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掉的那一部分人生

posted Aug 28, 2020, 6:52 PM by Sophia Sophia

在飛機上看了一部很普通的電影-Bad Boy for Life。中文翻成《絕地戰警FOR LIFE》
這是一部簡單的警匪片,但電影尾聲有一個反轉的梗,卻讓我對這部電影印象深刻。
片中主二是位為報父仇而殺人累累的年輕新世代墨西哥的黑幫老大。
對我而言,整部電影幾乎都是繞著這位主二在進行的故事。

故事大概是這樣的。(爆雷區)
主二救出獄中狠女,原來是主二的生母。
生母幫助主二成為新世代墨西哥的黑幫老大,目的是為報殺父之仇,卻也控制了主二的人生。
主二因此成為資深警察男主的敵對,因為男主是主二的殺父仇人,片子就由他把男主打死開始。
在母親的洗腦之下,主二成為充滿仇恨並且對於殺人無感的殺人魔。
當他以為把男主殺死,但男主卻僥倖存活下來了,兩者之間就進入更深的仇恨。
等到警匪電影一路玩到片尾,男主與主二正面交鋒,兩人在負傷之下,突然弄懂了男主竟然才是主二的生父。
主二懵了,他的一生都活在充滿仇恨的真實謊言中,直到母親親自證實為止。
主二束手就擒,讓男主拿下了他,面對因為殺人如麻而判數個死刑。
後面結尾是,生父來獄中探望,徵召他入特殊組織為民除害。

主二的人生,一切為二。
位置不同,立場不同,信念就不同。
這是我印象深刻的原因。

尋常眾生何嘗不是如此?
位置不同,立場不同,信念就不同,言行就不同。
所以世上沒有永遠的正義,沒有永遠的朋友,也沒有永遠的敵人。
這是很可畏的事情,意思是,我們永遠不知道曾經深深相信的信念,是否有日會成為一個謊言。

前一陣子有幾篇台韓邪教或心靈導師事件爆發,被當成邪惡是因為出了人命或斂財騙色出事。
曾經的真相成為假象,曾經相信的假相成真相。。這種衝擊真是令人難以接受。
尤其是,位置不同,立場不同,信念就不同。
當一個人不停的成長,錯誤的過去也就成為一個人生壞掉的部份。
所幸,某些人們像主二被賦予為自己的錯誤做出彌補的機會。

宇宙法則也說-世上唯一不變的就是改變,而改變的還有正反面兩面的方向,其中的灰色蘊釀地帶最是令人難察。
這些讓我對許多人地事務抱持這開放態度,對一件事的執著,也保留了一個警戒底線。
只要觸及人命健康財色謊言,就立即停止,以免某部份的人生不知不覺的壞掉了。

一般要跨越 - "
位置不同,立場不同,信念就不同" - 這條線,只要偏離中線越遠越大,一旦要跨線換位就越痛苦越困難。
這是催眠學裡拔除種子或改寫信念困難的原理。

常常看見政治人物或者宗教人物,可以迅速的改變信念,就知道不是謊言在身,就是立場不定。
心理學上有個技巧: 換位思考,這實在是一個暫時性的法子,因為立場不同,雖然有知識可以換位思考,但心中的信念還是深深的不信啊。

都說人生在世總要走到退休之後,才能學會放下這一件事。
那是因為
位置不同,立場不同,信念就可以不同了。要改變信念之前,要能夠徹底改變位置,才能鬆動信念。
這裡也說明了,人類天性是可以把幻相變成實相,然後活在真實幻相之中的。
問題是,有多少人意識到自己大部份人生都有可能要活在自己真實化的假相裡?
 
那麼“壞掉”兩字是什麼意思呢?
這是許多人們對於
後悔之前的選擇的定義,可以是在任何轉變之後,對於之前的認定。
我在最近寫的一篇<<
聊聊Doreen Virtue的天使教與天使療法>>,就是另一個絕佳的例子。
不得不佩服Doreen這位女士,她真是身心靈的鬥士,敢做敢當外還有超人能力扭轉一切。
她也一再貫徹了 - "位置不同,立場不同,信念就不同" 的觀念。

寫到這裡,才終於放下五日前看得那部電影帶來的審思。
除了自我的審思,一直惦記著要寫這篇文字,先寫了其它兩篇後,
還是寫完了這篇文。
身為指導長(Guide),明白自己言行影響力的責任。有些文字只有幾月效力,有些文字則可持續發酵十數年之久。
這篇看似小文,沒有<<聊聊Doreen Virtue的天使教與天使療法>>那般悚動與觸目驚心,但有別於其它文字一想到就提筆可成,卻竟然讓我放在心上沈澱數日才寫。看來這會是一個有後續效應的主題。

我總是追求自由跨界的能力,但走在中間那條線上,就難往兩邊走得深入。
跨越兩界與單界深入的學習與工作,各有功能與意義。
例如,只有那些有能力改變信念的合約者,才有能力深入涉入對面進行某些重要工作。
這令我相信,某一小群人們看似壞掉了一部分的人生,正是為了打造一個獨特的原型而為。
那麼,這也是把一手壞牌打好的能力。

總之,我很喜愛觀察這個主題。
相信大部分的人們也一樣喜歡”反轉“的能力,以致現在網路到處都在歌功誦德”反轉“的力量。
那麼,當自己不再是觀眾而成為主角的時候呢?

-- 蘇菲亞寫身心靈

#蘇菲亞國際身心靈學校
#眼睜睜的看著許多人錯過了反轉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