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菲亞文章區

    
   
  
   

#蘇菲亞國際身心靈學校 /小書城集文區(付費) 。

聊聊有關精油冷門但要命的注意事項

posted Feb 16, 2021, 9:10 PM by Sophia Sophia   [ updated Feb 16, 2021, 9:14 PM ]


精油已成時勢的一部分,我也已經寫了很多精油文章,但精油領域還是有些被忽視的弱勢族群。
這裡來寫點精油的冷門,包括老年,幼兒,孕婦,貓狗的精油注意事項。

精油的優點,包括:
1. 心情舒暢
2. 促進放鬆和福祉
3. 減輕壓力和神經緊張
4. 刺激您的自然免疫系統
5. 緩解肌肉緊張並促進血液循環
然而,若已患有疾病,年老,懷孕或正在考慮與孩子一起使用精油,那麼在嘗試任何新方法之前,值得尋求醫療建議。
換句話說,如果進入用精油做治療或療癒的領域,就要自我對話道德與專業的審視了。

[引起光敏感性得精油]
根據NAHA的說法,光敏油包括: 佛手柑,橙子,Citrus limon,葡萄柚,酸橙皮,當歸根(Angelica archangelica),小茴香(Cuminum cyminum),Citrus medica,Citrus aurantium和rue。 (芸香)。以上是一些例子,它們都會引起光敏性,如果在日曬前使用,極可能會造成嚴重曬傷。

[每種精油都有利有弊]
例如一個2013的研究,涉及34位經歷尿失禁的女性參加實驗,表明鼠尾草是降低血壓有效。
在這項研究中,鼠尾草精油降低了參與者進行尿流動力學檢查時的心率。
重要的是要注意,鼠尾草油中含有一種叫做丁香酮的化合物,它可能會增加高血壓。

再例如,阿扎羅(Azzaro)指出,冬青雖然很常見,但“由於它含有水楊酸甲酯,因此對於那些使用血液稀釋藥物或服用大量阿司匹林的人來說是禁忌的。” 一項研究得出的結論是,“由於可能存在藥草相互作用,應避免同時食用茴香[精油]製劑和作用於[中樞神經系統]的藥物”。
這說明了每一種草本精油就像濃縮的中藥一樣,有療效也有副作用或禁忌慎。

[常用精油和警告的例子]
■鼠尾草(Salvia sclarea):用作解痙劑,壯陽藥,鬆弛劑;用於防止月經來潮,焦慮,壓力和分娩痛。在懷孕的最後階段不建議孕婦使用,因為它可能會引起宮縮。
■桉樹(Eucalyptus globulus):用作祛痰劑,減充血劑,賦能劑,“頭腦更清澈”;用於預防支氣管炎,感冒和流感。不建議2歲以下的兒童使用。桉樹油可能會降低肝臟處理某些藥物的速度。
■桉樹(Eucalyptus radiata):用作祛痰藥和抗病毒藥,可預防兒童的感冒,流感和呼吸道充血。桉樹油可能會降低肝臟處理藥物的速度。 如果您正在服用藥物,請在使用這種芳香油之前諮詢醫生。它可能會導致某些用於癲癇發作,發作性睡病和注意力不足過動症的藥物效果較差,並可能引發哮喘發作。
■檸檬(Citrus limon):用作抗病毒劑,清潔劑,提神劑和排毒劑。2014年的一項研究表明,在棉球上的載體油中吸入檸檬精油可緩解妊娠相關的噁心和嘔吐。根據蒂瑟蘭德研究所的說法,檸檬油的濃度應不超過2%,以避免光毒性。
■檸檬草(Cymbopogon citratus):用作清潔劑,抗病毒劑,抗菌劑和驅蟲劑。濃度應低以避免光毒性。
■薄荷(薄荷):用作止痛劑,賦能劑,解痙劑;對噁心和偏頭痛有用。不建議用於31個月以下的兒童,未經稀釋的局部用藥或腸溶衣劑型以外的口服。切勿在嬰兒或小孩身上使用,因為它會導致危及生命的呼吸問題。
佛手柑 - 手柑通常用作天然防腐劑,是使皮膚對陽光特別敏感的最大罪魁禍首。即使將其稀釋後,也要避免在皮膚上使用陽光12小時。
肉桂皮 - 有時用於洗髮水和乳液中,它也會刺激皮膚。季節性過敏的人對它的反應較差,建議避免使用。

