避疫14日小手記之7

posted Jul 23, 2020, 4:51 PM by Sophia Sophia   [ updated Jul 23, 2020, 5:33 PM ]

在防疫旅館中,許多小事都變成一成不變的日子裡的大事。

因為我住的房間不甚友善,不知是不是怕旅客從窗子偷跑,窗子被封起來了。
在不見天日的人工燈源的房間,要調16小時的時差,還要因為關心則災的隨時查班而難以好好休息。
我日夜在台美線上上課,同時要適應兩地時間,還要在這個前提下調時差,真是我一生漂泊所遇過最困難的一次調時差。
建議有要從國外返台選擇住防疫旅館的人們,要多考慮一下。也許你不會遇到像我一樣的經歷,但不怕一萬只怕萬一。

人類的睡眠習慣有兩個條件: 太陽和一種叫做腺苷adenosine的神經化學物質,它負責引起睡意。簡單說,太陽引起醒來,腺苷引起睡意。當在實驗室裡進行隔離實驗,環境感官被剝奪後,人們的時差便會造成混亂。我就在這樣雙重時差混亂下,有若關進黑囚中,努力維持心中的小秩序。假想著外面是什麼樣子,蘇媽跟我說外面是大太陽或下雨時,都欣慰至少她還在一個正常的環境中生活。只有此時,才發現原來我來自的壯闊陽光的環境是多麼幸福的事。

同一時間,跟我同機的朋友卻跟我過著完全兩極的防疫隔離。
他選擇居家隔離,完全沒人吵他,又是大窗陽台的日夜光照充足,食物依賴foodpanda,除了行動外,其它完全自主。
返台隔離的情況人人不同,防疫鬆緊情況要看各自運氣了。每個人經歷不同,網路上就出現各種經驗分享,不需要跳出來大罵,或者拿誰的標準當成一把尺。

我的閉關時間主要是日夜上課和陪蘇媽聊天。因為一次要應對三個時差: 台美和中間,三倍的時間管理下,時間行程的出錯率提高。不是鬧鐘的am/pm顛倒,就是台美時間換之頻繁超出平日作息。這是書包中多一本新功課新技能而已,我告訴自己,然後重新埋回一疊的工作與讀書中。

今天的囚房大事就是-防疫包到了!
因為看過其它縣市的防疫包,我很驚艷台北的防疫包這麼大一袋的防疫包。裡面東西很多,雖然我用不到,但送給門外打掃送便當的保潔,也是不錯的。畢竟她們是第一線最接近防疫者的工作人員。因為我們入住就提一口小箱,很難想到要帶點小禮送給身邊的保潔人員。

另外要進行防疫隔離的人們,提醒一下,如果因任何原因生病,是沒有線上app服務幫你買藥的,所以要多設想多帶點因隔離而致病的可能藥物。例如,剛落地入住,胃腸還沒轉好時差的水土不服。一般旅客可能的水土不服包括: 食物,空污,調時差等等的問題。有人可能奇怪,出國旅行似乎都沒有時差問題,為何返台卻有呢?答案是-時間行程年齡和旅遊環境。總之,防疫隔離與旅行(的轉移注意力)不同,旅行在外絕不比在家穩定。大家要多注意哦。

這裡想來聊聊最近引起注意的新聞 - 疫情中心開放外籍人士來台就醫 醫護反彈:當我們吃飽太閒?
哈哈~我有不同的想法。如果人們仔細想想,每一個政策背後都有很複雜的理由,我覺得這一招是很厲害的多元政策。
先說,台灣要發展疫苗需要大量外來檢體,要在國際露臉的論文也少了許多依據。
再來,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影響,國內就醫的人數(3月)比去年同期減少15%,診所減少更多達17%。這會造成醫療業的很大衝擊,偏偏醫療業不能喊沒錢謀生,所以也動搖台灣醫療業的基礎。在2020年年初“1-2月的統計看出,各科別就診次數大致都減少,唯有精神科與皮膚科兩科逆勢上揚。”(衛福部)。鄉民都以為醫療業的客戶都是來占健保的便宜,卻沒有想到,缺乏足夠病患的醫療業要如何維持經營。這種別人都來占便宜的觀念,就是下位者自以為愛國的信念。如果一家好餐廳被員工認為外人來吃就是占便宜,而趕走客戶,好餐廳自己人吃好就好。邏輯聽起來很奇怪吧?
台灣醫療業要揚名國際,很努力在國際打廣告是不夠的,要實踐 - “我是台灣,我能幫忙。”就要歡迎國際病患來就醫。
曾經有位牙醫跟我說,我每個月有10位外僑來自費就診,是很好的補貼了。
鄉民自以為是的愛國心,趕走國際病患,卻歡迎國際遊客,不是很奇怪嗎?
第一線工作人員的辛苦,決策者也要照顧好,只有完整配套,才能匆容迎接國際新商機。
至於缺點與風險(包括中間抽佣等),自然在所難免,看在好處多多的份上,可以勉強包容的了。

還想來聊聊最近引起注意的一個概念 - 轉變。
美國(和印度)是少數在疫情時期強烈抗拒轉變的國家。全世界的人們都看見美國人民抗拒隔離抗拒口罩抗拒lockdown,當然即便這只是一部分的人民如此(加上一國總統),因媒體喧染,變成了舉國上下都在抗拒抗疫的事了。這是媒體製造文化與事實的時事,全球都一樣,不是我要聊的重點。我想聊聊,為何美國抗拒的如此強烈?可能有人覺得這有啥好聊,就是老美狂妄又愚蠢嘛。我有不同想法。

老美為何抗疫如此劇烈?最主要的原因是 - 抗拒轉變。
其實任何國家都一樣,抗拒轉變,抗拒脫離舒適圈,抗拒更多的考驗與挑戰。
疫情帶來激烈的轉變,從生活到生命,從家庭到工作,這是時代必需要面對的事了。
老美要抗拒的不是口罩或隔離,他們抗拒的是,沒有準備好要進入這場不能回頭的轉變。
很明顯的,可以看見老美抗拒的是-不能夠過著從前熟悉的生活,包括不戴口罩,熟悉的生活方式,頻頻聚會,歡樂解壓渡假,甚至需要重建新的謀生能力等等。這幾乎是在“瞬間”要打掉舊生活舊生命,重新一個新的在世輪迴了。

因此,有一群人迎向轉變,他們變成洗牌的第一批領頭羊。他們提供新的線上購物,線上教學,遠距診療,居家健身,代購代送服務,各種線上新商機等等。他們把抗疫的絆腳石變成墊腳石的動機與動力,把怨氣變成力氣。我們看見兩類人往路的兩頭走去,這是時代的強力篩檢。即便各種謠言四起,目的都只朝向一個方向 - 洗牌。

於是,美國的新網路時代在混亂中隱隱出現。
有1/3的人們關注如何移民進入新網路時代的藍海,幾乎要找任何生活必需品都可在網路上找到。如非肉身必要,這一群老美已經可以完全不必與它人一起生活在現實界了,他們很自然的適應了新世界。媒體裡看見的燒殺搶擄或者聚餐歡樂,都只是一種吶喊與盲點。這個兩極的現象,將越來越明顯越難平衡。
這個轉變,在短短半年創造出了一個前所未有的人與人的距離。

無論是否是新冠疫情,都是人類史上一個必然的轉捩點。
所以各種型式的言行
燒殺搶擄或者聚餐歡樂,都是所謂的群魔亂舞或潛意識抗爭避疫行為。
我看見路兩頭風景,也看見日益增長的距離。
終於,實現了。


-- 
蘇菲亞小筆記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