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COVID-19病毒談起

posted Apr 7, 2020, 8:27 PM by Sophia Sophia

COVID-19,Co=corona, VI=virus, D=disease, 19=2019。
這個病毒名稱,在還沒有被正式命名為醫學名稱前,因為負面人性已經變成一句攻擊用詞。
非正式的舊名稱-武漢肺炎,像一句催眠句,撩起全球種族歧視邊緣人的大火。

有些人們不了解為何不能用舊名稱,非要堅持用舊名稱。
這有點像在美國,稱黑人為黑鬼(Nigga),肯定要遭到防禦心的攻擊。
或者最常見在學校,稱單親父母的小孩為-沒爸要的孩子。
名詞也許可以是中性的,但是當它已經是負面用詞,非要再用,就居心叵測了。

當想跟他說,”幹嘛這麼敏感,你要改一下。“
何不先想想,”幹嘛這麼堅持,我要改一下。“
為何為了保有個人的言論自由,不惜犧牲它人的痛苦呢?
要已經受傷的人再忍耐更多攻擊,不如先從自己別再出口傷人,以停止傷害,來得更有效率。

“今年2月,權威醫學期刊《柳葉刀》刊出一份來自八個國家的 27名科學家的聯署聲明 ,指各國科學家分析新冠病毒基因組,得到「壓倒性」的結論,認為新冠病毒和其他新興病原體一樣,源於野生動物,強烈譴責新冠病毒非自然起源的陰謀論。“(1)
這件事說明了,一個有心人在鄉民層級燃起的惡火,需要用到八個國家的 27名科學家的聯署聲明,才能稍微熄火。

”美國中密歇根州大學微生物學系助理教授邁克爾·康韋(Michael Conway)對BBC中文表示,中國地區多個物種存在相關病毒,流行病學研究也把首輪疫情爆發,指向武漢,顯示新冠病毒「明顯地源自中國」。但他強調,這種病毒異變在各個地方都有可能發生,「不能怪責個別國家,這是人類的問題需要共同解決」。“(1)
這類說法,被許多歐美國家支持。

目前還不知道真正的零號病患是誰,但是"新型冠狀病毒是許多從動物到人類突變並跳躍的病毒之一。他們稱這種現象為“溢出事件”。這是非常普遍的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估計,人類每10種已知的傳染病中有6種是從動物傳播的,人類每4種新出現的傳染病中有3種是從動物傳播的。(the novel coronavirus is one of many viruses to mutate and jump from animals to humans. They called the phenomenon a "spillover event.And it's extremely common.The CDC estimates that 6 out of every 10 known infectious diseases in people are spread from animals and 3 out of every 4 new or emerging infectious diseases in people are spread from animals)”(2)

三千年的法老拉美西斯五世可能是史上首名天花病人,人類到1980年才正式宣布撲滅天花。
只要是可以傳人的自然病毒,哪個國家都有機會變成是第一個疫情爆發國。
”2017年,奧利瓦爾和他在生態健康聯盟的同事就決定調查未被發現的最危險病原體的最可能藏身之處。團隊研究了成千上萬已知會感染哺乳動物的病毒,包括188種也會傳染給人類的病毒。“(3)

就像在小學第一個帶天花上學的小朋友一樣。大人們要忙的是送診送檢醫療並隔離以杜絕感染;小朋友們就會嚇到怪東怪西,甚至霸凌那位倒楣的零號病患。
所以非要堅持怪罪哪一國,是否先反應了幾件事?
1. 自己有某種心結。(如果是自己家人如此,還會有同樣的做法嗎?)
2. 沒有能力分辨事件輕重。(如果是天花事件,自己的專注力在哪裡?解方還是泄恨?)
3. 各國各家防疫都有優劣處,誰都不喜歡被人挑軟肋拚命打,為何要成為那個自己也討厭的人呢?

這20年來發生許多比COVID-19更大疫情的事。
“莫爾斯說,「我不想說埃博拉疫情本可以避免,但世界衛生組織關於2014年西非的埃博拉疫情爆發的第一份報告用一種尋常平淡的語言說,一次快速發展的——這本該是危險信號——埃博拉疫情發生,有43例。這是一個很大的數字,」幾個月後他們才作出回應,此時病毒已經傳入了多個城市。他說, 「我認為我們今天有能力更有效地應對大流行病,但部分問題是調動資源和政治意願來認真對待它們。我覺得最大的問題並不是病原體——而是人類滿足於現狀。」”
人類要面對的更多更大的疫情,還會陸續發生,而且絕不會停止。

我們能夠做的是:
1. 提高警覺。
2. 匡正接受疫情的觀念。
3. 隨時做好可能發生疫情的準備與配套措施。
4. 全球醫學需要跨越政治與經濟,做緊密聯結合作對應更多
疫情的威脅

我們需要杜絕的是:
1. 耗損更多的不必要的社會資本,如種族仇恨,增加犯罪率,成為政治運作的新災難
2. 製造更多的社會亂相,恐懼,或仇恨,使得政府為了安定社會暴動而必須隱匿災情,個人怕受懲罰而隱匿病情
3. 重複歷史中的疫情災難所遭遇的各種負面影響。

要安然渡過每一次的滅種疫情,並不容易。
病毒已經準備消滅人類肉身,我們何嘗忍心製造心毒來加劇疫情災難?
全人類的共同挑戰是滅種病毒,不是那個零號受難者,不是第一個沒有經驗處理問題的零號國。
疫情病毒的傷害沒有歧視,也沒有種族之分,難道大自然還沒有給足人類教訓嗎?
為何,它仍無法改變人類的種族歧視與仇恨心病呢?

這次COVID-n19給全球人類帶來一個很大的教育,它跟前面的疫情不同。
前面的疫情多是局部的或單一二國家的疫情,非當地國很難體會那種不便與痛苦。
這次疫情造成了全球性災難,也改變了全球人類的經濟與生活,拉進了全球人的關係。
也讓全人類了解,時代已經走到了一個全球緊密聯結的網路,任何一個國家都難以鎖國獨存。
這樣的前題下,暴力譴責哪一國家或哪一個種族,都會從另一條路徑來為難到自己。
不如,先正面以待,智慧團結來面對人類共同的挑戰吧。

-- 蘇菲亞寫身心醫學

#蘇菲亞國際身心靈學校
#
從COVID-19病毒談起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