[懷孕,分娩和母乳喂養期間避免]
美國國家整體香薰協會(NAHA)建議在懷孕,分娩和母乳喂養期間避免以下精油:
■八角茴香(Pimpinella anisum)
■羅勒化學型雌蕊(Ocimum basilicum)
■樺木
■樟腦(Cinnamomum camphora)
■牛膝草(Hyssopus officinalis)
■艾蒿
■香菜種子或葉子
■Pennyroyal
■鼠尾草(Salvia officinalis)
■艾菊
■龍蒿
■崖柏(Thuja occidentalis)
■冬青(Gaultheria procumbens)
■艾草

[精油對寵物貓的使用警告]
已有的研究表明,精油對貓有毒,無論是內部服用,應用於皮膚還是簡單地吸入。暴露會導致嚴重的肝損傷,肝衰竭,呼吸衰竭,癲癇發作甚至死亡。貓缺少特定的酶,這些酶無法正確處理精油(特別是酚)中​​發現的各種化合物(稱為“葡萄糖核苷化”)。酚類化合物天然存在於植物中,並高度濃縮在精油中,使肝臟最容易發生器官衰竭。
以下精油對貓有毒:
肉桂油
柑橘油
丁香油
桉樹油
甜樺樹油
薄荷油
薄荷油
松油
茶樹油
冬青
依蘭

[精油對寵物狗的使用警告]
對於我們的犬友,有毒精油包括:
薄荷油
松油
茶樹油
冬青油
肉桂油
柑橘油
薄荷油
甜樺樹油
依蘭

[寵物精油中毒的常見症狀]
流鼻水或眼睛
嘴唇,牙齦或皮膚發紅
嘔吐和流口水
呼吸困難或喘氣;咳嗽或喘息
嗜睡,震顫或搖晃
低心率
體溫低

[精油對兒童的使用警告]
國家首都毒物中心說:“皮膚薄,肝臟不成熟的孩子比成年人更容易受到毒性影響。” “取決於精油的製備方式,其他成分可能會產生毒性;這些製劑[可能]含有其他有毒的油或酒精。” 洛佩茲說,毒藥中心最新的通話量數據顯示,在過去的12個月中,有超過639次關於精油的通話。兒童特別容易受到傷害。少至2mL(少於半茶匙)的桉樹油會導致嬰兒中毒。在澳洲
毒性症狀包括:
嗜睡,緩慢/淺呼吸,昏迷(大量攝入後)
癲癇發作
持續咳嗽,作嘔/窒息,呼吸急促,喘息
噁心,嘔吐或腹瀉
皮膚刺激(皮膚接觸)
眼睛發紅,刺激或疼痛(眼睛暴露)。

[精油對老人的使用警告]
老人的精油用量要減半
小心誤食過量或不當精油
老人多有疾病,注意精油(濃縮中藥)與日常用藥的交互作用


我個人不是精油專業,
如果以上資料對你是簡單的常識,那麼祝福你在精油領域再更上一層樓。
我雖然不是精油專業,但剛好是中草藥師,對於濃縮草本植物的藥性有些敏感度。
希望人們能夠小心與平安的使用精油,尤其是自身或身邊有老小孕婦與病患。

-- 蘇菲亞寫身心靈

#
蘇菲亞國際身心靈學校
#有關精油冷門但要命的注意事項

機會來了!

