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菲亞文章區

    
   
  
  

#蘇菲亞國際身心靈學校 /小書城集文區(付費) 。

有關三伏天的事

posted Jul 8, 2020, 8:47 PM by Sophia Sophia   [ updated Jul 8, 2020, 8:51 PM ]


2020年三伏時間表:
初 伏:7月13日-7月22日
中 伏:7月23日-8月 1日
閏中伏 : 8月 2日-8月11日
末 伏:8月12日-8月21日
三伏時間的推算不算科學,以上請參考用。

三伏貼為目前常見之中醫治療過敏性疾病的方法,為中醫外治法。這裡來聊聊為什麼要做三伏貼。

三伏的典故,先從陰陽五行說起。
古代一年有五季 - 春(木)、夏(火)、長夏(伏)(土)、秋(金)、冬(水)。由秋到冬:金生水、水生木、木生火。到了火轉金時就夾了一個土,變成了火克金。所以金之前要”伏藏“ 藏伏一段時間,“伏土”就是“伏”的意思。再看看五行的五星圖,冬夏是相克,所以冬病夏治。

冬病夏治,換成白話文來解釋:
季容易生病的人是虛性,寒性,或虛寒的體質,就是免疫力低的意思。普遍症狀是 - 手足冰冷,怕風怕寒喜溫,容易疲倦。這類人因為抵抗力差,容易外感發病。

長夏
季(7~8月)北半球的太陽角度最小,氣溫高,氣壓低,風速小。大地陽氣最為旺盛(就是很熱啦),人體陽氣也是一年中最高時,之前冬天積壓的寒氣和濕氣都會隨著陽氣浮到身體表面。所以此時把浮到體表的陰寒之氣都趁機驅逐,就事半功倍了。

然而因為盛夏,血管擴張,容易著涼。夏季貪涼加喜冷飲,使得寒邪趁機而入,不知不覺的落下病根。

這就解釋了,在這段
三伏天的暑邪和寒邪(邪=病氣),不但厲害還很強悍堅韌。邪和寒邪是兩極的雙向邪氣,老症頭在這裡拔除,也可以在這裡落下病根。

因此在三伏天,通過適當排汗,排濕排寒。
適合進行冬病夏治的病主要是是秋冬季易發或易加重的慢性呼吸系統疾病,如反復的感冒,慢性支氣管炎,支氣管炎,慢性肺疾病,過敏性鼻炎等,其中屬於寒證,虛證或虛寒證為佳。

三伏天可吃可做的事:
1. 可飲姜湯,姜茶。
2. 可吃羊肉爐。
3. 可拔火罐。
4. 可溫水泡腳。
5. 用灸藥包
溫敷頸與臀腰。
6. 
心喜涼,宜食酸。綠豆苦瓜西紅柿,山藥薏米西瓜等皆可。

三伏帖穴位:
1. 大椎
2. 肺俞
3. 膏肓
可參考其它個人需要來加減穴位。

以下摘自 - "三伏貼之文獻回顧與實證醫學研究"一文。
[三伏天用藥]
1. 如《針灸聚英 ‧ 玉機微義 針灸證治》:「小兒疳瘦脫肛,體瘦渴飲, 形容瘦瘁,諸方不差⋯⋯兼三伏內用楊湯 水浴之⋯⋯見有疳虫隨汗出,此法神效。」 (10) 又如《奇效簡便良方》治療手足凍裂的 方法:「白芨末,蘿卜煎開,以蠟燭油調 塗。又三伏時蔥煮濃汁,多熏洗除根。」 及除瘧之法,乃於「每年初、中、末三伏 日,用生薑一斤,打碎煎湯滾透,先熏後 浴,以薑擦膝、頭、兩腕、小腿肚、腳心, 至水冷為度,永除根矣。」
2. 另清代《臨證指南醫案 ‧ 卷五 ‧ 暑》 中亦有醫案記載如下:「朱三二,三伏中, 陰氣不生,陽氣不潛,其頭脹身痛,是暑 邪初受,暑濕熱必先傷氣分,故舌白口渴 身痛,早晨清爽,午夜煩蒸,狀如溫瘧, 沐浴繞動血絡,宿病得時邪而來,仲景云, 先治新病,後理宿病,是亦陰氣先傷,陽 氣獨發也。鮮生地、石膏、知母、元參、 連翹、竹葉心、荷葉汁。」
3. 李東垣《脾胃論》中,「黃耆人參湯」 所治之症,亦有關於「三伏」之論述:「夫 脾胃虛弱,過六七月間,河漲霖雨,諸物 皆潤,人汗沾衣,身重短氣,甚則四肢痿 軟,行步不正,腳欹,眼黑欲倒,此腎水 與膀胱俱竭之狀也,當急救之。滋肺氣以 補水之上源,又使庚大腸不受邪熱,不令 汗大泄也。汗泄甚則亡津液,亡津液則七
神無所依。經云:津液相成,神乃自生。 津者,庚大腸所主,三伏之義,為庚金受 囚也。」對「清暑益氣湯」更有針對四時 不同之藥物加減法,其中李東垣更認為五 味子、麥門冬、人參等藥「瀉火益肺氣, 助秋損也」,為「三伏中長夏正旺之時藥」 

