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爭議的乾針(Dry Needling)技術 心得篇

posted Mar 7, 2020, 12:04 PM by Sophia Sophia   [ updated Mar 7, 2020, 5:54 PM ]

美國爭議的乾針(Dry Needling)技術 心得篇

這是最近風行的乾針(Dry Needle,DN)技術。
課程是由一些西醫人士所推崇。
課程標榜科學憑證的激痛點,,不教針灸穴位,主要講解各種科學支持這些針刺的原理,課內教十多套針刺鎮痛公式。
但實際上,課堂的10多套針刺鎮痛公式,仍是用了各種針灸穴位當成講解與實作練習。
這件事引起許多中醫同業的反彈。

為這件事,我跟主辦單位的領導人在電話裡爭辯了數小時。
為什麼呢?

其實乾針(Dry Needling)要從中醫針刺分出,並無不可,但是要切割乾淨,就很困難了。
乾針人士們認為,他們主要是用激痛點來做針刺,但這些激痛點剛好跟中醫穴位重疊而已。
他們舉出了多少多少的科學研究這些“激痛點"(=中醫穴位)的鎮痛原理,證明這些針刺穴位有用。
我個人支持新門派的誕生,尤其ND幫忙用科學證明了針刺的超級有用。
但難接受這些人士對中醫的一邊歧視,一邊還要用中醫的技術。

也許長久的對立,讓雙方都非常受創。
談起這些事,都是針鋒相對和傷痕累累,怒氣沖沖的激辯是難免的。
雙方的理由都對,但都不願意找到相融的交點。

課程的內容很簡單,元素就是講一堆科學證明那些穴位很有用,然後帶做扎針套裝公式(potocol)的練習。激痛點完全用中醫穴位取代,還有些自己發明不完整的經脈名稱代號,如華佗夾脊=HTJ,不知是少了夾還是脊?找穴位的方法也是純中醫方式用骨寸法,但沒有解釋每個穴位的原理和功用,也不是用各個激痛點的找位與解說。更意外的是針刺手法,包括進出針和捻針等手法與理論都是用中醫針刺的內容解說。

DN課程領導說,人體有90多%的穴位都跟激痛點相對。
所以自然會跟中醫穴位重疊,這也不為過。
但是,我的確很傻眼看著一些從沒拿過針的西醫醫療人士,3~4人一床,只是照著在皮膚上畫下經絡的黑線扎針。20多個鐘頭的講課帶扎針練習後,他們就可臨床用針來做治療了。
可以理解這的確會讓訓練了近萬根針的中醫師抓狂。

DN博士說,他們的激痛點跟中醫穴位只有位置重疊的關係。
這點說的很好,但是他們如果用中醫骨寸法找穴的方式教學,就應該要套用中醫穴位的理論才行,因為中醫穴位的每個穴位和深度位置都有一定的機理。而那些與中醫穴位重疊的激痛點的原理,只是該穴位的功能之一。

邏輯點說,激痛點的針刺位置與深度,應該隨著每個人的肌肉位置大小痛度和疼痛種類方式等不同而不同。即便是中醫穴位和經脈也不在直線上,照著書上畫的經脈穴位來盲目扎針,只是初學者的學習方式而已。因為病人的經脈和穴位絕對不會照書長,所以資深有經驗的中醫師也不會照書扎。
同理,激痛點的針刺位置與深度也不應該照書長,扎針位置也不該照書或公式扎。
這些醫學人士們,用初級的20小時訓練完後,就去臨床收費了,有多少機會要誤治?

在我看來是一個美麗的誤會。
主要是,如果DN=激痛點+針刺鎮痛科學,也許是一個不錯的門派。
問題出在,他們非要用中醫穴位的找穴與針刺手法,卻還要完全摒棄中醫針刺的理論,硬套肌神經學理論。
把這說成是他們所創,這才造成了超級衝突問題。把長久以來的中西醫衝突帶到檯面上來。

我跟這位雙西醫博士Dr.H辯說了很久,他竟然上線四處挖我的底。
說我根本沒有學位和論文,也沒有自己的診所。。我聽了哈哈大笑。
他竟然怒氣沖沖的挖了一個跟我同名同姓又同行的華人女性,用她來指稱我是假貨。
我自然更是哈哈大笑到不行,這件事已經演變成了一個幼稚的笑話。

但也讓我看見兩件事:
1. 要堅持自己的信念,真是要付出很大的代價。如果要隔行去挑戰它人的信念,也是一件極危險的事情。
2. 因為長年跟對立者抗衡,這位Dr.H已經成為一個心理創傷累累的刺蝟。
即便他是高教育知識份子,也難免甚至出現報復或人肉搜索的幼稚行為。
其實整個爭辯過程,幾乎從主要的“教課內容不符”,轉到我的學歷背景,好像大家互打學歷牌就可決定問題的解方主權。
這種學歷最大的刻板觀念,仍是一件令人悲傷的事,因為重點早已偏向知識的傲慢了。

話轉回來:
如果一套DN potocol平均用到10根針,14套potocol都扎完一輪。
新手要把一個potocol要扎完,平均要花10~20分鐘。一床3~4人要摸索輪完,大約2小時。
14套potocols 就要28小時,但課程總共27小時包括下課和用餐時間。
學員從初次用針到上完整套訓練,再完整的扎完,也不過140根針刺而已。
比起針灸師的近萬根針的訓練,是多大的距離?
就算DN和Acu.point的扎針原理不同,但賣錢的部份相同,都有醫學針術啊。

現在或者可以理解一件事。
要創醫療新門派,最好交代清楚:
1. 要拿別派的知識,就把功勞還給出處。
2. 既要劃清界線,就不要牽扯不清自己要劃清的東西。
如果能夠滿足這兩點,就不會有太多爭議了。

我是支持激痛點理論的人,課程敘述也是往激痛點的方向保證。
於是有了美麗的期望,課程會用西醫激痛點的理論和方式來找各個激痛點扎針鎮痛。
但聽了2小時的課後發現仍是用西醫醫學驗證激痛點(=中醫穴位),然後實做就幾乎全程轉中醫教學模式。
於是在跟講師確認剩下的課也類似之後,我就離開了。

對方不退費的原因是 - 上課前就知道不退費policy。
但我也指出,你們沒有照你們說的教課 - 
”....Thus, a foundational knowledge of the nomenclature and the location of several key traditional acupuncture points will be discussed on this course to help the clinician understand and interpret the existing biomedical acupuncture and dry needling literature within the context of neuromusculoskeletal conditions. However, this course in dry needling does not constitute training, of any kind, in the practice of traditional Chinese acupuncture or Oriental Medicine. More specif ically, this course does not teach participants to needle acupuncture points on traditional Chinese meridians."

沒退費是我的預期,但對方的 -- "沒教中醫針刺" -- 的強硬態度卻令我意外。
所以這裡寫給諸位想要學DN的醫療人士,如果真要專業精通西式激痛點和中醫針刺,就建議分開各別完整的好好學習。
如果兩樣都各別精通了,想學習結合兩者的可能性,DN可能不是你最好的選擇,DN較適合給兩者都不懂的人們入門學習。
另外,別過度信任課程提供者,填寫所有個人隱私或資料,因為對方非常可能藉此來恐嚇你。
(以上歡迎轉貼給需要的人士看,也歡迎討論。)

-- 蘇菲亞寫身心醫學

#蘇菲亞國際身心靈學校
#美國爭議的乾針(Dry Needling)技術 到底是什麼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