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不該在飲泣聲中結束

posted Nov 19, 2019, 9:46 PM by Sophia Sophia   [ updated Nov 19, 2019, 9:49 PM ]

"This is the way the world ends not with a bang but a whimper。"
- T.S. Eliot, The Hollow Men(1925)

這個世界是艱難的﹐無論是貧病老意外﹐全球有85%以上的人死於痛苦之中。
T.S. Eliot在1925年說了一句話: 世界不再打擊裡終結﹐而在飲泣聲中結束。
 
T.S. Eliot是住在英國的美國人﹐第一次世界大戰後﹐他面對漫長的在內心的不安與焦慮的狩獵戰﹐寫了一本書: "The Hollow Man"。
許多人都跟Eliot一樣﹐擔心人類無法在現代的世界倖存。
 
所幸﹐人類雖是動物﹐但不像貓狗等束手無策。
對於不可阻止的災難﹐人類有智慧能夠修補﹐改寫﹐轉移﹐重建﹐並且尋找各種替代﹐甚至因此進化。
這是催眠技術對於災難創傷所能夠貢獻的智慧。
 
"There is nothing in the world but change, Our life is only perception."
- Marchus Aurelius, Meditations (170s AD)
 
災難創傷是人類在一生中一定會經歷的經驗﹐無論程度或時期﹐只有倖存者能夠走過。
災難創傷在人類世界所提供的功能是:
1. 從強烈的挫折中打磨堅強的意志﹐不同的認知與成長。
2. 培養出人類的同理心。
3. 尋求克服問題的不同解決方法以適應不同的需要。
 
災難創傷的種類很多﹐災難後創傷症候群(PTSD)只是其中的一種﹐也是最嚴重的一種。
在美國戰後PTSD政府官網的定義﹐PTSD應要吻合約17種PTSD的徵兆﹐它還分出廣義與窄義定義兩類。
PTSD的測量主要在於: 1. 時間﹐ 2. 過程複雜度﹐3. 內容複雜度, 4. 個人承受度﹐ 5. 修復環境的配合度..等等。
PTSD的催眠復建﹐則以測量結果為依據。
 
即使人們一生中要經歷各種大小輕重災難﹐但只有25%的人口會發展成PTSD。
換句話說﹐大部份的人們都會從過去的經歷中學習到經驗與得到某些程度的抗災免疫力﹐令他她們成為災創的倖存者。
而那25%的人們(包括其身邊的家人)﹐則將轉入一場漫長而艱苦的災後延續戰。
 
2008年初﹐美國Bush總統就為26萬的戰後創傷軍人撥了870億美金的PTSD復建預算﹐另外還加了四億多美元的PTSD研究費用。
這是PTSD能夠消耗一個國家的資源的事證﹐也是我們應該引以為鏡的參考。
 
許多時代的傑出貢獻者都是經歷過人生的各種大小災難後的倖存者﹐當人們打贏種種的人生心戰﹐他她就能夠成為引戒者。
但面對這樣龐大的災創人口﹐人們從哪裡開始伸出援手呢? 答案是: 從自己開始。
 
人類運用催眠在災創的療程上已經有多年歷史。1914~1918年WW I後﹐德國人Dr. Schultz首先運用催眠來快速療癒Shell-Shock。 
ww II後﹐美國Milton Erickson提倡催眠與心智的互動功能與醫療證明﹐終於引起醫療界對催眠療法的重視。
 
催眠在災創療法上﹐是一個極有用的工具﹐但它並未經過FDA的評估。催眠療法不得代替任何醫學診斷與治療上。催眠業界強烈建議需要醫學診斷與治療的客戶們﹐在進行醫學催眠或其它非合法醫療法技術前﹐先尋求正式醫學診斷與治療的諮商﹐以保障個人的身心法律權益。
 
在這一系列的災創催眠筆記中﹐人們可以學習到認識災難創傷﹐以及如何用催眠來減輕個人的災創傷害。
但未經完整的專業催眠訓練﹐請不要急著冒然使用這些文章與技術當成專業收費服務﹐以免不小心造成更多關心成災的災難創傷。
 
落難天使也需要支援﹐讓我們一起來面對這場世紀心靈之戰吧。

-- 蘇菲亞寫NGH醫學催眠

#蘇菲亞國際身心靈學校
#
蘇菲亞寫PTSD催眠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