[
三伏外敷]
1. 天灸即屬中醫之外治法,故許多外治 法之專書亦載之。如清代趙學敏《串雅外 編 ‧ 卷二 ‧ 貼法門》:「巴豆半粒,飯 粘四、五粒,共搗為餅,如黃豆大,貼眉 心中間。待四周起泡,去之即愈。」及「截 瘧丹」以斑蝥、巴豆等藥,搗丸後貼眉心 穴、治療小兒口內流涎,以「天南一個為 末,醋調兩足心」等。(20) 及吳師機《理瀹 駢文》:「內府陽燧錠,治風氣並腫毒, 硫黃一兩五錢,銅勺化開,照次序入川烏, 草烏,蟾蜍,硃砂一錢,僵蠶一條,冰片, 麝香二分,攪勻,傾鎔磁盆內,盪轉成片 收藏,臨用取瓜子式一片,先以紅棗擦患 處,粘藥於上,燈草蘸油燒三五壯畢,飲 醋半盞,候起小泡,挑破出黃水,貼萬應 膏癒。」

2. 三伏貼的概念出自於清代 《張氏醫通 ‧ 卷四 ‧ 諸氣門下》,以特 定刺激性藥物治療「哮」證之描述,提到 貼敷之後皮膚反應,並且需在「夏月三伏 中」進行治療:「冷哮灸肺俞膏肓天突, 有應有不應。夏月三伏中,用白芥子塗法,往往獲效。方用白芥子淨末一兩,延胡索 一兩,甘遂、細辛各半兩,共為細末,入 麝香半錢,杵勻。薑汁調塗肺俞膏肓百勞 等穴,塗後麻瞀疼痛,切勿便去。候三炷 香足,方可去之。十日後塗一次,如此三 次,病根去矣。」 

[三伏不要灸]
明代汪機《針灸問對》中針對此問題 進行論述述:「或曰:嗽病多灸肺俞、風門 何如?曰:肺主氣屬金,行秋之令,喜清 而惡熱;受火所制,為華蓋;居四臟之端, 飲食入胃。熱嗽,其痰少者,肺火抑鬱, 不得宣通為咳,咳形屬火,痰形屬濕。風 門、肺俞二穴,明堂、銅人皆云治嗽,今 人見有痰而嗽,無痰而咳,一概於三伏中 灸之,不計壯數。二穴切近華蓋,而咳與 嗽本因火乘其金,茲複加以艾火燔灼,金 欲不傷得乎?況三伏者,火旺金衰,故謂 之伏。平時且不可灸,而況於三伏乎?夫 治嗽,當看痰與火孰急。無痰者,火旺金 衰,十死七八,瀉火補金,間或可生。痰 多者,濕盛也,降火下痰,其嗽自癒。縱 灸肺俞、風門,不過三壯五壯,瀉其熱氣 而已,固不宜多灸。三伏之中,更不宜灸 也。」

-- 蘇菲亞寫中醫

#蘇菲亞國際身心靈學校
#
有關三伏天的事


從一本書<<神聖魔法學>>的封面說起。

posted Jul 4, 2020, 11:01 PM by Sophia Sophia   [ updated Jul 4, 2020, 11:17 PM ]


從一本書<<神聖魔法學>>的封面說起。
.
1. 原文書名是: WICCA:A Guide for The Solitary Practitioner.
用原文翻譯,應該是: ”威卡(巫術): 給獨行實行者的引導書。“
跟翻譯: "神聖魔法學:當代神祕學大師喚醒自然能量的實踐經典(特別收錄巫師秘傳必備的手記)" 有許多不同。
1a. 巫術≠魔法。
1b. 引導≠喚醒。
1c. 實行者的引導書≠實踐經典。
1d. 獨行是巫術的一種類,等於沒有門派,自己學習自己說了算的。
.
2. 這本書是系列書中的一本,是完整單元主題,但不能當成完整的巫學訓練。
.
3. 這本書有24個章節,總共256頁,加上如附錄,平均一個章節有10頁,平均每個主題4千-5千字。內容非常溫和,調性很緩慢,顯示這是一本給外行看的巫學簡介書。
.
4. 作者Scott Cunningham是寫了50多本巫學相關。
Scott Cunningham是三級大祭司,他是Serpent Stone coven(屬於凱爾特派)的一名成員。Scott一生都在從事與眾不同的事情,他是已出櫃的同志,也是22歲大學學寫作2年因寫作出書成功而退學成為成功的全職作家。24年後跟Raven Grimassi學巫學二年,此後終生成為多產的巫學作家。26歲得淋巴瘤,花了幾年抗病成功。34歲得隱球菌性腦膜炎,距今27年的他37歲病逝。Scott的巫學書,大部分給初學者,少部份給已是巫師的同行做參考資料。Scott是國際知名巫師也是大祭司,他的書為推廣巫學建立許多汗馬功勞。他也很聰明的把巫術的資料分散在多本書中,好讓新人們能夠步步慢慢學習。建議要跟他的書學習的人們,要乖乖多買齊了,較能有完整知識。
.
5. 我對於翻譯有些不放心。
如果不是本行要翻譯外行的專業書,肯定要有許多翻譯的漏洞或風險處處。光看書皮標題這麼重要的事就非常的不內行了,裡面很難放心啊。
.
6. 巨石陣是巫術的一種,但巨石陣是薩滿另一門派如德魯伊的東西。除非是簡介,否則不同派系不能亂混嘿~
.
6. Scott為推廣巫術,教化不少SOLO獨行的巫師們。可惜這些solo的巫師們既不願參加門派訓練,又要跟Scott巫學門派釋出的一些資料學習,這個邏輯我不明白。對於巫學有興趣的人們一定要弄清楚,你是跟solo者學習沒有章法的巫術,還是跟哪個門派學習完整系統。這樣才不會被一問三不知自己倒底在學什麼巫術哦。
.
-- 蘇菲亞. 三級女大祭司
.
#蘇菲亞國際身心靈SBMSS Coven
#從一本巫學書的封面說起。

