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療者的迷思 : 立意良好

posted Nov 1, 2019, 1:31 PM by Sophia Sophia   [ updated Nov 1, 2019, 3:14 PM ]

對於許多靈療的門外人,對靈療有許多誤區幻想,其中的誤區一,就是立意良好。
立意良好四字,原是好意,但用錯地方就成了惡意。

我經常提醒new age的盲區,不是因為排斥new age,而是排斥這些容易傷人的誤區。
誤區一的”立意良好“的濫用,就是一個非常嚴重的問題。

“立意良好”是許多速成靈療者的神祖牌,只要立意良好,凡事就可化身完美,可以心誠則靈。
但是人們卻拿
“立意良好”,來行方便個人之事,就可完全忽略了個人之事的行為之惡。
所以,
“立意良好”只是半句話,重點在於可以造成結果的 - 行為之惡。

老中喜歡說半句話,所以許多廣告文字障話術,都以半句實話為主。
而半句實話,就是一句謊話。無論當事者知不知情,這都是催眠術的一個手法。

2600年前,克利特哲學家Epimenides說了一句很有名的話:“所有克利特人都說謊。”
換句話說,沒有人不說謊。但謊言也有善惡,即對人好就是好謊言。
然而問題又來了,什麼是”對人好“的定義?

大家都聽過,父母要打孩子時都會用 - ”我是為你好,我在教育。“的藉口。
有許多父母為孩子好的行為,立意良好卻行為之惡,導致孩子用一生來付代價。
立意良好”因文化風氣不自覺中深植入人們的潛意識中。
這句催眠句,成了卸責的最大推手。

任何醫療人員被教育的是 - ”負醫療責任“遠勝於”
立意良好“。
這是真正
醫療專業的行醫指紋,也是職業病。
由此,應可明白百年前的西式靈氣創始人之一的林忠次郎,便是秉持 ”負醫療責任“,專注在靈療事業上。
由此,也可以看見
”負醫療責任“的西式靈療,與專攻”立意良好“的日式靈療的不同處。
兩種療癒的目標導向不同,教育與服務內容也大不同。

我也曾經學習過“正傳直傳”日本大師的日式靈氣,但是6~10小時一級,療癒兩字是形而上的力量。
強調靈修靜心的精髓,再加一兩個手法,主要仍是以自療為主。
直到我從醫學論文中找到西式靈療的路徑前,“立意良好”完全不能滿足我在“
療癒”兩字上的困惑。
自此,我就把立意良好“跟”負療癒責任“兩件事分開來思索。
如果能夠做到
”負療癒責任“,也就同時做到了立意良好“和醫療良好“了。

重點是,我深深相信這是百年來西式臼井靈氣所流失的一塊拼圖。
立意良好“和醫療良好“,前者是用心,後者是將用心實踐在身心健康的方法。
後世因為缺乏長期的醫療教育,只剩下立意良好“的形而上的用心了。
然而,立意良好“經過百年的推廣與演化自成一套法門,因此買單的人極多。
就醫療來說,立意良好“和靜心的確可以緩解病痛,但是靜心大師達賴喇嘛也是得就醫的。

即便
立意良好“有其價值,一旦濫用,就成誤導的大力推手。
立意良好“的盲區不知擔誤了多少病情,也不知將多少人推入病逝或自殺。
希望人們把所有重量擺在推廣立意良好“之時,也多注意提醒這個半句話的後座殺傷力。

我們西式靈療(西式靈氣能量醫學)之所以花這麼多時間在學習,就為了能夠
”負療癒責任“。
也就是,量力而為的接案,不說含糊話,不做含糊事,不拿個案當實驗品。
立意良好“這四字,已俱在其中了。

我寫這篇文也是
立意良好“,但更希望有實際效應。
也就是,如果覺得這篇文對你無用,跳過就好,不必放在心上。

-- 蘇菲亞寫能量醫學

#
蘇菲亞國際身心靈學校
#負療癒責任等於立意良好加良好療癒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