posted Feb 1, 2021, 2:18 PM by Sophia Sophia



人們被教導-機會是留給準備好的人。
但是從來沒有人告訴我們,這句話的真實用意是把一群人捆綁在一個機會裡面撕殺的血流成河。 ”機會“是折疊起來的一件事。 曬在表面的是上面所寫的 - 機會是留給準備好的人。 所以自己要準備好如何辨識機會來了,如何競爭機會的機會。 這種機會適合一般普羅大眾。如有可行的工作機會出現。 打開第一個折疊,便是-機會有好有壞。 好機會,有好機會的代價和爭取的功課。 壞機會,可以逃避,也可以學習如何逆轉勝。 這種機會很常見,如有出國機會。 打開第二個折疊,便是-機會不一定等得到時就主動尋找機會。 主動尋找機會,就是爭取它人手中的機會。 有的需要站在巨人的肩上拿到,有的則在它人釋出機會時主動追求。 例如,轉換職位。 打開第三個折疊,便是-創造機會。 創造機會者,可以是個人為自己創造機會,也可以是它人為自己創造機會。 這種機會比較貼身,也是量身訂做或者無中生有的為多。 通常可以見到父母為子女創造機會,或個人提出新方案。 打開第四個折疊,便是-提供機會。 提供機會者,並不一定都是大人物,許多人們其實都在做提供機會的事。 例如社工或人事部門為客戶提供工作機會,醫療人士為病患提供康復機會,甚至生存機會。 老師可以為差生提供就學機會,監獄可以為闖禍的百姓提供更生機會,眾生為無業遊民提供衣食等等。
人們不知不覺的成為它人好的機會提供者,這是人類一個很珍貴的能力。 機會,是轉變的一個契機,又稱轉機。 人人都有能力得到或提供不同的轉機,這些都可稱為奇點。 當人們卡在一個十字路口,或者卡在一個動彈不得的瓶頸中時,不妨想想“機會”這個奇招。 每個人都值得第二個機會,即便機會是如此的珍貴。 常常看見有人得到難得的機會時,都替他們高興與感動。 例如家暴的離婚婦,或是政治迫害的國際難民,或者窮鄉僻壤的留鄉兒童,或是流落街頭的遊民,或是死裡逃生的病患,或是金盆洗手的浪子女。。。等等。因為不是人人都可以擁有機會,當獲得了機會後,也要學習珍惜與重生。學習把過去的不幸化為重生的力量,不要再讓自己有了重生的新衣新生活,卻仍保有舊日的內在,心態仍待在過去式中。 當時代不一樣了,心也要跟進成長。 -- 蘇菲亞寫身心靈 #蘇菲亞國際身心靈學校 #機會來了

聊聊我適合走入醫學路嗎?

posted Jan 23, 2021, 1:49 PM by Sophia Sophia


許多人有極佳的懸壺濟世的初衷,但很少人真正探討自己想走的路。
一般社會上的專業路徑都很短,訓練過程只要1~3年就可出師就業,大多一頭鑽進不喜歡了再出走就好。
醫學與航太這類領域,不能光靠衝動或一時喜歡,而是真要有熱誠才能走穩。

中西醫學科系台美很不相同。
台灣從大學讀起,所以歧視學士後。要讀5中-7西-10西年。
美國都是學士後,因為認為學士後心智才夠成熟。要讀4年。
所以美國的醫學院人才濟濟,有的彈了20年鋼琴,有的當了15年大廚,文科背景的比例占了95%。

知道了背景跟學醫沒有關係後,頓時了解了這原本應該是人人有機會的事。
在亞洲的醫學路是被政府操控設計的,目的也許是為了保護所謂的菁英與優生學的納粹主義。(笑)
那麼,要什麼條件的人們適合走醫學路呢?

中西醫學路可略分有三條:
1. 學院路徑 - 大約平均4美-5台-10美台年。
2. 師帶徒路徑 - 看情況與看學多少,2-20年的都有。
3. 自學 - 終生。

因為醫學路的選擇很多,那麼自己要如何選擇?
先談一件事,認真自問學醫的動機: 我為何要走醫學路?為謀生?為名份?為需要?還是為了有使命感?單純興趣?
以上的每一個答案,都可以是轉變選擇或決定路徑的關鍵。
然而,對我來說還有一個很重要的關鍵問題: 有多想要?

我相信,如果真的想要,會想盡辦法做到它。
無論什麼理由,這個”想要“的熱誠,就像車子的燃料,可以載送人們到目的地。

然而,大部分人的熱誠會隨時日或新鮮感或內外環境的磨損而耗盡。
那麼如何知道自己適合投資大量金錢與時間呢?就是先沙盤演練看看。
例如,大家都愛看怪醫秦博士和醫龍,夢想自己也能像主角一樣憑藉精湛外科醫術,有個多采多姿的人生。
那麼,可以試看看一週7日每日只睡3小時,其它時間都在k書。
或者,試試一週7日每日戴著口罩,站著K書10小時。
但要有心理準備,這是要5年抗戰的事。如果都能夠接受,就是“體力”和“想要”都到位了。

最後,有了學醫的動機(目標)與動力(多想要)之後,來談談條件(資源)。
因為競爭醫學教育的人數眾多,難免激烈,不能名列前茅很難敲開醫學大門。
所以第一條件自然是 - 可以讀書,會讀書,有強烈願意讀好書。
2. 經濟條件足夠,否則學貸要扛好幾年,會打歪初衷。
3. 體力要經得起折磨個4中~10年西,這是比軍人還操的行業。軍人叫鍛練,醫學叫無健康導向的折磨。
4. 學無止盡的年復一年,所以要確認這是自己喜歡的行業。

以上,大概就是舉例走西醫學院派路徑的準備。
有沒有例外?所謂打混的醫學院也是有的,把上面的努力扣掉9/10,打混醫學院也需1/10的努力。
但是打混唸醫學院要做什麼呢?畢業後敢開業就是為了名利,人生吸孽毒。何苦?

