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意料之外的防疫之旅

posted Jul 16, 2020, 9:39 PM by Sophia Sophia   [ updated Jul 17, 2020, 12:27 AM ]

一場意料之外的防疫之旅
.
常常看外僑寫返台之旅的經驗分享,這裡也來記錄一路的經驗。推薦每個人一生都要經歷一次這個難得的經驗,畢竟這麼刺激的險象環生不是每天有的事啊,真是比我們在美國過的還大膽啊~
.
第一站,美國的機場候機室。
老中航班的候機室幾無例外,吵雜一字可以形容。
這次搭長榮,候機室作業長長的近三小時作業。
先排隊check in,再排一次隊按裝返台隔離app,三再排隊量額溫。折騰了很久,還幫我換了位子,說是可以跟它人隔開坐,比較安全,聽了很窩心啊。
整個候機室還有不少人,大概有約百人,雖沒有往日繁華,也足夠一個市場的熱鬧了。安慰的是,大家排隊時還多少保持了一點距離。
放眼望去,除了鬆垮的口罩外,只有兩人戴了一個面罩。我自然是全付武裝俱全(全身連帽隔離衣,眼罩口罩手套),站在人群中像外星人。
.
第二站,班機上的14小時。
機位很空,中間五人座幾乎全空。
兩旁則是單人坐位,前後也多有間隔,完全沒有三人位坐滿的情況。
我就倒楣的碰到前面也緊坐了兩人,一看他她們也只有兩個鬆垮的口罩,就知道毫無防備的旅客。
坐下來才發現長榮的坐位狹小到意外。一般來說, 人與人的舒適距離是一支手臂到手指尖的距離 ; 但這機位是手臂到半個手掌的距離,加上前面的椅子向後躺,就只剩一個手臂的距離了。單不說這是非常不舒適的距離,要談防疫,這是很可怕的群聚距離。
全程機艙裡的口罩雖戴了,但是那些手呀距離呀,光用看的,都是很大的壓力。
望著那些空位,把乘客都分開來坐有什麼困難呢?雖有跟空姐建議,她們只有一個信仰,就是上級交代,為安全考量,實名制不能換坐位。聽起來很有道理,前胸貼後背的緊鄰而坐,也是安全考量嗎?
.
其中,看完電影一覺起來才發現,天哪,所有的空位都被乘客擺平了躺下了。說好的為安全考量,實名制不能換坐位呢?
.
還有一小時到達台北,機上開始供餐了,但一份早餐30分鐘不到, 就收餐具。
我好不容易跟一位空姐要了杯咖啡,還沒喝呢,另一位空姐就來說要收掉飲料,理由是要降落了。
乖乖忍痛放棄早上第一杯飲料,收桌收椅等了27分鐘,才真正通知要降落了,不到3分鐘,整點落地。我的咖啡呢?
.
第三站,機場驚奇。
所有乘客又都擠成一團走出機艙後,原以為長廊可以鬆散擁擠,但並沒有。
因為有好幾位地勤在半路把400~500旅客(聽說來自不同班機)分團排隊,這時人人都得上陣防疫APP,包括老先生老太太和老外們。
一時這多人同時上線,機場wifi很慢,搞了20多分鐘才弄好一個步驟,現場分好幾條線一團混亂。很多人沒有台灣手機,於是又排一條線去強制買SIM卡好上線。
有兩個攤位(遠傳&中信)在賣SIM卡,3日/30日/60日等,15日($700)vs30日($1000),有人只要用35日,只好買$1,700。
這又是一陣子的兩大團群聚,所有人仍是只有鬆垮的口罩。
弄到手機SIM卡後,又搞很久的上線報到(聽地勤說是大家的手機不好),這真是令人沮喪的app啊~
.
然後排隊測額溫,一排都是人,還在地上畫了"保持距離腳印" 。還沒來得及想清楚為何突然在群聚中跑出一個"保持距離腳印" 的突兀要求,就看見有一條單薄的線分開兩排,原來另一排是陽性隊伍。
我探探頭,見到有兩人在陽性隊伍裡,心裡有很多的同情之餘,突然想到她他們剛才也跟大家一起東擠西擠過來嗎?
.
在一堆轟鬧中結束了所有該做的“防疫手續”,終於步出機場。不料,還有一關-防疫taxi。
有一堆人一路指引,出了機場,到對面去排隊搭”防疫taxi“。原以為像平常一樣搭taxi,很快就好,並沒有。
因為地很小,一次約有50~60位旅客擠在小小的“類安全島”的空地上。迂迴繞了四圈的迴圈,前面是taxi停車處。
看似簡單,這一趟還有幾個步驟,再要填一份資料(此行大概填了5,6次防疫資料了,明顯的是都未聯線。),然後分配taxi。問題原是要一人一輛,後來變成一個地址一輛,連兩人只隔一座橋也得分兩輛taxi坐。現場仍是鬆垮的口罩+擠成一團,加上氣溫已熱,沒有手套的汗手傳遞著重複使用的筆和字板填資料。我的全副武裝已一身大汗,越看越不敢脫下。
.
終於輪到我了,原來前面有11位工作人員,大多滿頭大汗的在分派taxi,隔空噴酒精在行李和乘客身上。我打賭,這種噴撒的量,可能一碰到目標物就立即揮散了。在坐進taxi後回首看見來時路,覺得自己可能已經被迫經過無數次人為製造的防疫居心良好,但實做卻漏洞處處的防疫陷阱了。
.
Taxi運將是位優質專業,途中跟他聊了很多。
他說,所有的防疫taxi都是政府出很多錢。從桃機到台中只要$1,080,到屏東只要$2,665,其它都是政府補助。每輛TAXI也已被政府補助三萬元。很讚啊~我說。運將問我,”要不要回台灣住啊?“我笑著回道,"國外有300萬台僑在世界各國,你真的希望這幾百萬人都搬回台灣跟自己人搶工作搶房子搶花納稅人的錢嗎?“ 他沒有回話了。
.
5點出機艙,即便能快速通關的我,還是花了約3小時搭上防疫TAXI。最終,我們都被分送到各個防疫旅館了。
但我還有一件事不了解的,聽說有對美國夫妻,一起搭機返台,卻因他她們在台灣的家只有2房1衛,要被迫分住兩間防疫旅館。還說,如果不照做就要罰15萬(?)。這是什麼道理啊?難到是為了特別照顧台灣的旅館業?
.
這趟旅程,除了防疫漏洞處處,還有處處要填寫的個人資料早已不知轉手多少人了?即便在防疫app上的密碼,用的就是護照號碼,連TAXI運將和旅館清掃阿姨們的手上都有一份哩。
.
思想起這麼多每次境外感染個案,在這樣大量的群聚機會下,竟然沒有造成任何一件的群聚感染,真是台灣奇跡!!
再聯想起磬石艦群聚感染主因是 - 空間狹小,密切接觸,造成337位船員有35位感染。
那麼我們原本一路健康回來,硬被擠進空間狹小密切接觸的群聚感染機會多次,又是為何呢?
總之,看見機場那麼多前線的防疫工作人員,卻沒有比老百姓更多的防疫裝備,真的是心疼啊。
.
-- 蘇菲亞小筆記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