打開人生這張網啊

posted Jul 4, 2020, 2:21 PM by Sophia Sophia   [ updated Jul 7, 2020, 12:34 AM ]


每個人在一生中都要扮演許多角色: 子女,學生,朋友,男女朋友,公民,伴侶,不同親戚角色,父母,同事,員工,老板,各種客戶。。等等。每一個角色都像一張面具,有各自的遊戲規則要扮演。
每日周旋在這麼多角色之間,每個角色還要隨人地事務來轉換更細微的角色,調整份量;例如朋友腳色還有閨蜜哥兒們,和事佬,敵友或小圈子等。在這麼多個角色與面具的轉換間,我們究竟有多少機會見到它人或自己的本色面具呢?有多人少還記得自己本我的面具是長什麼樣子?

如果一個人一生中可以扮演15種以上的人生角色,每種人生角色又可有20種以上的劇本,每種劇本還要根據舞臺、導演、主角、輔角、觀眾來做轉換。還有每件人地事務的發展時序又有許多變化,有許多角色更是同步同場多元上演,最重要的是這些劇本都是隨機演出,隨著外界的變數靈機應變的面對。想想真是了不起的大工程呢!

早年的人類,窮其一生也許只有在自己小小的村鎮,認識的只有十多人,所有的關係都混在一起,公私不分。現在生活結構改變,這張人際關係網隨著功能的需要,越織越大張,也越織越鎖碎。
因為如此,也有越來越多的人們開始出現反抗這張複雜的人際關係網路潮,啃老或是宅到老的都市隱者,成為新文化的特色之一。

人類的大腦每日都要處理這麼高數量的資料,真的是越緞煉越強大?還是越來越消耗怠盡而失智了?
在要求這麼高效能的智能精密關係網中,要保持一股活泉已經很不容易了,難怪這時代的小確幸成了調節身心健康的顯學。也難怪這種超高精密的“人工智能”運作,也偶爾(或經常)要出狀況。看著有許多行業是針對修補維護這種身心健康產業應運而生。

從這角度來看,現代生活的各方壓力下,人腦的確已經達到了自然腦的臨界點,腦機對接的時代正在發生中。
先有電腦來代替人腦分擔許多事,然後是手機來取代電腦與人腦的部分工作。當手機與人腦越來越不可分時,手機與人腦的關係就要進化為腦機直接對接,不需經過手指傳輸了。電腦與手機雖然分擔了人腦,並未因此讓人腦有休息的空間,更同時擴展了人腦的生活工作量。等於一個人有一個肉身腦,再加一個拿在手中的機械腦,這兩個腦靠手指對接。人腦與機腦直接對接後,人腦直接擴充數倍。問題是,這個擴增機腦的目的是什麼?生活工作量與人際關係網會不會也數倍擴增?答案是肯定的。

我常常感嘆人類智慧之高,生命之忙碌,已達這個文明的前所未有。
也難怪常聽到疲於這種人際關係生活網纏緊到難以呼吸的人們,偶爾都要找地方去清淨一下,把生命的一點留白留給自己。擁有生命留白處,成為一個奢侈的夢想,也許會成為下個30~50年後的人類所流傳的傳奇。

-- 蘇菲亞寫身心靈

#蘇菲亞國際身心靈學校
#
打開人生這張網啊

Vampire

posted Jul 1, 2020, 11:58 PM by Sophia Sophia   [ updated Jul 2, 2020, 12:19 AM ]

 by Sophia, High Priest III

Vampires appeared in stories or customs which spread across Europe from 1725 to 1732. Its etymology is unclear. The Slavic linguist Francisco Miklošič said that vampires are the most Turkic wizards (ubyr) (Etymonline).  Words translated into different languages ​​become "insert bites." The first use of this word in Old Russian dates back to about the 11th to 13th centuries, and it is a spread of the pagan worship of vampires (5th century to 15th century AD).  Etymology was later promoted as a global consensus term. Inevitably, both spiritually and culturally, vampires have coexisted with humans for thousands of years. At the same time, this legend and I have some unexpected intersections. These encounters brought me a very important lesson, that is, the supernature is an unverified science, and science is a relatively proven supernatural.

For thousands of years, vampires, despite their horror, have always been attractive. First, the most direct answer is that Vampires are different from other traditional and classical "monsters." Vampires are most like humans. Just like other kinds of human beings, they have the appearance of human beings and have the same life as human beings. However, Vampires have all the abilities that humans desire to have but do not. Secondly, the source of vampires is Europeans (or Europeans and Americans), and these legends strengthen the racist hierarchy, especially empowering white subjects. Finally, Vampires also satisfied the eugenics, superpowers, power, immortality (nor old age), romance, rebellion, and more freedom of life in human nature. The descriptions from legends, books, or movies have added a variety of contemporary bloody violence and fantasy aesthetics, cultural expectations followed by the times. To the extent that the Vampire has been passed down from generation to generation, it has been able to change to satisfy contemporary popular traits.

