避疫14日小手記之三

posted Jul 19, 2020, 5:48 PM by Sophia Sophia   [ updated Jul 19, 2020, 6:19 PM ]

避疫14日小手記之三
.
甜美可愛的櫃姐完全忘記了約定,仍然一天八通電話的打來。我想需要陪伴的老人家很適合這類服務,但我這個已有時差困難的旅客,睡個覺還要被打斷五次,沒法好好休息。加上里幹事好心查班,一日十通電話簡訊,開始覺得沒病也可能要被逼出病來了。因為無法好好休息,加上飲食太油膩,我開始破病現象,先是免疫力降低,出現微燒與腹瀉,整日昏沉。一開始發熱就先量體溫,從36.3一路升到37.0,倒頭先睡了幾小時補眠。鬼使神差的在上課前三分鐘醒來,順利降溫趕完了6小時的大課。
.
燒在早晚量體溫前先降下來了,心理鬆下一口氣,但因胃腸時差還沒調好而有的腹瀉卻是持續了一整日。這讓我平日鏗鏘有聲勇猛威武的講課,變得和藹可親起來。
.
還在追蹤疫情的事,冷不防就看到我返台當日真的出現陽性確診。我在第一篇文寫到的兩件事: 機艙坐位緊鄰前後兩排都被當成接觸者隔離;在經過幾度群聚混成一堆的長廊後,陽性病例才有自己的隊伍與其它人分開走。因為這個境外確診者,疫管局只追蹤飛機上的接觸者,下機後的那幾場群聚接觸呢?不是漏洞嗎?還是該名病例一下機就自首,跟大家完全分開走?我在文中提及的擔心成真了,不知是否人們還覺得是抱怨而非需是要擔心的漏洞?
.
就說我是工作狂,今天的重點就是上課,這大大的轉移了我對身體的不適。
對於要赴台經歷避疫的人們,也許是一個好的經驗參考。大家可以有心理準備在看似應該平靜的隔離期間,在白日被無預警的平均干擾10次之下,很難好好休息轉時差,也難好好工作。這是需要心理準備,也要多一項調整的意外事情。對於某些體質調時差是小事,對另一些人則需要長一點的過渡期。因為這些干擾都是”甜蜜“的干擾,對方為你提供了殷勤的關懷服務,應該要感謝的。這點要如何調整呢?有機會再說。另外除了這每日平均10次的電話手機問候通知查班外,還發生一件更意外的事,就是接到甜美櫃姐的電話通知警察來了!啥事?警察說聯絡不到你。啥?我一天10次電話一通也沒漏掉呀?
. 很快的門外響起門鈴聲,一開門兩個彪形壯漢全副軍備的警察出現在門口,頗有臨場感。 差點英文脫口而出: how can I help you?第二個念頭就是這麼帥來拍張照打卡吧?他們很嚴肅的要我交出手槍(誤!是手機!) ,一位低頭滑我的手機翻半天,幸好我的手機超無聊,難道是傳說中查水表來的嗎?聽說查水表要喝咖啡?另一位拿著自己手機對著我拍照。我有點傻眼,不要等我化點妝嗎?我只好十指梳梳頭,臨機應變了。一腦子醬糊但滿腦子想訪談一下面前的壯漢,第一次看見台灣警察如此高大和全副武裝的場景,我有好多話想問呀。就這樣僵持了一會兒,才恍然大誤原來他們要的是防疫追蹤手機,就是機場買SIM卡安裝的那只手機就是防疫追蹤?!我明明是只用美國手機安裝防疫app啊~,什麼時候跑到那張SIM卡的手機去的?原來只剩4,5%的電量就自動關機了。還沒想通,對方要我24小時充電不要關機。百思不得其姐我應允了,先去把只剩4%的手機找個插座固定充電。可是,我手上明明有四支手機耶,那支新SIM卡手機擺在角落充電,就代表主人就是乖乖待在家隔離避疫了嗎?這是避疫漏洞嗎?還沒回過神,兩位全副軍備的警察確認手機又聯線後交代完就自己離開了,留下我一腦子問號的關上門。到這時才想起一個正常的問題: 查手機需要全副武裝的來查嗎?不知道這種軍備警察值勤要花多少經費來做?難道有人為難過查手機,才需要全副武裝上陣嗎? 這件事發生在我跟一日4,5次通話的蘇媽連線中,蘇媽領會的褂了線,希望不會給她留下陰影。又是意外的一個新環節。 . 從下機一路到今天的鬆鬆緊緊的避疫措施,徒然感受到前線人員的辛勤,也感受到防疫漏洞處處。 覺得這種嚴謹時堪比囚犯還嚴,寬鬆處又有明顯邏輯破口,不像是一體成形的全套方案,才有考量角度不同的問題。