那麼中醫學院派路徑呢?
1. 美國中醫3-4年,台灣中醫4-5年。
2. 沒有體力折磨的問題,費用比西醫低很多,考照率65%美-85%台。

師帶徒或家族路徑?
1. 西醫無人師帶徒,中醫約占5%。
2. 考照: 西醫無,中醫10%。
3. 因師帶徒或家族而進入醫療產業: 西醫10%,中醫20%。
4. 經費: 比學院路徑低很多。

自學路徑?
1. 西醫無人自學,中醫自學人占90%。
2. 考照: 西醫無,中醫無。
3. 醫療產業: 西醫無,中醫無。
4. 經費: 最低。每年平均約2-3萬買書和四處打游擊聽課學費。 

讀到這裡,就明白醫學路徑不是一般1-2年專業的投資。
對一般1-2年專業的投資而言,也是一般享用1-2年的成果後,就要再投資提升或轉型了。
它的優點是: 風險小,經歷2-4年夠了或職業疲乏了就可以轉換跑道。
它的缺點是: 收割有限,專業不穩定,頻頻轉換跑道很難建立穩定的人脈與資源。
而醫學路徑投資的優缺點,就是短期專業投資的相反。

全世界的西醫學路都不好走,有多少醫學畢業後就業醫療工作?
中國每年約有80萬西醫學畢業生,只有2萬人當醫師。
台灣西醫學畢業生畢業後,有80%-90%當醫師。
美國西
醫學畢業生畢業後,有65%-93%當醫師。

這裡是回答網友來問的email。
對於SBMSS的中醫課程,只有6-12個月,真的是一般1-2年專業投資的最低標。
SBMSS的中醫課程設計,橫跨了學院派內容+師帶徒的教學+自學的規範。
要成為中醫專業仍有一段路要走,但是新時代的新課程崛起,是絕對有實質意義的投資。
如果傳統單一學院派,
師帶徒和自學路徑,都不適合自己,可以來試試我們的新路徑。

其它參考文章,這個主題實在寫很夠了哦。
1. 
循證中醫vs傳統中醫
2. 如何跨進中醫之門 (文長)
3. 如何自學中醫
4. 學中醫不開診,還能做什麼?
5. 學中醫只能開診所嗎?從醫聖張仲景聊起。 
6. 認識中醫路
7. 這樣學中醫最快效 
8. 
中醫針刺非按揉能取替的奧秘 
9. 
重磅炸彈:中國小學五年級開始學中醫! 

-- 蘇菲亞寫身心靈的身

#蘇菲亞國際身心靈學校
#
我適合走入醫學路嗎?


從黑水(Dark Water)一片談起合約者

posted Jan 16, 2021, 2:25 PM by Sophia Sophia   [ updated Jan 16, 2021, 2:29 PM ]


黑水(Dark Water)是由Todd Haynes執導的2019年美國法律電影。講的是一位美國的環境律師Bilott花了二十多年的時間對杜邦企業(DuPont)製造出來的危險化學品全氟辛酸(PFOA)和全氟辛烷磺酸(PFOS)的傾銷訴訟進行了訴訟的故事。這類故事的電影極少,最成功的票房也只有2300萬美元而已。
但這類故事卻是最影響人類日常生活的健康,它們在不知不覺的毀滅人類。

看完這部壓抑到不行的電影,心裡有太多的感慨。
感慨有Bilott這樣孤獨又倔強的鬥士,花了20多年的時間,獨自與大敵杜邦集團對峙著。
在他人生中最強壯的20年,全部用在了幾乎沒有成功機會的戰疫上面,只為了一個挽救人類的使命感。
這20年中,所有的人,包括了大量為杜邦集團工作的受害鎮民,受害者還幫忙對抗來拯救自己的Bilott,只為了杜邦集團的薪水能提供他們即使的生活費。
這是多麼可悲的事?當大多數人們的眼界只有眼前的溫飽時,他們是看不到日後更悲慘的下場。