In 370 BC, Hippocrates had related records. Until 1871, the German biochemist Felix Hoppe-Seyler also discussed the pathophysiology of the disease. Since 1892, the Austrian forensic psychiatrist Richard Freiherr von Krafft-Ebing has written this matter in the psychiatric literature. Many medical publications about clinical Vampires can also be found in the writing of forensic psychiatry (Bergh, 1964) (Hemphill, 1983). Psychology professor Katherine Ramsland and clinical psychologist Richard Noll in his 1992 book, he coined the term of the same name, and he invented the medical condition and the diagnostic criteria which claimed to ironically imitate the "new DSM-speak" of psychiatry in the 1980s.  Richard Noll named the disease "Vampire" in 1992. But a 2011 paper in the Journal of the History of Neuroscience characterized Renfield's syndrome as an obsessive drinking disorder. It mainly exists in men and is closely related to sexual desire and bloody smell. Noll diagnosed Renfield's disease based on the patient’s early childhood experience, in which bleeding or tasting blood has some connection with excitement. After puberty, these feelings are related to sexual arousal. He said that Renfield's development has gone through three typical stages, starting with childhood vampire disease (Maria, 2012).

Another medical research route, a blood disease called Porphyria, has prevailed among the nobility and the royal family in Eastern Europe for thousands of years. Porphyria is a genetic disease that has become more common in inbreeding. This disease seems to be related to the origin of the vampire myth. It is sometimes called "Vampire disease." People with Porphyria are sensitive to sunlight, and direct sunlight may cause blisters. Porphyria causes poor oxygenation leading to the destruction of facial tissues and the collapse of facial structures. In addition to facial deformities, it also causes gums to recede, which makes the person with Porphyria appears to have large fangs. The sulfur content of garlic may cause people with Porphyria to experience severe pain, and therefore dislike garlic. Hundreds of vampires have burned to death during religious trials, some of whom were porphyrias, and consequently hated Christ (Hefferonm,2017).

Now medicine has a basic understanding of Renfield's syndrome and Porphyria that belongs to the psychiatric department. Although it cannot wholly cure, it can already achieve some curative effects to control the disease. It seems that the millennium myth about Vampires can be explained through medicine and psychiatry. Because of medical and psychiatry explanation set my prejudgments, I never imagined that such a legend would have a few encounters with me. This contact from vampires can be experienced by others, but many people have not recognized it.

I once had an Asian student M, 18 years old, female, orphan, who dropped out of high school in her early teens for some reason. She was isolated from the world and had lived in the attic of her grandmother. After the whole incident, I dug into her behaviors and found out that she was very unpopular with her classmates, but no one could tell the reason why in my class. After being ignored severely, she finally dropped out, of course. It was a sweltering and humid summer. I returned to Asia for class. When I had dinner with students in the evening, I received a call from M. M said she wanted to come to see me and say hello, I happily agreed. After dinner, the students went upstairs to wait for my evening class.

I left others alone to meet her at the front door of the building. In the dim light, she seemed weak, and she had a strange, strong smell. As soon as we started talking, I immediately realized that my energy pumped out of my lower abdomen. These "coincidences" made me suspect that she was an energy Vampire, so I let her pump energy for about five minutes until my bottom line, and then said goodbye to her. Back upstairs, I immediately used a Kirlian instrument called GDV (Gas Discharge Visualization) for testing, and the energy in my body was utterly drained by 4/5. I almost fell asleep as soon as I barely finished the test, and I fell asleep for more than seven hours. After waking up, I carefully listed M's situation in a list, and then looked around for any possible traces of her kind. A few months later, she was finally sent to her place where she belonged. This encounter is not just my own experience, but also the experience of the whole class of students.

The impact of this incident on me is that I believe that science proves spirit, and spirit is a science that has not been verified. There is a continually flowing relationship between spirituality and science. Science and spirituality are like two ends of a spectrum. The Vampire is a semi-spiritual and semi-scientific event, depending on where people stand in this spectrum and how they look at the other end.

History can be prejudiced and retouched, and legends have more room for rendering. I spent two years learning about Vampire[LM1] s and found that the truth was rewritten in every generation, plus the Vampire itself has its changes. For example, they can already walk among ordinary humans, and of course, they have evolved to remove the weaknesses of legends thousands of years ago. The Vampire has its cultural definitions in different eras and different groups of people, and a strong cultural foundation supports the existence of these definitions. No matter what these definitions are, there may be many real faces of different sizes, but every little fact rendered so much that sometimes it is not clear how far away from the truth it is. However, the legend of the Vampire, which runs side by side with humans, will still accompany humans continuing into the future.

Works Cited

Cara Santa Maria, “Renfield’s Syndrome: A Mysterious Case Of Real-Life Vampirism.” Science. 08/15/2012.

Etymonline. https://www.etymonline.com/search?q=Vampire.

Hemphill, R.E.; Zabow, T. (1983). "Clinical vampirism: A presentation of 3 cases and a
reevaluation of Haigh, the "Acid-Bath Murderer". South African Medical Journal. 63: 278–281.

Michael Hefferon, “Of Plagues and Vampires: Believable Myths and Unbelievable Facts.”
Woodpecker Lane Press, July 27, 2017.

Vanden Bergh, Richard L.; Kelley, John F. (1964). "Vampirism -- A review with new observations". Archives of General Psychiatry. 11: 543–547. 


