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談”童年創傷症候群(PTSD)“

posted Apr 7, 2019, 2:25 AM by Sophia Sophia   [ updated Apr 7, 2019, 2:25 AM ]

當我們還是孩子時,總想著長大就不不會再容易受傷。
但成長就是去接受自己的脆弱點。活著就是會受傷。 -- 作家Madeleine L'engle

When we were children
we used to think that when we grew up
we would no longer be vulnerable
But to grow up is to accept vulnerability
to be alive is to be vulnerable
-- Madeleine L'engle

身心靈界愛用的”童年創傷症候群“和“憂鬱症”一詞,都是放大了精神醫學的病名。
這篇就來談談”童年創傷症候群(PTSD)“。

首先創傷症候群(PTSD),在早期的黃金窗口可以用心理諮商和藥物治療,但等過了3~5個月,就要進入心理治療+藥物治療了。(心理諮商不能開藥,主要協助非器質化的早期或亞心理問題。)

創傷症候群(PTSD)在1980年被放入精神病診斷與統計手冊第三版,正式納入精神官能病中。在美國有3.5%的成人有PTSD,9%會在一生的某一階段會得此病。其它國家則比例不一。我每年都會遇到2~3位PTSD的個案,來尋求靈學協助,被我轉用醫學催眠療法,嚴重的就轉到精神科去。

創傷症候群(PTSD)一詞,經常被身心靈界誤用而擔誤病情。為何大天使或哪方神靈要專程下凡來現實界治療一個不愁溫飽的人類的PTSD?

亞洲因為原生家庭的軟硬家暴嚴重,有童年創傷症候群(PTSD)表現的人們的確不少。修補童年創傷便迅速成了身心靈商業市場的顯學。當這些名詞濫用之後,人人都有了PTSD和憂鬱症。我剛開始接觸亞洲個案時,大多數人都會跟我說他有”童年創傷和憂鬱症”,讓我在心裡嚇一大跳,因為聽起來是滿街的精神病患啊。但兩三年下來,發現亞洲的成長環境與經驗,真的製造不少家暴後遺症的病患出來。

這許多人只要還有就業功能,就不算損傷到需要住院治療。
兒科醫生娜汀‧哈里斯 (Nadine Burke Harris)的演講說,這些童年創傷的問題都已經改變了DNA了。Dr.Burke在北加灣區最貧窮區,開了一間兒科診所,是那個地方唯一的一間兒科診所。她同時推廣一個由凱薩醫療機構的Dr.Vince Felitti和疾病控制中心的Dr.Bob Anda聯手完成的童年不良經驗(ACE)的指數,嚴重影響健康。至少有67%人的健康問題與一個ACE指數有關,1/8的人有四個以上的ACE指數。ACE指數越高,健康越差。

許多人以為不良經驗(ACE)的健康與疾病無關。
ACE會抑制前額皮質,這部位會影響衝動控制和行動力有關,對學習能力有決定性的影響。ACE對腦伏核也有影響,這是大腦的快樂和獎勵中心,它與物質依賴有關。ACE也對杏仁核有影響,它是大腦的恐懼反應中心。然後ACE還跟決定戰或逃的下丘腦-腦垂體-腎上腺的應激壓力中心有關,無論是否真有壓力,都會不自主做出加壓反應,而產生高風險的行為。久而久之,腦部的化學結構改變(=器質化),當這個緊急適應系統長期被濫用,就變成常規自我損傷健康的系統。這是為何光靠講聊法無法改變器質化傷害的原因。因此,ACE的PTSD者的健康早已經是進入非症狀而已的疾病定義的等級。對於這個PTSD的問題,連心理治療與精神醫學專業都認同是非常困難的事,然而大家都在為這個目標努力。

這是我一再努力解釋了10多年,童年創傷(或各種)PTSD或憂鬱症,不要輕忽與濫用。身心靈界療癒者(師)們,因為執意忽略知識不足,讓ego凌駕原本初衷的立意良好,反而成了加害者的工具。

雖然還有大部分的身心靈界人士為了個人利益,不願正視這個嚴重影響一生的醫學問題。所幸現在也已有一些療癒者(師)們願意理智的面對這件事的重要性,把個人利益放一旁,真心努力學習或鑽研真相與解方。
非常謝謝你們。

-- 蘇菲亞寫身心靈的身與心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