這種事不會只發生在20~30年前,當時的人們的教育程度低下。
現在的知識份子大增,但是加害人的教育程度也會更增。

當我看到黑水(Dark Water)片中提到,找不到優秀的化學家來為Bilott方做證的原因是,所有優秀的化學家都早已為杜邦企業工作了。
這些優秀的化學家們難道不知道自己的東家在做不道德又危險的事嗎?杜邦產品的終端用戶們不知道自己在使用的是有害人類的產品嗎?
人們應該全部都知道,當然都知道的。

這就像人們喜愛不健康的食物,包括我自己,但在吃進不健康的食物時,腦中就自然屏蔽掉這個救命的警戒。
那些食品工程師努力調製出複雜配方:既能夠高度挑逗味蕾,又不含有獨特、過分的單一味道而使大腦釋放抑制信號的食物或飲料。
Steven Witherly(史蒂文•威瑟理)是一名專門研究食品科學家,他研究是什麼使某些食物比較美味、且容易令人上癮。他的結論是有兩種因素會讓人體驗愉悅。(一)口感氣味會引誘大腦犯罪(二)完美結合會刺激人吃下更多。

至此,有沒有人研究為何人們會心甘情願的幫罪惡工作,一如人們心甘情願的幫邪惡食品來恢蔑健康。
也許有的,答案也許人們跟幫邪惡食品來恢蔑健康類似,就是人們會心甘情願的幫罪惡工作,有既得利益可得。
所以,這些既是受害者,也因此加入加害人的行列,為了某些利益,屏蔽掉道德的警戒。

講了這一大堆,那麼像Bilott這樣的勇士,又是什麼原因讓他不顧一切的抗爭呢?
這個,暫時就只能用“使命者或合約者”來解釋了。
有一小群人,會站出來做一些旁人做不到的事,這不是超能力,而是超毅志力,這就是使命感。
合約者能夠做到的事,不一定成功,因為一件大事也許需要10位合約者共同或接力的努力而成。
這一件事,也許在剛開始根本看不見成功,也許要到20年後才有那麼一點點影子浮現,然後在最後一分鐘反轉。
然而,即使杜邦集團願意付出數億的賠償,有毒的化學物質也仍然在全球流通之中,前面的路還等待更多合約者去長征。

黑水(Dark Water)一片中,我們也可以看見這個事件消耗了多少合約者。
從吹哨者開始,到引起Bilott注意,從7萬名鎮民中站出來的吹哨者已經苦撐了10年以上。
2017年被作家們揭露於眾後,2018年上了法庭,2019年拍成電影。這一連串的接力工作,需要許多合約者從各領域站出。
即便只是借寫作者與推廣者之力,聚沙成塔,引出更大更多或下一階段的合約者接棒。。。一路完成事件的拼圖。
我經常觀察這類事件的人物,人們如何完成一個歷史,推翻或化解一個巨大的危機。
從中了解合約者的不同特質與人性事件發展的公式,從而認識人間的各種誘因的發展軌跡。
從其它合約者的故事中學習經驗,滋養新世代的多樣挑戰力與實踐力。

許多人問我,如何成為合約者?
人們本性善良初衷良好,但總容易忘了如何出發。
合約者們期待有人跟自己說,”要做什麼,怎麼做?“但真的知道了,又有幾人願意去做?
然而就想黑水電影,答案早已在自己身邊,就等自己能夠成為那10萬人之一的不同者,能夠做出不同而已。
與眾不同是人們有想擁有又怕擁有的事,也因此,合約者才成為了10萬中選一的金心。

黑水(Dark Water)事件至今仍在持續中,但Bilott戰鬥也在持續中,只不過他不再是一個人在絕望與崩潰中奮鬥了。
如今有600多種研究和百種環保組織都加入了,為數不到萬人的他們,仍舊與C8毒物(全氟辛烷磺酸(PFOS))的70億擁護者用戶進行持久戰鬥。
我們都在有意無意中成了黑暗的推手,知情與不知情是一回事,個人利益才是人們不想面對的主要關鍵。
身為合約者,我們選擇能做的事,和要不要做的事。這可以回答了許多問題。