可以預期的未來

posted Jun 30, 2020, 5:19 PM by Sophia Sophia


(覺得危言悚聽的人們請就此打住,我立意良好,也已盡量溫柔了。)
.
WW II的1950年期間,全球只有現在的1/3 (26億)人口。
距離WW II已有70年的2020年,全球約有79億人口。
接下去的20~25年,預期人口將達100億人。
地球上的資源分配將更巨幅拉大,屆時人類除了要面對百億人的職場競爭,還有生存空間與資源的爭奪。
當我們的時間與空間有限時,應該選擇紅海殺戮還是藍海共享呢?
.
資源分享原是殘酷的天擇,但人類一直在對立與戰爭中掠奪資源了數千年。
有別於紅海嘶殺,我更傾向有一群人開闢藍海,創造更多的資源與價值。
.
有人問我要怎麼面對下面20年?
我的答案很簡單: 滾石不生苔。
安居樂業的舒適圈世代已經過去了,每在原地多留一步,就等於倒退十步。為什麼呢?當他的競爭者(=現在10~15歲)都在全職進化中,他放鬆一日,等於少了兩日的競爭力。如果他現在40歲,10年後的50歲仍停留在40歲的職場原地踏步,他的競爭者已經是25歲的全職進化人,這就有30年能力的落差了。
.
最近天下雜誌刊登IT的職業壽命只到35歲,原因是IT職場的35歲的上進積極性已經明顯的落在25歲之後了。這個落差在IT企業的嗅覺是公司成敗關鍵之一,又何嘗不是殘酷職場的真相之一。另一篇文章談到,近未來的一位員工職業壽命只剩15年。離開職場競爭後15年,要重新上架市場參加競爭,得再有多少的努力培養有競爭力的新專業?
.
如果因為自己努力不夠,造成下流老人的悲哀。我有個預感,新世代不會拿自己的飯碗來照顧對自己不負責的老人。畢竟人家在拼命打拚前進時,他在舒適圈中享清福。而所謂的好友道義的定義,屆時也會改寫,畢竟好友的定義本該是雙向關係,更何況好友可能也在等你盡盡好友道義照顧他呢?
.
有人問我,如果存了7千萬退休,又如何?
我答: 如果到時後7千萬只剩7張廢紙呢?
健康,與在亂世或盛生皆可用的持續進步的謀生力,是唯一最可靠的生存本錢了。健康與謀生力的可靠在於,不需依靠配合它人的變數,而且可以隨身攜帶又偷不走。
.
當然這只是未來的一個面向,它是大多數人要面對的未來。
如果你覺得自己不可能在此面向,歡迎讀完就忘。
.
-- 蘇菲亞小筆記

一窺聖多那(Sedona)能量場的秘密

posted Jun 27, 2020, 2:34 PM by Sophia Sophia   [ updated Jun 27, 2020, 2:51 PM ]

這是臨時起義的一日,再訪Sedona。
Sedona是身心靈的朝聖地,因為它有許多特別的能量場,其中有名的能量場有七座之多。

今日第一站是Buddah Beach,在Sedona的南門口,有無數步道入口可達。
Sedona是在岩漠中的紅岩山,Buddah beach是極少數的溪流之一,溪水清澈透明。
Buddah beach被稱為beach的原因是它兩岸是沙灘,頗有海邊沙灘之感,其實可能是沙漠的沙罷了。
而被稱為Buddah的原因則是,人們會在岸邊堆起氣旋石,遠看像Buddah像的意像。
但是走到Buddah Beach還是有困難度,要在短時間直攀高地,我一度呼吸困難。
Buddah Beach並非七大能量場之一,一靠進它仍有能量襲來。
   

 
 這是我在溪水用磁鐵垂釣,釣上來的是一些黑色的石頭。
 這塊磁鐵可以吊起一張鐵椅,但這裡的黑石的磁性含量有限,所以只有小石直接吸上。我後來就直接在水中收集大塊點的黑石頭。



第二站就去Chapel of the Holy Cross收集幾塊紅岩石。(露一下臉為證)
   

回家後在自家門口收集了幾塊路邊石頭,準備做對比檢測用。下圖是用GDV儀測試的結果,跟上右照片同順序。

 
 
 

解釋: 
0. 最右是家門口路邊石頭,中間是the Chapel of the Holy Cross,最左邊是Buddah beach黑石。 
1. 每張照片從左往右的前2個數據是對照control,第3~4條是石頭能量,5~6條是靜置衰減,7是結束時能量。
2. 最左照片的第2條數據是誤失。
3. 水是用飲用水。

結果:
1. 路邊石頭,沒有跟磁鐵相吸或相斥的磁性能量,但在水中釋放出的無名能量最多,做成氣旋的能量還可提升,放置後能量會下降。
2. 紅岩教堂石頭,
有跟磁鐵相斥的磁性能量,但在水中釋放出的無名能量也多,做成氣旋的能量略降,能量持續度久。整個實驗過程不但一直在水中冒氣泡達6分鐘之久,還發出空洞的類金屬聲音。
3. Buddah Beach黑石,有跟磁鐵相吸磁性能量,但在水中無釋放能量最多,做成氣旋的能量略升。

