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靈療導師與/或執業靈療師的養成有多難得

posted Jan 28, 2020, 6:56 PM by Sophia Sophia   [ updated Jan 30, 2020, 1:45 PM ]

SBMSS學院是有名的嚴謹,走過待過的人們都有同感。
但究竟在嚴謹什麼?憑什麼嚴謹?

15年來,只有一位插班成功,還是本校校友。
15年來,改革三次,平均五年提升進化一次。(這是為何插班困難)
10年來,一級畢業率是4成,升二級者1/15,從二級升三級者1/5。
10年來,一次唸完三級,未延畢重修過的只有2位。
10年來,培養出師資的,只有6位。(但三級畢業率是9成)

很有趣的數字,為何修師資人少,畢業率這麼高,跟一級完全相反。
原因是師資已經磨到最後了,都已經身經百戰了。
當同學們已經熟悉了靈療這條路的風景,後面的師資與SSR也就沒那麼困難了。
這可能跟別派系的越後面越困難文化,我們有倒吃甘蔗之別。

靈氣療法這條路,從Usui先生,Dr. Hayashi,Ms. Takata到Dr. Ray,每一位的有生之年都只培養出20位左右的師資。
其中每一代的師資中只有一位承傳lineage,然而執業靈療師也是越來越少。
為何靈療師的培養如此困難?其實有許多故事夾在其中,有機會會釋出訊息。

在SBMSS學院,一位靈療導師(與執業靈療師)的培養,最少1年到1.5年,每月有課,每級有術試筆試。
每位靈療導師都能夠獨立療程和教程,能夠分辨有效資訊,能夠經得起學員各種問題的烤問。
最重要的是,在這些基礎之後,靈療導師能把個人療癒興趣與技術知識做結合,打造屬於自己的新路徑。
剩下的,就靠靈療導師們打開自己的一片天了。

對我來說,每一位靈療導師與執業靈療師都有自己的性格和理想。
有趣的是,SBMSS的每位靈療師的“型”都非常不一樣,唯一相同的是需要千錘百煉與善問答。
我們鼓勵發問與回答,只有發問才能代替考試,才知道學習者的進度,才能因才施教,才能調整教學進度。
而在學習上,發問與回答是亞洲學習者從未有機會培養的技能,它代表了思索的方向與程度。

我發覺SBMSS的靈療導師與執業靈療師們,都不怕生,能言善道,清楚自己的靈療工作到不需要手稿。
大多也有相關講話或教育工作的背景,臨危不亂,從容就義的氣概。
這些人平日就是知識量豐富,自學能力極強的性格,所以講話從不是問題。
然而他們能伸能縮,從一級學起時,也能收斂光芒,直到成為學長姐們時的應對就逐漸露出光華來。
性格在此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

靈療導師與執業靈療師,我並沒有要求性格這塊。
我先假設每位學習者都是善良的人,否則因為進我校學靈療無法投機,第一步路就不會敲門的。
能夠學完兩級的執業者,除了知識技術外,性格上已經已有自律自控,與延遲享樂的智慧型人。
靈療師資與執業者的不同,在於教學的對象與目地不同而已。

兩者都需要思索,但思索方向與內容不同。
兩者都是資訊與服務的提供者,但方式與內容不同。
兩者都需要了解對方的需要,都需要能夠善問與善答,但型態與內容不同。

為何我不要求靈療師資或執業者,也需要靈修呢?
很簡單,第一,我自己就不是靈修人。第二,靈療不是靈修,也不是宗教,不需要把個人宗教觀強架在它人之上。
第三,學習者能夠花費至少1年到1年半的時間,來學好一樣助人技術,已經可以稱上是一種修煉了。
這個學習要經過許多的小考驗: 學習大量的知識技術,經驗大量的問答和練習,面對術試和筆試,在家自學自律與理想的堅持。

這裡,除了靈療應有的必備的知識與技術,每一級的真正要學的東西不同。
一級,自律與各種心魔粹煉 (從考試到考試失利的心態,如何調整學習方式,如何接受跨進的新能量領域,如何學習發問與回答,如何
學習新的國際,如何開發自學與自律,得失心或比較心,自卑或自大,自我對話。。)
二級,完全是追逐理想,完成一塊靈療拼圖,找到自己的靈療信心與使命感。
三級,教程設計,如何找到自己教學定位點,或/與新路徑。
以上是我教學上的考驗。

以下應是學員意識到學習上的考驗。
一級,靈通力與自療能力。
二級,靈療+醫療的它療各種知識與技術。
三級,如何教學與點化能力。

教與學雙方,都有需要不斷學習的地方。
我看學習者如此,學習者看我也如是。

一位
靈療導師與執業靈療師只要先從能堅持不欺騙和不霸凌的修煉,其它都是小事了。
不欺騙和不霸凌兩件事從來就不是小事,因為大概有九成以上的身心靈導師都多少有些大小擦邊球。
例如,光是廣告和資歷或教學上不做婉轉的欺或騙,就是很困難的事了,枉論修行兩字。
而這件事在SBMSS學院,也一直都是被再三提醒到耳朵長繭的。

每次看到同學們從進門來的起點,堅持到二級或三級結束,都不再是原來同一個人了。
李小龍說過一句話: “我從來不怕一個人有1000種功夫,只怕他把一種功夫練了1000遍。”
這句話,說明了一件事 -- 看一個人的能量頻率,不在它有多高,而在哪處待最久

我不否認任何老師都應該有身為老師,除了傳道授業解惑之外的基本道德。
曾見過有人站出來舉報-教獸,帶頭霸凌性侵學生的就是老師,其中宗教靈修大師也有。
我們是知識+技術的學院,很難管到個人的性格與人格的私領域方面。
只能希望大家能夠稟持在校的有教養,
出師後也能一樣的溫良恭儉讓。

我們確定這些
靈療導師與執業靈療師,待在一個同一頻震處直到夠完整與穩定,這就是階段性的真正告一段落。
所以他們不需要在這個主題上,再四處尋找答案,或尋找更多重要的拼圖了。
最重要的是,這不只是知識和技術的事,而是在靈療上有自我成長的能力,所以他們可以繼續下一階段,走更遠的路。

要謝謝所有來學習靈療的同學們,因為這是我們所有身心靈課程的基礎功。
能有機會相遇,又剛巧是匹配的教與學,還願意一步一腳印地的走過來,絕非緣份兩字可得。
對我來說,這非常可能是使命之一,或者使命路途上的一段路。

好像在百種靈氣的群山路徑中,一次又一次的陪著同學們從零開始,帶著走完了這段路。
這些年來,總想找出不同的路來走,找出能走更遠更有壯闊風景的路徑來。
所以我們有了三次的攀升與進化,學習的路終於可以看見不同的天空,擁有不同的能力。

2020年又是一個特別頻率的年。
我們正進入另一個蛻變中,它將陪伴我們在接下去的10年一起坐看雲起,臨床幫助更多的有緣人。
這個靈療世紀會在2030~2035停頓下來,翻新一個更大的輪迴。
那時,我們不只是準備好了,而是成熟到足以扛下世紀的合約重任。

靈療者是每一個時代不可或缺的合約者。
他用各種角色穿梭在人群之中,他們見證歷史,也見證生老病死。

-- 蘇菲亞寫能量醫學

#蘇菲亞國際身心靈學校
#一位靈療導師與執業靈療師的養成有多難得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