--蘇菲亞寫身心靈
#蘇菲亞國際身心靈學校
#
從黑水(Dark Water)一片談起合約者

複習也是一種學習

posted Jan 16, 2021, 12:47 PM by Sophia Sophia


2021年才過半個月,日子仍過得滿滿,領悟出一個新心得。

只要放個3~6個月沒做的事,就有些陌生了。
最近又開始進入年度大課,昨天講一個“新魂之旅”的課,竟然有種熟悉的陌生感。很用心的講解,變成很用力的講述,竟然四個小時的課只休息了10分鐘,還講到過了下課時間。謝謝同學們都乖乖的待下來,沒有人準時離席。我的心裡其實還想繼續講下去,就是把PPT講完了,但還有PPT外的還沒講啊。。(好像又講掉了)

回來講“久不練習就會陌生”的主題。
平日獨處可以整日不開口,但要開口講話也沒問題,自然是因為講了一輩子話,已經成為一種自然的生活功能。但講課則是一種能力,講課的內容久不練,很容易會因為陌生而流失了。這是一件可怕的事,因為人腦本來就會用進廢退,汰舊存新。以照我們一年才開兩次年度大課,複習加重量剛好。所以這些教材年年都有更新是正常的,也是我個人每年保持基礎加上新增的一個方法。

至於為何一年只開兩次大課呢?理由很簡單。
最主要的原因是,我需要有大量精進的時間。
所以若是人數不夠開課,我就當開心的放假了。
然而若是變成一年只上一次課,原先的基礎就會陌生,需要課前複習加新,如此新東西就很自然加入課程,舊知識就會被壓縮了。

有人說,那不是-越晚聽課越好?
越早聽課的優點是: 費用較低廉,越早得到應用,學習的壓力較少。
這次講“新魂之旅”,有殯葬業背景的同學feedback說 - 真希望我早點聽這個課。橫跨東西方神秘學的課程,解惑了許多傳說的真相。聽到這樣的feedback,真是心裡無限欣慰。謝謝給出鼓勵與支持的feedback,這讓我會更加努力每一個課程。也有給出建議的feedback,下次也會改進。(課程平台真的很難掌握完全的)

再拉回來,久不練習便要生疏,但頻頻開課又占掉精進的時間。
都說台上10分鐘,台下10年功。這年頭大多的身心靈課程都不需要台下10年功了。然而大量的重複同樣的內容,是很耗損講師的教學興趣,也會占掉講師精進的時間。

至此,我已經重複三次提及-占掉精進的時間,這句話的重要性可見一般。
這句話究竟有何重要呢?最重要的理由有2:
1,時代在進步,網路資訊在進步,學生也在進步,課程也要進步。
2,課程內容不但要吻合時代與環境的需要,更要有與眾不同之處。
這是時代的需要,也是個人存在價值的需要。
要把時間放在課程的包裝與樂趣上,還是內容的份量與含金量上?是每一位教學者的難處。
因為學習者是兩樣都想要的,但等學習者自己成為教學者時就知道困難了。
無論教學者選擇了哪一個時間的投資,人們都可以看見是包裝的進步還是內容的進步。換句話說,另一邊就退步了。

再拉回來,久不練習便要生疏,包括了基礎與精進。
赫爾曼‧艾賓豪斯(Hermann Ebbinghaus,1850-1909)是德國的心理學家,他是第一個用實驗方法研究記憶衰退的心理學家。
根據他著名的「遺忘曲線」,如果沒有複習,學習後一個鐘頭,已學會的內容就會忘掉約60%;一個月後只剩下20%的記憶了。
就算經過少量的復習,也只是減緩遺忘的速度而已。所以各領域的師資就算一年開兩次課,就還有重新複習基礎的機會。其它時間則用在精進,就可加入課程中。
如果一個知識或技術久不用,辛苦讀了四年大學兩年研所的各專業畢業了半年一年都沒有再用,等到要用時可能已經等於一級新生了。只是復習起來比新生新讀進的快得多。
我常建議在同一路徑的復習與精進,就是保住了這門專業的不二法門。

看見許多人們經常東學西學,看似博學,卻擔心他們的時間要被分散而用進廢退了原有的本事。
除非此人已經得到了一個生活的安全感,或者一點一點放棄了原有的興趣,否則應該不會如此放心的任原來擁有的寶劍日漸生鏽。
如果用進廢退來解釋仍無危機感,想想最直白的刷牙一事,會不會就有切膚之感了?