討論: 
1. 由上可知,不同石頭的能量不同,各有背景。沒有辦法用石頭能量的多少,來分辨能量的好壞品質或能量多少。
    
這些石頭都可能因成份不同,加上每塊石頭經歷的環境影響也不同,使得實驗很難準確,這實驗只能是一個大概性質的認知,不能拿來當做絕對。
2. 路邊石頭能量最高,有可能它白日吸飽沙漠的太陽能量所致,能量看似最大,不易有身感。
3. 
紅岩教堂的石頭雖然在水中釋出的能量不多,但只要靠近,麻瓜也有身感。除了也許乾燥才能展現能量外,它的能量性質比較接近白水晶,所以走進整座紅岩能量山的身感自然非常明顯了。
4. Buddah beach黑石能量有磁石能量,一碰水就變黑色,乾掉變白色。但沒有紅岩教堂石給人的身感明顯。
5. 目前尚不清楚是外力造成這些石頭的特別能量,還是這些石頭形成了特異的能量場。

一整天的昂貴時間就用光了,但也完成了一個小小心願。
提醒同學們學一件重要的事,就是我們上課一再強調能量的五個考慮變數,一定要切記。
每塊石頭都有它自己的科學故事,我做不到精準,只希望能夠給一個簡易檢驗的方向讓大家認知上課講述的內容。
氣功能量與靈氣能量與人體能量也一樣大不同,絕不能用”能量強又多“的當成唯一的判斷品質。人們絕不會拿可樂跟紅酒跟礦泉水的口感,來做這也液體的品質比較。比較能量也是類似的事。

聖多那(Sedona)能量場的秘密有許多,畢竟這是美國最接近人類歷史記載有關神(與ET)的地方。
我們會一一探索她。

大家學習快樂!

-- 蘇菲亞寫身心靈

#蘇菲亞國際身心靈學校
#一窺聖多那(Sedona)能量場的秘密



 






















一窺美式教育的精髓

posted Jun 24, 2020, 7:47 PM by Sophia Sophia


這篇文只討論一件事,就是老美如何墊基思考教育。
大家都聽過很多例子了,但是為何亞洲想要移植美式教育如此困難呢?
亞洲想要移植美式教育的理由之一,是希望培養亞洲學生的獨立思考能力。
個人覺得美式教育與亞洲文化有很大的對立,在這情況下是很難移植成功的。
這篇文章只舉一個例子,或者人們就能夠有所領悟。

在美國高中的寫作課,會教導學生如何分辨有瑕疵的辯論與論述。
有瑕疵的辯論與論述約有以下類型:
1.Hasty Generalization倉促概括
2.Missing the Point 錯過重點
3.Post hoc (false cause) 事後(錯誤原因)
4.Slippery Slope 連鎖反應
5.Weak Analogy 弱類比
6.Appeal to Authority提出上訴
7.Appeal to Pity呼籲憐憫
8.Appeal to Ignorance呼籲無知
9.Straw Man 稻草人(誇大其詞)
10.Red Herring 紅鯡魚(分散注意力)
11.False Dichotomy 錯誤的二分法
12.Begging the Question 乞求問題(要求讀者僅接受結論而不提供真實證據)
13.Equivocation (模棱兩可)

下面題目可以測試自己能否分辨瑕疵何在?(答案在後面)
1) It is ridiculous to have spent thousands of dollars to rescue those two whales trapped in the Arctic ice. Why, look at all the people trapped in jobs they don’t like.
2) Plagiarism is deceitful because it is dishonest.
3) Water fluoridation affects the brain. Citywide, students’ test scores began to drop five months after fluoridation began.
4) I know three redheads who have terrible tempers, and since Annabel has red hair, I’ll bet she has a terrible temper too.
5) Supreme Court Justice Byron White was an All-American football player while in college, so how can you say that athletes are dumb?
6) You support capital punishment just because you want an “eye for an eye,” but I have several good reasons to believe that capital punishment is fundamentally wrong…

看到這些高中生程度的簡單常見句,如果不能分
辨瑕疵的種類,或甚連分辨瑕疵也有困難,那麼以下問題就可以思索一下:
1. 為何這些高中就可以擁有的獨立思考能力,如此困難獲得?
2. 有多少缺乏
這些高中等級的獨立思考能力者,在社會上為人師表?教出的內容是否容易誤導?
3. 這是否是普世人們容易造成誤判或被社會政黨操作影響的主因之一?
4. 若社會家庭環境不允許如此的獨立思考,那麼要期望下一代要在混淆中活出什麼不同呢?
以上高中訓練只是單一的分辨
瑕疵而已,重點是瑕疵不會都只有單一的靠近。
等到混合瑕疵出現,又要如何分辨?

記得我曾經購買如何批判與論述的書來看,旁觀的亞洲同學們都做出害怕的表情,後來才知他們是怕我把批判用在他們身上。
或者這也是亞洲學校,家庭或社會不教獨立思考與辨述的原因,都怕教了後會被反噬到自己身上來,而不是學會了才懂得分辨對錯。人性的善惡與獨立思索能力無因果關係,因為
獨立思索能力是中性的工具,不是人性的變因;甚至如果多多發展主意識前額葉文明腦的能力,或者多少可以幫助轉移依賴情緒生活的重心。

當然文化不同,重心不同。
美國非常注重獨立這件事,保括: 獨立思考,獨立生活,經濟
獨立,情感獨立,精神獨立等等。
這是美式教育的宗旨,也是西方身心靈的中心思想。獨立代表了完成了成長,脫離對某種人地事務(母體)的依附。
這類獨立並非要獨行或孤獨,而是指不要盲從,能在團體中表達自我的獨特性。
獨立思考,就容易帶領時代一步步走出過去的舒適或不舒適圈,這就是進化。

