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菲亞寫一位奇女子Frances Glessner Lee

posted Jul 10, 2020, 3:34 PM by Sophia Sophia   [ updated Jul 10, 2020, 9:33 PM ]

Frances Glessner Lee是一位百年前的富二代女子。
Glessner 20歲時嫁了一位後來也很有成就的法官,她育有兩子一女。Glessner 63歲與先生離婚。
Glessner的人生轉變,一切要從她52歲之後開始。她開始從事法律醫學的研究職業。隨後幾年,她利用繼承的遺產在哈佛醫學院建立了法律醫學系,並在10年後捐贈了一本<<Nutshell Studies of Unexplained Death>>以用於用於有關犯罪現場調查的培訓與研究的講座上。Glessner幫助哈佛大學建立了法醫學系,並建立了Magrath法醫學圖書館。她成為美國第一位女警察隊長,被譽為“法醫學之母”。她還捐贈了哈佛警察科學協會,這是一個促進法醫學發展的全國性組織,有一個專門負責她的部門,稱為弗朗西斯·格里斯納·李殺人學校。哈佛計劃影響了其他州從驗屍官制度轉換。由於她的工作,Glessner在1943年成為第一位加入國際警察局長協會的婦女。

現在來聊聊Glessner帶給人世的新貢獻。
她為了幫助美國法醫學的發展,創建了
<<Nutshell Studies of Unexplained Death>>,這是用娃娃屋細心的建構20個真實的犯罪現場,用於培訓兇殺案調查員。Glessner Lee之所以將它們稱為“Nutshell Studies”,是因為進行法醫調查的目的是”避開無辜者,並找到真相,給予定罪”。Glessner在指示學生有條不紊地研究場景時,建議以順時針方向旋轉眼睛-並從視覺證據中得出結論。著名的犯罪現場調查員,可以用90分鐘的時間來研究每個場景的細節。

她做的是死亡場景的詳細重建,按著實際案件內容的組成,由Glessner以1英寸至1英尺(1:12)的比例創建。每個模型的製作成本約為3,000–4,500美元。 她也參加屍檢以確保准確,並且她對細節的關注從觀察擴展到製作,其中包括事件發生一個月後的場面,建造可真的打開的窗戶以及穿著陳舊的實際穿著在身上的布料。透視模型展示出雜亂無章的現場, 這些透視模型的展示是十分骯髒的,在很多情況下,是與Glessner自己的背景截然不同的凌亂生活空間,死者包括了妓女和家庭暴力的受害者。Glessner一共制做了20個還原微型犯罪現場,並把這20個微型犯罪現場捐給了Maryland Medical Examiner's Office in Baltimore, Maryland, U.S.,至今仍被用於法醫研討會。

Glessner雖是一位
富二代女子,但她在百年前做了許多當代富家女子不會做的事。
1. Glessner沒有把財富用來做個人享樂,而培養了一個奇特的興趣。
2. Glessner的前半生是個普通一般人家的女兒,妻子與母親。
3. Glessner的時代,女子不但不興讀書,50歲的女子也早該當祖母。她不但在50歲進場醫學,還在62歲離婚。
4. Glessner以50歲之姿進入醫學領域,還進入最困難的醫檢領域,更因此創辦了法醫學,改變了美國的醫學史。
5. Glessner不但創辦了法醫學,還開創了微型犯罪現場重塑與還原。
6. Glessner還在沒有女權的時代,成為美國第一位女警察隊長。

這個奇女子的一生非常有趣。
看她前半生非常普通,連外貌身材都算普通,但她的下半生像一個在世輪迴,有著截然不同的兩種生命型態。
估且不猜是因為離婚了沒事做的意外轉變,這樣的生命藍圖十分精彩。
我在幫人閱讀生命藍圖時,遇到這樣的藍圖也會非常開心,滿心期望人們能夠好好的實踐這些生命藍圖。不要因為前半生的索然無味而放棄另一階段的精彩,或者也不要害怕做出大轉變而放棄跨出這一步路,或者害怕要抗拒這麼大的環境壓力而不敢做出改變,或者應該隨眾而待在家中做人們用期望捆綁的女性。

Glessner生長在一個動蕩轉變的時代,她能夠排除萬難把人生過程了不一樣,帶進前所未有的人類的新一步路。我們永遠不能小看每一個人,包括自己。

  

彩蛋:
我也喜歡做微型屋,有老美朋友知道了就告訴我Frances Glessner Lee的故事。
大概聽說了後,就把她的故事挖出來跟大家分享。
微型屋是五千年前埃及古墓中可見的產物,最初可能有點類似亞洲的紙札陪葬。400年前已經被用在兒童或成人收藏公仔品的玩具屋。慢慢發展成為一門藝術,乃至成為一個昂貴的產業。

我的
微型屋作品。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