專業,是一日8-10H在就業舞台上復習+表演。
如果台上表演機會不多,台下還不練功,等到要上台的前一兩日再復習,就難於其它專業競美了。
沒有人會相信念了四年大學,可以畢業了就放在一旁,要用了隨時就可出手的專業。
要做到專業,只有兩個引擎可以維持:興趣和需要。如果兩個動力都沒有,任何專業只要3-6個月就可以擺爛見底了。

再拉回來,所以我每年一定要開1~2次年度大課,除了工作需要與興趣外,為的也是激勵自己的鮮活度。
另一個理由則是,檢視自己在同一個主題上的進步如何?每年新生們的程度又如何?
當然,也不一定有那麼多人真的想完整的學完一套課程啊。人們其實最喜歡聽的是簡介與單元主題課吧。

這篇文是回應有幾位同學問及為何一年只開1~2次大課的問題。
大多會回應-我每年一定要開1~2次年度大課,除了工作需要與興趣。
這樣的回應雖是標準答覆,但其實想說的還有熊熊數千字啊~
不過猜想,就像人們問-“你好嗎?”其實並非真的想聽你是否真好,是罷。

謝謝耐心讀完這篇文的讀者。
如果你有共識或同感,我很高興,知音不易啊。

--蘇菲亞人間小筆記

#蘇菲亞國際身心靈學校
#複習也是一種學習

學中醫只能開診所嗎?從醫聖張仲景聊起。

posted Jan 12, 2021, 8:56 PM by Sophia Sophia   [ updated Jan 13, 2021, 2:30 PM ]


學中醫只能開診所做臨床。
上面這個老舊觀念,不知扼殺了多少醫學人才。
舊觀念者的老師,就只能教出舊觀念的學子,承傳舊觀念來做舊事情。

所有學中醫的人,都尊崇《傷寒雜病論》的張機/張仲景先生。
人人都將《傷寒雜病論》當成繼《黃帝內經》之後的醫學聖經,張仲景先生也被稱為「醫聖」。
以下是張仲景先生的大概生平:
10歲開始師事張伯祖。
45歲-68歲當了23年長沙太守。68歲卒。
54歲着手寫
《傷寒雜病論》,59歲寫完。

張仲景在當長沙太守的第一年就遇到10年大瘟疫之末,整個家族2/3人死,其中7/10死於傷寒。
他因此潛心苦學,研究如何治療傷寒。
每月有兩日不當太守,初一十五開門看診,累積不少經驗。

伊尹《湯液經法》與陶宏景《輔行訣臟腑用藥法要》,是張仲景著作的主要依據。
張仲景六經辨證的手法,則是來自《黃帝內經》《素問》、《九卷》、《八十一難》、《陰陽大論》、《胎臚藥錄》,並《平脈辨證》
加上張仲景本身的行醫經驗,將《傷寒雜病論》寫成中醫史上第一部理、法、方、藥具備的經典。
註: 
張仲景《傷寒雜病論》的原稿已失,後由王叔和搜尋到《傷寒雜病論》的傷寒部分的軼文整理成《傷寒論》;再有王洙、林億、孫奇等偶然發現《傷寒雜病論》殘簡,將關於雜病的部分整理成《金匱要略》。所以原版幾經更改,還能還原多少?

現代中醫也喜愛沾光張仲景的光環,甚至將自己比擬暗示為張仲景第二。
謙虛點的,就努力熟讀《傷寒雜病論》,認為熟讀後就算承傳了名師風範了。
這些着魔現象都哄托了一件事,就是人們對於張仲景的崇拜已經到了非理性的地步了。

這裡要聊的重點是,人們忽略了,張仲景先生是一位中醫學家,不是中醫師。
這句話是什麼意思呢?

《傷寒雜病論》是張仲景一邊苦讀書,一邊兼職每月看診兩日,一邊全職當官的情況下,五年就寫完了。
因此張仲景不是正式的中醫師,在正史中不但沒有他的傳記,他行醫與做官都兩無功績記錄。
歷史上,沒有什麼有關張仲景的行醫記錄或事跡,幾乎是張仲景以《傷寒雜病論》為榮。
事實上,
張仲景寫了許多書 - 《辨傷寒》十卷、《評病藥方》一卷、《療婦人方》二卷、《五藏論》一卷、《口齒論》一卷,
《傷寒雜病論》又分出《傷寒論》和《金匱要略》兩本書來。平平都是同一人所著,除了《傷寒論》和《金匱要略》,其它專書都早已散失不存。可見在那個年代,張仲景本身並不是什麼人物,若非《傷寒雜病論》,當代恐怕無太多人推舉。