我相信,學校教育需要家庭與社會教育的配合,這是移植外來學校教育容易失敗的原因。
孟母乾脆三遷是一個厲害的例子,那麼早年的古人就意識到這個深層的秘密。
人類的性格是由
學校教育,家庭與社會教育三合一,加上個人人生經驗聯合塑造而成。
所幸,現代網絡已經逐步國際化,每個人都能為自己選擇適合的教育,不再有藉口了。

Ans:
1. RED HERRING
2. BEGGING THE QUESTION
3. POST HOC (false cause)
4. HASTY GENERALIZATION
5. HASTY GENERALIZATION
6. STRAW MAN

-- 蘇菲亞寫身心靈的心

#
蘇菲亞身心靈學校
#一窺美式教育的精髓

原生家庭的相愛相殺

posted Jun 16, 2020, 1:36 PM by Sophia Sophia


原生家庭的關係,是一個人生縮影。
新生兒從這裡嚐到了一點人生的滋味,以及簡單的關係的訓練。

兒女是父母的複製血緣,所以親子關係是這條血緣的顯化。
當父母不知道如何愛自己時,也不會知道怎麼去愛另一個年幼的自己(子女)。
當子女懂得主動去愛另一個老年的自己(父母)時,那個子女也已經懂得愛自己了。

如果一個人有童年創傷,需要學習的不是忘記。
需要學習的是看見,看見一位受創者在它人身上重複自己曾有的被傷害。
人們會體諒一位身心症病患加諸自己的傷害,知道量力而為的保持距離。
所以對身心症家庭,需要學習的是跳過複製傷害的基因,並且在有限故事裡學習修補或逆轉。
因為學習的功課裡,有必要與非必要兩類。如果必要的功課太難,就把它歸類為非必要類吧。

一個親子關係,講訴了許多隱藏的故事。
生生不息,輪迴已經在世實習過了。

-- 蘇菲亞寫身心靈的心

聊聊 - 成長與升揚

posted Jun 14, 2020, 3:21 PM by Sophia Sophia   [ updated Jun 15, 2020, 12:11 AM ]


成長與升揚,這個主題很複雜。
成長與升揚,有正面成長與升揚,也有負面成長與升揚。
簡單說,當要含糊的說一件事,就會輕忽了那件事可以往八方發展的可能。

最近跟老美朋友聊天,講到美國現在新世代年輕人已經大大延後了離家獨立的時間。
上一代父母在16~18歲就急著離家轉大人的文化,已經被新世代推翻了。
老美做父母的眼中,是怎麼看下一代的成長呢?
他們認為,離家轉大人是一個重要的階段,就像小鳥要離巢獨立一樣。
大自然賦予生物這樣的天性,小鳥得要離巢
獨立才能進行下一階段的鳥生。
老美寧可見到子女
離巢獨立,才覺得孩子真的成功了第一步。

離家獨立轉大人之後,就是工作。
新世代受教育的時間延長,工作經常和教育並進。
下一階段就是漫長的覓偶成家,或有下一代,這階段大概要花20~30年的時間。
老美對於成人還跟父母同住,代表個人無法獨立,這些人就失掉覓偶優勢了。
如果不能證明自己能夠情感生活與經濟獨立,另一半就只是轉嫁的依賴而已。
亞洲有不同的文化,除了親子間的附屬關係緊密外,還有一般年輕人為省錢住家裡觀念使然。
但當子女已不再是幼仔,原先長幼
階級有序的親子關係就緊繃起來。
以上都是人類成長步調放緩,造成成長步驟的失衡。

成長這件事,從肉身到能量,也要換一個角度來看。
能量頻率的改變,除了心智外,還有生長環境的改變造成。
能量頻率的改變,有兩個條件: 外界的刺激和時間的長短。
例如,吃齋唸佛得是長期的行為,才能穩定在某種能量頻率上。
這和三天打魚兩天曬網,或者心口不一的善行的能量頻率,自然不同。
成長也是一樣,所以有雖然有成人之軀,也已成家立業的人,卻仍可能出現巨嬰,媽寶或彼得潘等稱呼。
當有這樣的稱呼出現,就表示內在
巨嬰能量頻率更為穩定,遠勝於外在的成長定義。

升揚呢?升揚一般不談物質肉身,多指”精神性“的成長。
或者可以用”心理性“成長來說,說成”能量體“
頻率的成長可能更多些。
我們來正視一件事,如果升揚是指 - 
能量頻率的提升,那是什麼意思?

