
如果跟常人一樣慣于平穩安定的生活,也就不叫做-awaken的合約者了。
合約不會給常人來執行,正因為常人的慣性框架太僵化,難以轉變。
如果合約者也是一樣,那麼就跟常人無二,也就不會接到不同頻率的合約,更不會跨出去訓練與執行合約了
這是我一再強調,”要做不一樣的事,就要做不一樣的人。”反之。

跨出舒適圈一定不舒適,急著找其它舒適圈代替,這是常情。
但下一個舒適圈得在自己親手打造下,才會穩定。
不舒適的階段,才能製造不同的頻震,在其中尋找適合的頻率回應,然後掌握了走下去就是了。
所有的頻震都是不舒適的,所有的不舒適為了成就不同的頻率,所以要有準備接受跨出舒適圈的“不舒適”,或“極不舒適”。
-- 受非常人之苦,才能成就非常人之事。
-- 所有的挑戰都是為了成就前所未有的能力。
這些鏗鏘金句,一直是我想要給所有合約者的鼓勵,到現在都沒有改變。

最後要來破解回應一個合約者的迷思 - 合約大多是-成大功立大業的事。
事實上,的確有些合約,看起來是
成大功立大業的事,但代價也是以身家姓命的事啊。
但即便是這時代大量需要的新合約是-將新東西帶進現實界,也都與
成大功立大業的事無關。
Elon是目前受囑目的新世代紅人,他也不是帶進新東西的人,而是把被帶進的新東西彰顯出來。
他提供平台給那些帶進新東西的人們,好帶進新東西,Elen本身是個合約實踐者。
這兩類合約者需要搭配,才能順利將新東西引進現實界,然後被實踐。
有些合約者自己尋找或製造適合的平台,可以身兼實踐者的工作。

總之,無論是哪種合約者,尤其是新原型(new prototype)都要等到適合的時機,勇敢跨出這一步。
在這時候,因為對未來的不確定和無知,就會直接篩掉許多非合約者。
另外很重要的提醒,如果知道自己不是創新者不是領導者,就要學習如何擇木而居。找到自己對的位置,一定要根據對自己的認知,找到自己優勢,才能有更多勝算。太多名人都不是因為它是真正的老大而成名,太多大佬都不是因為在台前露面而成功。小心心理障礙的陷阱,有時劣勢是意外的優勢,有時則會讓自己跨不出這一步路哦。

大多數的微合約都是無數的舉手之勞,不經易的提幫它人,都可能扭轉或改變它人命運。
這類微合約,經常是借用民眾肉身瞬間完成,並未需要動用到專用合約者之勞。
當然也有見過大合約是成為某些特定人士的訊息者或肉身守護者或肉身指導者,這些都是很不錯的合約。最常見的就是約18年之久的親子合約了。但也都是沒有公式可尋的合約群,在做中學,並不斷的藉此向前移動。

最後,大多的大合約,都不會在無知無意識中完成使命。
期望這類合約者們能夠開始學習重視知識技術,否則徒有SOP步驟,如在沙上築塔,很難穩定完成使命。

希望以上回答了合約者們常有的問題。

-- 一隻Guide,蘇菲亞寫靈學

#蘇菲亞國際身心靈學校
#聊聊合約者常問的問題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