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來說說有關災療的事

posted Jan 13, 2020, 12:59 PM by Sophia Sophia   [ updated Jan 13, 2020, 2:15 PM ]

前兩日讀到一篇新聞,說道有個人在他17歲時,全家搬到一個河邊的城市。
他(簡稱A)在河邊散步,走著走著就開始對於清理河中垃圾有種使命感。
A先開始自己每週去收集垃圾,六年後才認清光靠自己是不行的。
A開始公開號召助力,然後變做邊號召,同時成立組織跟政府申請funding與人手。
10多年後,A已成人,這個組織也有7000多位會員,在美國各洲清理河中垃圾。

經常閱讀這種合約者的文章,想多了解散在世界各地的合約者是怎麼流失合約,和怎麼拿到合約的。
我們身邊總有無數的機會做各種事情,事小只影響自己,事大則影響群眾。
但要怎樣把一件小事做大,可能需要一段長時間的粹煉。

上面那個例子。
1. A搬到他拿合約的地方。==> 這是可以awaken該合約的能量點。 
2. 他經常到河邊散步。==> 到河邊散步的人很多,也許裡面就有合約競爭者被送到該處,每一次的散步都是小火花。
3. 走著走著就開始對於清理河中垃圾有種使命感。==> 拿到合約。
4. A先開始自己每週去收集垃圾,六年後才認清光靠自己是不行的。==> 合約者的訓練與測試完成。
5. A開始公開號召助力,然後變做邊號召,同時成立組織跟政府申請funding與人手。==> 合約送來資源。
注意看,這個公式履試不爽。(PS.政府裡也要有合約者接棒)

每一次的機會都是想擦出一個小火花,希望能夠引起某些合約者的注意。
但要走到出現使命感,真的無法用“頓悟”兩字可以做到。
常常是做到了走過來了,才恍然大悟這是我的使命感。

也有許許多多的小合約,如用自己的不方便去幫助它人。
舉手之勞,是做人的本份。
但要用
自己的不方便去幫助它人,就得要付出比“舉手之勞”更大的心才行。
所以這就得是超越一般人的合約者才能拿到的合約,這類合約是累積無數看不見的小付出而成。

有了上面的基礎,就可以來講講災療了。
人們可能不知道,一般做正式災療,就可能要花3~4小時來準備一小時的災療。
自古就有神職人員專司災療工作,是的,包括那位吃粽子的屈原先生也是國家神職人員哦~
這個意思是,
神職工作需要是有薪全職的,否則一般人很難生存。
一場國家級的災療,可能要準備半-一個月。

那災療是在做什麼呢?
因為不能改變事故的命運,所以災療的主要目的是緩解災難的傷害。
災療有大有小,就算是大災療也要從小做起,否則浪費力氣。

我們有開過一次災療課(應該不會再開了)。
講述如何做災療,需要準備什麼能力,如何做準備,有何利弊要注意。。等等。
這些都是做災療要先有的知識。

最近澳洲惡火,有好心人自動幫助逃離的動物喝水,因技術錯誤引起動物肺部進水而嗆死。
這就是立意良好,知識和技術的訓練不足造成的風險。

災療也是一樣,雖然是能量工作,不代表看不見就不會造成風險。
反而會因為看不見,造成的更多風險而不自知。
災療環境都有如此專業訓練,我會提醒災療靈媒把災療人或新魂放在最後面的專業上。
這是為何國家需要有受尊重的全職神職人士的原因。

有人問,能否舉一例解釋災療事件的不可見風險?
最近注意到澳洲惡火有兩次的災療成功,兩次都是突然降雨。
這種在降雨機率非常低的季節出現,大多可能有組織團體或高人在做災療。
我注意到有一次的災療不是天然降雨,而是人工製造的降雨。
很是佩服災療的手法翻新,用智慧來借助天氣機器來造雨,更勝人力。
這些都是現實界沒有看到,但靈界新聞中
很有意思的資訊
(Ref: 
Huge rain bomb forecast gives hope to exhausted firefighters - but the downpour will be so heavy it could。 https://www.dailymail.co.uk/news/article-7879977/Bushfires-Heavy-rainfall-forecasted-New-South-Wales-gives-huge-hope-firefighters.html?fbclid=IwAR18XxJn68m0Wsz6gbhOvrLeoHDKeOf8NNqIAkScIzl9Y3BeRJhTMqHrZyw)

這件事的風險是什麼呢?
例如要小心改變當地氣候所造成的失序與失衡。
為了一次降雨的震動,不知要幾日在地氣候的恢復期。
就像一次飛行的方便,要勞動身體幾週的jetlag恢復期,是類似的道理。
這次降大雨,也要擔心的是造成更大的煙霧效應(都看過火上加水煙更大的事)。
算好代價與影響,是很重要的事。

一般最常見的災療,是在版上呼朋引伴,大家一起用力丟有亞健康的人體能量到災區去,這是最可怕的災上加災。
就好像災難現場,還有一大群陌生人們湧進
來幫忙,不顧一切丟進自認良好的垃圾物品一樣。
請別惱怒,這是真的常發生的事情。
如果人們知道,災難現場經常是不容易靠近的,即便是能量界。

最後,大概有人會問,到底要從何做起呢?
這就像站在河邊的A,已經注意到河邊需要淨化。
如果他想,“嘩,這需要很大的工程耶~要有機器,要有大量人手,憑我一己之力也不知從何開始。”
這樣子想,就會錯過了第一步 - 有多少力氣就撿多少垃圾 - 開始。然後嘆口氣離開了。

即便不是使命,災療仍可以是一輩子的工作,
只是有心力與能力,還是要多做研究與盡可能收集知識,從小處累積經驗,能幫的忙就會越來越大了。
小處少傷害又可累積經驗與能力,這世上永遠不缺各種程度的專業志工的。


-- 蘇菲亞小筆記

#蘇菲亞國際身心靈學校
#有關災療的事與你想的不一樣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