我的經驗可能很多返台避疫的人們不同,畢竟大家所住旅館,窗口櫃姐和手機情況也不同。 但對於有長輩和帶小小孩舟車勞頓返台的人們,多多參考這些經驗,可以減少很多不必要的不適感。 . 我個性樂觀些,獨自關閉在一小間房裡,就有很多想像的空間。 總覺得自己身處那個高掛了15年的國際太空站,大概比我的房間狹窄得太多了吧? 我應該是還蠻可以囚閉的人,除了每日10通聯繫時覺得自己像犯人的感覺外,其它倒是還可以。 閉關工作寫稿,經常是幾日幾日的不知歲月如何飛逝,一轉眼又完成一個作品。 但是想起那個邊緣人格崩潰了的避疫臉友,真是有許多的心疼。人人都沒做錯,但怎麼結果老是都出錯? . 酸民愛嗆,”不喜歡,就不要做。“ 酸民是雙標的,自己不喜歡的事就嗆,不喜歡別人言論就滅口。 那個”不喜歡,就不要做。“霸凌句,是嚴人寬己的方便之門。 他不喜歡中國,又為何要(做)個不完呢?又要做又要抱怨? 這又讓我想到一個中國南京人說了一句話,“台灣政黨言論,把自己當成了對中國的一個稱職在野黨。” 這句話講得太厲害了,這雖是中國人的視角,但看得出套路話術這件事,沒有比較就沒有傷害啊。 寫這段話的原因,是鼓勵有意見的鄉民別害怕經驗分享,才能突顯民主與專制的距離。 . 對於“抱怨”兩字,我也有了新的學習。
原來亞洲人對於“有意見”="抱怨“?這是複製了小時候有耳無口的傳統觀念吧。 新冠疫情不就是有人”抱怨“不正常的不適病情,才引起注意的嗎? 許多疾病,就都得靠不停的抱怨才能發現問題,從而面對問題,確認問題,解決問題。 不能承受抱怨的聲音,是因為沒有能力去面對問題,或沒有能力去確認問題,或沒有能力去解決問題。 不能承受而抱怨,與不能承受而人滅口,都有各自的心理問題。 看見網路許多人在推廣不要製造垃圾情緒,我卻覺得垃圾情緒只是求救訊號,背後故事也只有有心人才有興趣挖掘開來吧。畢竟一般眾生多是覺得 - 深夜的哭聲多擾人。 .
蘇媽愛說,“天下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然後接一句,”憑什麼就你事事如意?“來鼓勵我。 這句話對我還蠻有用,因為我的重點放在那個如意的十之一二。 即便有滿室的黑暗,只要一根小小火柴就能破解啊。
. 這是避疫手記,我盡量記下跟避疫有關的經驗。 先貼一個避疫旅館的資料在此,給後人做參考。 https://www.gov.taipei/News_Content.aspx?n=EEC70A4186D4C828&sms=87415A8B9CE81B16&s=4D1A133CA1360666&fbclid=IwAR2FDM1SdrfRlmsj7T3OuGlBOs0a4eDck_COqAttKU3bjkYI8C3GSnUx_4c . 再來寫一個每日的常規防疫14日的行程。 無論你有沒有時差,每日照三餐櫃檯電話通知,再兩通由櫃檯查問體溫,2~3通里幹事查問體溫,然後還有1,2通不知什麼雜事會抽查。進住的前1,2日是旅館跟房客的磨合期,房客有什麼要加減的東西,要調整的事,大多在第1,2日完成。例如空調電視衛浴用品,枕被或遙控使用之類。我個人主要只有調整電視和加一張桌子而已。工作人員進來修電視時,房客要避到浴室,以保持隔離。很有趣吧?雙方都嘻嘻哈哈的,滿是新鮮覺得好玩。 另外特別一提的是,旅館在疫14日是不會進來打掃和整理的。 房客要自己打包垃圾,放到門口的盒子中。所以房客要自己保持房間的整潔,否則髒亂自己住哦。 總結上面的介紹,從早上的早點開始就進入了平均1~2小時查勤一次的模式,並24小時保持手機充電+聯線。 無論你在做什麼,一定要回應查班,否則就有更多的電話湧進來了。對於動作較慢的長輩,一定不要着急,並把電話聲關小,以免心臟病發。對於有小小孩的家長,一定要確定電話和手機都要擺在“安全”的地方。 . 我在美也長期隔離,但在台被迫如此嚴格隔離在心境上,真的是有很大的不同。
想想都一樣是隔離,為何還有不同?猜想是那些整日無斷的查勤問候,心理自由也被牢牢捆綁了。 朋友居家隔離的經驗就沒有這麼嚴重,也許旅館要為旅客行為背書,所以強加上許多的查勤問候。 如果有人要返台隔離,旅館和居家各有利弊。前者有各種服務,後者有較多心理自由。 可惜我沒有心理問題,否則隔離的心理自由應該可以是個非常有趣的研究議題。
. -- 蘇菲亞隔離小筆記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