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知道有關死藤水(Ayahuasca)的真相

posted May 12, 2020, 12:30 PM by Sophia Sophia   [ updated May 12, 2020, 1:44 PM ]
 
死藤水(Ayahuasca)是亞馬遜的一種稀有蔓藤,也是亞馬遜原住民阿沙寧卡族(Ashaninka)族巫師所用。
亞馬遜的原住民巫師跟北美Arizona美印巫師有種微妙的聯結;也許因為Arizona的美印巫師傳統儀式也會飲用死藤水(Ayahuasca),死藤水在Arizona是合法使用的。
我很早就有機會接觸死藤水,所以經常看到亞洲世界熙熙攘攘
死藤水熱時,就無什感覺。
原想帶回亞洲的巫師訓練課程來玩玩,有人提醒死藤水在台灣是二級毒藥,便作罷了。

許多人飲用死藤水,是為了聽說死藤水能帶來出體跨界經歷。
我頗適合寫飲用死藤水的經驗,因我年少輕狂時k過藥,後來開發了跨界能力,再飲用死藤水就只是比較而已。
現在可以跟你說,在網路上有關死藤水的經驗,就算沒有假新聞,也大都被放大了。

首先,一般巫師們飲用的死藤水,不是單方,而是有調配的複方。
這種複方最少有三味草藥在其中,否則單方會對人體有很多的不舒服。
我喝了兩次後才成功出現幻覺,前面兩次先會被身體吐瀉掉,非常痛苦的刺激。

再來,幾經困難後終於出現幻覺。
這種幻覺跟克迷幻藥的幻覺類似,就是不同迷幻藥有不同幻覺的意思。
死藤水的幻覺也是一樣大多不能自控,並且同一個飲死藤水的團體中還人人不同。
由此可以知道,絕非大家同一時間的出體經驗。

另外,整個幻覺沒有恐怖,色彩異常鮮艷,非有瑕疵的肉眼可行。
聽說有不少藝術家會吃迷幻藥來找繪畫靈感,而且這種畫出腦裡幻覺,不會有雷同。
這種死藤水幻覺,有兩類幻相。一是不動的,一是會改變的,兩種交疊在一起。
也就是現實界的記憶圖片和幻相交疊在一起,而且還沒有故事性。
它比較偏類夢境,但比夢境更清晰鮮艷百倍,而且畫面誇張,就像被弄壞的夢境。

到底死藤水是否真的會讓人出體到靈界?
根據我的經驗,也許我剛好兩次死藤水幻覺都沒有出體,那些幻覺跟出體所見完全不同。
聽過讀過的
死藤水經驗,也都沒有看到有吃死藤水後能夠真正出體的記錄。
所以我會暫時歸類在於,死藤水的幻覺是在腦中,沒有離開腦子。

最後,死藤水的副作用不大,不像其它迷幻藥容易一吃就上癮。
但是若為這種幻覺飲用死藤水,也不是那麼值得;除非不怕搞壞身體,花一堆錢,或可能涉法。
然而我也可以理解尋常乖乖牌,偶爾想做點對他們來說是不尋常的事,這事可以在朋友圈裡成為人物。
或者單純是想經驗不同的人地事務而已,給生命添些色彩。
無論為哪些理由,我都沒有意見,因為我這篇文肯定難敵網路萬篇外行放大
死藤水的文章。
寫這篇只是過來人分享真人死藤水真相。

死藤水的確會改變腦細胞,有訓練過控制死藤水幻覺的巫師和尋常傻喝死藤水人們,應該有不同經驗。
除非有興趣更深一層研究美印巫師如何應用
死藤水的幻覺能力,否則就像有經驗的專業司機,跟第一次開車的鄉民,要評論開車經驗一樣兩極。每種專業都有不同的風景,專業看的和新人看見的風景一定不同。

看些網路上的
死藤水文章,大多是還沒喝過死藤水的人們寫的,網路文章的文化如此。
早年南美印加族人是利用古柯鹼來克服高山症,最後因濫用而導致古柯鹼變成禁藥。
死藤水被商業火熱炒作之際,後面的炒作黑手正在將死藤水申請專業商業化,也許原住民反而因此失去了使用權。
加上我對實際出體技術更有興趣,這些種種原因下,完全打消了我對死藤水的興趣。
死藤水有興趣的人,不妨研究操作死藤水的人間迷幻故事吧。


-- 蘇菲亞寫身心靈

#蘇菲亞國際身心靈學校
#我所知道有關死藤水(Ayahuasca)的真相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