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照駕駛的NGH催眠師

posted Apr 1, 2020, 2:20 PM by Sophia Sophia   [ updated Apr 1, 2020, 7:01 PM ]

在亞洲的身心靈界,NGH催眠證照早已成為“普及”證照了。
NGH催眠證照應該是全球等級最高的催眠證照。
為什麼NGH是等級最高的催眠證照呢?
因為它除了最古老,最多會員,它半世紀來的Board成員都是德高望重的強背景撐起來的。
NGH催眠協會總部的Board成員眾多,大多都是學術界學者,學歷高資格硬,所以對會員的要求也高。

在美國拿NGH催眠證照的人不多,社會地位高,執業者可以擁有$100~$250/hr的服務費用。
它為何能值得這麼高的社會地位呢?因為
1. 老美大多嚴格遵守每年15CEU的再職教育學分。
2. 老美大多願意支付每年的證照更新費用。
3. 老美大多選擇學習與從事催眠專業是因為興趣。
4. 老美大多尊重自己選擇的專業,願意深入投資。
5. 相較於頭銜,老美對於實力更為重視。

我在美國拿到的NGH催眠,也幾乎年年更新證照(講師證照自然更貴的)。
更參加許多次的NGH國際催眠大會,與上千位來自世界各地的專業催眠師們交換資訊與經驗。
這些都讓我保持著對NGH催眠學的熱愛,並讓我能夠持續新的催眠進修。

每年15 CEU(專業的在職教育)可能是15H,也可能是45H。
主要是希望專業催眠師能夠保持磨刀實力,而不致又是偶爾兼職又是不進則退。
這種制度也是美國典型的專業證照的品質保證。

我早聽說NGH催眠證照在亞洲已經搞壞了。
可能偶爾做一場不進則退的催眠不說,還無照駕駛,欺上瞞下不以為意。
主因可能在於亞洲對專業的認知仍然只在一紙證書而已,另外就是盛行頭銜為重的觀念。
常見專業知識不足的NGH催眠推薦,看了真是有許多心酸,學成這樣讓同門看了只有心碎了啊。
沒有人想過在美國是深度專業的NGH催眠,為何傳到亞洲卻變成了一紙證書而已?

五年前,我在NGH年度催眠大會上遇到board member。
她告訴我,台灣的NGH催眠師數量幾乎是世界第一,但不知為何更新執照的人數卻寥寥無幾。
這件事,一直放在我的心上。

左思右想,只能往兩方面想。
一是課程也許太輕鬆,也許課程太精彩。
二是也許學完就忘光,也許只是收集證書,也許只是滿足好奇。
比星空更令人敬畏的,就是人性。

人世間的催眠無孔不入也無所不在。
舉例來說,這次疫情改變了全球人類的文明。
各國都強制人們改變淨化的生活習慣 - 勤洗手,多隔離,少出門。
我常說,這次疫情過後,整個國際為這次疫情所做的改變,回不去了。
為什麼呢?

人們可能沒有注意到,催眠就是作用在淺意識裡。
先說,這場全面生活與工作大小環境的改變,是幾乎要以年計。
都知道的是,一件事平均重複21次即可養成習慣,而習慣成自然,自然成命運。

再說,在家隔離很容易成為陷入淺層意識的事情。
因為長期待在淺層意識裡生活,任何事容易直接植入腦中,最終成為信念。
人類的信念是如此的執著與頑強,原因即在這裡。

以上都是屬於生活裡的催眠範圍。
所以要如何在這疫情時候,好好重新設計自己的生命程式,需要有智慧的思索。
畢竟,這一年的編程可是能夠加快改變命運的速度。
問題是,編程的主控權在自己手中,還是任外界隨緣植入塑造?
腦部編程的碼農,技術與風險都高於文字編程的碼農。
催眠,比鄉民認知的更深奧與更有力量。

一般人學了100小時的催眠,只是一個起點。
善用催眠的經驗累積,與更進一步的進修,可以讓自己成為資深催眠師。
資深兩字的定義,是內在茁壯的實力,不是一紙上的領證日期。
這是為何NGH催眠協會一直為了品質與品德,要求會員要用“CEU=在職進修課程"來更新證照。
為此,每次更新就有一張新的會員證。這是你可以要求你的催眠老師給你看的證件。
這張有照證件,雖然只能代表了言行品質與品德,總比讓一個無照駕駛的人來教你催眠或做催眠植入,要好一些。
此外,如果一個NGH催眠師無法催眠自己去保持品質證照,應該也無法有效催眠個案吧


腦部編程,不是一件小事。
催眠師的腦部編程工作半年,可以改寫或覆寫過你父母師長為你做的20年童年洗腦工作。
催眠的力量,無遠屆,絕不可小遽。

我推廣NGH催眠,更推廣有品質的NGH催眠,原因就在於我太清楚催眠的力量。
教育者不是交給學習者一個有力的工具就好,而是要交出如何善用工具的鑰匙。
一把刀能夠救人,也能夠殺人;要交人如何用刀時,最重要的就是教誨”救與殺“的區別。
駕馭一把刀的精神,就在與
”救與殺“的區別,而不只會用刀的熱鬧而已。
這是人們尋求的學費,難易與時間之別,也是工藝與工匠之別。

身心靈產業,有許多輕巧短薄快的課程。
目的是 - 消遣,體驗,簡介。許多人拿它當成專業證明,這是很危險的事。
因為“身心靈+專業”的頭銜,已經成了輕易搏人信任的催眠句。
儕身身心靈產業的一份子,我們都應該守護這幾個字的正面價值與份量。
就像病毒疫情,心毒也無所不在。勿因一時的僥倖,而斫斷眾人數十年的努力。

這篇文字,是我做推廣身心靈文字工作的第15年了。
從開始一次只能打10個字就累死了,到現在一小時可寫完一篇千字文,也真要感謝自我催眠的力量。
催眠學,是一套心理學,是心的魔法,也是心的煉金術。

PS: 如果你也是NGH催眠師,又想做催眠工作,請快補修CEU好更新證照,不要讓大學姐傷心。

-- 蘇菲亞寫催眠

#蘇菲亞國際身心靈學校
#無照駕駛的NGH催眠師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