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則: 教育與婚姻

posted Oct 26, 2019, 3:03 PM by Sophia Sophia   [ updated Oct 26, 2019, 3:04 PM ]

教育,是一件有趣的事。
自古至今的古今中外,從來沒有族群為此革命抗爭過。但教育自己卻無聲無息的改革了無數次。

美國教育除了正式學校教育外,默默分出十數種。這十數種互不相同卻又找到方法互相相融。例如因為少子化,許多社區大學或正式大學都早已有分享課程出現。兩三個學校合開一班/課程或學位,或者跨校結合到國外去,或者乾脆開放線上課程。也有特殊教育的學校,或家庭教育等毫不客氣的延燒開來,蔚成奇觀。

現代教育,已經知道要因才因人施教。
不是每個人都適合彈性有限的學校教育,於是人們自己想法它求或建立自己需要的教育系統。這類特殊學生,有資優,有障礙,也有些只是特殊不同,他們並沒有爭取任何特權,也沒有要教育部為了他們改掉現有的教育體制,畢竟仍有些人適合舊教育系統。待在舊教育也許會犧牲了自己,改掉舊教育卻也要犧牲掉另一些人,為了不需要犧牲任何人的三贏,所以有一大群人從舊教育出走,默默建立各種新教育,以滿足不同的需要。(上有政策下有對策?)

另一個例子,猷太人流亡了2000年,累積了1300萬人口,仍是用了一個最厲害的方法,就是用巨款把土地合法的重買回來,然後在自己的土地上宣告獨立。全世界都因此為他們讓路。

時代不同了,改革的智慧也需要進化。
當人們在抗爭一件事時,一定要注意智取的三嬴,千萬不要被情緒衝昏了頭,否則會造成大遺憾與大代價。

-- 蘇菲亞寫催眠


常常看到人說: "我們最大的錯誤,就是把最差的脾氣給了親近的人,把耐性和寬容給了陌生人。”
有想過為什麼嗎?

仔細想想,親近的人和陌生人的相處最大差別是 - 閾值。
每個人的耐受性有限,如果一個點上打擊10次就會達到耐受的閾值,那親近的人肯定是最先觸及地雷的人。這是一個很大的原因造成太親近就失去了耐性。

不幸的事,人們對不同的人有不同的閾值,這才是令人悲傷的地方。如果一個人怎麼努力也不能讓對方滿意,那麼就不要勉強去改變對方的耐受度。還是保持距離為佳。

至於為何人類的這種耐受閾值因人而異?
目前還沒見到有完整的共識研究,想想連父母對從己身所出的子女都能夠有不同的耐受度,枉論它人了。

現時代的人們已經知道了,合不來就乾脆結束分開。
不必再像古時候,非要勉強造成一家人假相的悲哀命運。
未來的時代,人們會更加理性獨立,分手將成一件簡單且平靜的事情。
所謂離婚七年才能回歸正常生活軌道的事,早可以縮短成七個月就全調理好。

總之,生命很短,力求創造生命精華的品質最重要哦。

-- 蘇菲亞寫身心靈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