如果有人跟我說要上進,我應該會有一堆問題要問。
我有不上進嗎?上進的定義是什麼?要上進什麼?上進到哪裡去?上進的目地是什麼?怎樣上進法?上進有什麼好處?。。
因為好人壞人都有要上進要精進的教育,所以各有故事。

所以如果有人跟我說要升揚,我會有一堆問題:
首先,先要確定究竟是要提升什麼
能量頻率?
再來,能量頻率從哪升揚到哪?
然後,能量頻率升揚的方式?
接著,能量頻率能待在某個升揚階段多久?
然後,提升到某個升揚階段做什麼?
最後,提升到某個升揚階段之後呢?
以上的問題,各自還有細節要問。

也許有人要覺得我在G蛋裡挑骨頭,但是我真的會擔心,你的升揚定義剛好跟我相反哩。
什麼?我也有升揚觀?當然有啊,只是我的升揚觀很簡單 - 持續的做好人做好事。如此而已。
幸好,
持續的做好人做好事是本份,不太困難。所以也可以隨能力慢慢加小碼,一點一點改變調性與頻率。
一點都不難,人人都可以做得到。

最近看見高雄前市長放棄了一大筆該拿的補助費用,心裡很感慨。
這就是我做不到的事,我會守本份,拿該拿的錢,但會用其中一部分做點額外的利它好事。
所以就道德升揚這部分,我是守底線後慢慢加碼,自然要給那些能做到更高層級的人們按讚。

升揚,如果什麼細節都沒有,就少了含金量的品質。
常常看見許多連自家都照顧不好的人們,高價開班授課侃侃而談,教人升揚之道,總讓我想起一句話。
人們總想去拯救這個世界,可是卻沒人想幫媽媽洗碗。
人們總出去做義工清理大環境,可是卻沒人在家掃地。
如此的行善升揚的能量頻率,追求的是哪種升揚?

成長與升揚是一體兩面的事,也是無止盡的事。
能量頻率的升揚,取決於成熟的心智言行。
成熟的心智言行,取決於成熟的獨立成長。
內在的改變與外在的改變,除了相需外,還要需平衡。
所以
成長與升揚,是一件有非常多精緻細節的事情,而且人人都置身其中。
也因為
成長與升揚是不知不覺的轉變,只有在一回首望向來時路,才能清晰展現。
開心點,大家不也都走了這麼遠了嗎?

-- 蘇菲亞寫身心靈

#
蘇菲亞國際身心靈學校
#聊聊 - 成長與升揚


聊聊-新世代的新無常

posted Jun 13, 2020, 2:44 PM by Sophia Sophia   [ updated Jun 13, 2020, 2:51 PM ]


人們窮其一生都在追求安居樂業,”無常“大多成了打擊的代名詞。
然而有一句說明了全部 - 宇宙唯一不變的真理就是改變。
這個時代,人們只能在無限的改變中,追求有限的不變。

不變,曾經是舊世代重建世界的基本架構。
例如倫理,教育,文化,知識,經濟,就業,法律,政治等等,都得處在不變中才能建立方矩
人們在其中安居樂業,安息養生;把世界大戰與瘟疫流失的人口都繁衍回來。
有足夠人口,才有機會從養息往前進化。

70年後的現在,時代不同了。
時代的不同源於人口已達資源平衡的極限,於是又開始進入另一個振盪。
這種振盪就包含了,除了無可抗拒生老病死悲歡離合的無常外,加大了更多上面所題的方矩的改變。
倫理,教育,文化,知識,經濟,就業,法律,政治等等,都得隨之拆解或改變。
重點是,這些拆解或改變,也是在不確定中進行。

長年安居樂業慣了的人們,對於這些不確定性的無常,有種恐懼與抗拒。
人們試圖在快速並顛簸的世代列車上保持平衡,這些巨大的壓力造成大量的身心健康的威脅
現代數百種新興文明病,也成了醫療新改革的骨牌效應。

是的,改革一詞要比變動正面許多,也更容易為人所接受。
但是,改革是一個有順序性的變化,這個時代的變化是無常。
當無常事件要發生前,不再有心理準備的空間時,驟來的變化就成了現代人的惡魘。

例如,有一批人們被疫情移除了,有一批人們被天災移除了,有另一批人們被人禍移除了
無法面對改變的人們,在抗爭中一批批的在衝突中被移除。
新入世的幾代則因不知道安定為何物,而一批批成為天生順應無常的高手。
他們自在的享受無常,也在無常中自在的自我轉換。

我跟大部分舊世代努力在新世界中待好的人們一樣,認知與接受新無常的存在。
我們已經沒有了確切的四季,沒有了固定的語言,連身邊流過的河水都可能來自遠方。
我們吃著它國的食物,住在各國傢具與生活用品的家裡,享用它國送出的文化教育節目。
當人們已逐漸習慣了這樣不確定的生活環境,何必還要用生命去爭一個名義上的口號呢?
因為再過兩年,這個口號就已又轉變了,所以稱為 - 故.事。

轉變如此無常,無常也攜帶了無情的成份。
無常在當下也有是非善惡,也有自己因果業力,自有小輪迴。
如何在無常中安身,可能比如何在無常中保持善良,更加重要。
因此在這裡要小心陷阱處處了。

另外,新無常在身心上的流離失所與無以為據,造成許多迷失者。
許多人害怕被留在最後,留在孤寂裡,因此拼命的抓住被主流團體認同的口號中。
但是這世上還有無以數計的團體,在做着各種不同的新事情。
找幾個適合自己,與自己同頻率同步伐的團體一起走。
也許會做錯選擇,也許會失敗,至少努力過,仍可長許多經驗。

如果無常是一股新洪流,那麼隨波逐流,當搭順風車。
在這股洪流中,學習與無常共舞,在雙贏中各取所需。
壓力難免,但化壓力為動力,化絆腳為墊腳,才不會浪費每一個挑戰與考驗。

希望新世代的新無常是一把溫柔的劍,為你披荊斬棘,又能護你一生。

-- 蘇菲亞寫身心靈

#蘇菲亞國際身心靈學校
#
新世代的新無常

1-10 of 3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