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聊聊白鼠尾草(White Sage)

posted Oct 26, 2019, 3:45 PM by Sophia Sophia

來聊聊白鼠尾草(White Sage)。

身心靈業界喜歡把白鼠尾草(White Sage)形容成可以清負意識的靈性植物。蘇菲亞國際身心靈學校(SBMSS)入學的第一個淨化排毒課怎麼解釋這個呢?

白鼠尾草(White Sage)有現實植物的藥用價值,與靈界的作用。所以要分兩路來說。

先談白鼠尾草(White Sage)現實植物的藥用價值。
“味苦,辛,性平。清熱利濕,活血調經,解毒消腫。
用於黃疽,赤白下痢,濕熱帶下,月經不調,痛經,瘡瘍癤腫,跌打損傷。內服:煎湯,15-30g。
“本草拾遺”:“平主諸痢,煮汁服,亦末服紫花莖葉堪染皂,一名烏草,又名水青。”
Ref:
1.國家中醫藥管理局“中華本草”編委會。“中華本草”:上海科學技術出版社,1999年
2.中科院“中國植物誌”編輯委員會。“中國植物誌”:科學出版社,2013年
3.汪紅,王強。丹參及鼠尾草屬植物的rDNA ITS序列分析。 “中草藥”,2005
4.蔡亞玲,阮金蘭,蘇群,徐鵬。紫背鼠尾草中總三萜酸的含量測定。 “中藥材”,2008
5.楊在君,張利,楊瑞武等。中藥丹參及其近緣種中微量元素的主成分和聚類分析。 “光譜學與光譜分析”,2008
6.劉麗,郭巧生,王雲鵬,趙榮梅。藥用鼠尾草種子萌發特性的初步研究。 “中國中藥雜誌”,2006
7.李強,匡海學,方東軍等。藥用鼠尾草花的化學成分研究。 “中醫藥學報”,1999年
(以上摘自百度。)

===========================
接著有關白鼠尾草(White Sage)靈界的作用。
白鼠尾草(White Sage),拉丁學名 Salvia farinacea,生長在北美洲的野外,北美的原住民把它當作凈化的神草。南非也有巫術用的鼠尾草,但品種名字都不相同。

煙薰(Smudging) White Sage(以下稱Sage)在美印部落確是用來淨化和儀式用,近些年也看見他們出來抗議new age業界濫用與誤導。Smudging白鼠尾草有一定的工具,Smudging白鼠尾草在儀式中也有特定擺位與功能。我在美印儀式中看到的Smudging白鼠尾草的煙量都很驚人,對於有呼吸道過敏者真的要戒慎恐避。

Smudging Sage的作用被new age神化後的作用到底幾多?首先,Smudging Sage用來清負意識,從來就不是美印Smudging Sage的功用。美印Smudging Sage 大都在戶外,負意識早已散光,所以可知不是為清掉個人負意識而做的淨化。

再來,人類的負意識是心識的正常排泄/代謝產物,就像肺中的CO2一樣。
用植物的芬多精就可醒腦靜心達到身心療癒的功效,在此負意識可以立即清除,無需繞一圈來焚燒Sage。換句話說,人類每日無時都在產生的負意識是無可淨化,不必淨化,也淨化不完的事。有人會為了清除CO2,特別燒某種植物來淨化自我或它人吐出CO2的情況嗎?這是差不多的意思。

SBMSS用白鼠尾草來做Smudging的目地,跟美印的淨化較為雷同,是淨化空中的沾附能量。但這也得在有穩定身感的前題下,才能有Smudging的目標與必要。當然,做儀式時的Smudging,就是常規清理環境的工作,以免萬一了。簡單說,Smudging不是盲目做或加減做的事,也不是有病治病沒病防身的事,更不是萬能萬用來除穢的事。

至於也聽過有人把幾片Sage葉擺在桌上,說是只要想著啟動,就可以淨化空間。這種事就更不必提了,免得聽了不知要起笑還是氣結。

Ref:
1.Hobson, G. "The Rise of the White Shaman as a New Version of Cultural Imperialism" in: Hobson, G., ed. The Remembered Earth. Albuquerque, NM: Red Earth Press; 1978: 100-108.
2.Aldred, Lisa, "Plastic Shamans and Astroturf Sun Dances: New Age Commercialization of Native American Spirituality" in: The American Indian Quarterly issn.24.3 (2000) pp.329-352. The University of Nebraska Press.

-- 蘇菲亞寫身心靈

photo credit: https://img.ruten.com.tw/s1/7/2f/2b/21917059484459_591.jpg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