張仲景在《傷寒雜病論》創造了幾個新境界:
1. 中醫史上第一部理、法、方、藥具備的經典。
2. 這個成為了他在中醫史上被定位的功勞,也就是寫了一本整理完善的教育醫書。
3. 另外,他還做了一個創舉,就是把之前的禁方公開,人人都可以享用。
4. 系統化中醫的知識。
5. 推廣多讀醫書,知其所以然,而非只是因病套方。

最後這點,要來額外補充一下。
張仲景是一位非常謙虛有德的醫學家,好學且無大師架子。
光是《傷寒雜病論》就讀了3000遍,手抄200遍。他認為-書讀百遍,其義自見。
他的
謙虛有德,好學努力都是非常令人敬佩的地方。

對我來說,這本書除了上面的優點外,還有兩個特色:
1. 基於
張仲景的學者心態,推出“辨證論治”的重要醫學思路觀。
2. 基於張仲景的道德觀,推出"誤診誤治”的觀念。
然而許多後人卻急於給自己戴上張仲景大帽,照書見病套方,流失了《傷寒雜病論》的幾個核心價值。

張仲景先生是一位中醫學家,不是中醫師。
他對人類的最大貢獻,不是當臨床醫師,而是醫學教育的思索與創新,將中醫學推上新境界。

醫學,已是一個產業。
醫學產業粗分: 醫療服務,醫學商品供應鏈,醫學法律,醫學推廣,醫學教育,醫學研究等等。
人們眼中如果都只有臨床門診一個窄門,其它的醫學相關產業都將會被許多外行人或半調子充當內行來用,醫學便永遠良莠不齊。如果醫學觀念能夠破除舊思想,尊重每位學醫者的潛能與興趣,將之放在對的位置上,才能真正發揮起社會價值。

我推行這個觀念已經十餘年,可惜舊人類很難接受新思想。
重點是,既要崇拜2千年前的
張仲景先生《傷寒雜病論》,卻只注意他書中的內容,忽略了作者本身的精神。
如此,把張仲景先生當成一位中醫師,而不是一位中醫學家,實在是低估了張仲景先生在醫學上的貢獻,更是錯過了他寫書的用心與期望。相信張仲景先生寫書不是為了要後世人們奉他為偶像或圭臬,而是青出於藍。

看見中醫學後世這種瘋仲景現象,只覺得淡淡的悲傷。
仲景先生地下有知,恐怕要痛斥中醫學這兩千年來沒有比2千年的古人更有進步嗎?
這真的是中醫界的悲哀,西醫年年都有醫研進步,中醫卻斥醫研為敵,彷彿推翻任何中醫聖經者為妖魔叛徒。
《傷寒雜病論》書中的誤診誤治觀,豈非白讀?

舉個例子來說,《傷寒雜病論》中所謂的天下第一方-桂枝湯,就是來自商湯的宰相伊尹的食療。
張仲景將桂枝湯在《傷寒雜病論》中做了18種變化,用以治病。
張仲景曾對其叔叔說,桂枝湯給三位都是傷寒的病人吃,一位好了,一位加重,一位無效。為什麼?
原來一位無汗,一位微汗,一位大汗。所以後面兩位病人要換藥吃,並且是救治誤診誤治的藥方。
人人都知這件事,因為張仲景將之寫進書中。但後人幾多能夠再新寫一本?
由此可以合理懷疑張仲景是未來人回到過去?(XD)

推翻學中醫只能開診所,這固然是重要的,但它卻也提供一個重要的關鍵。
要開診所,必須學足足夠的中醫知識,逼著要通過考試檢測,才能懸壺濟世。
然而,也怕因為不必開診所,不必考試,跟師學了幾週或兩個月,就自己
懸壺濟世了。
醫學產業中的任何位置,一樣需要“專業”,所以能夠被尊重與重視。
立意良好,觀念正確,言行規範,才不會搞砸一個行業的專業路徑。
那麼要如何學中醫呢?學中醫當然很容易,學好中醫卻要有更多些的努力。
這個主題,我們聊過許多。如有興趣,請找找前面的文章。

希望更多人學習中醫,立足於產業的不同位置,才能完整中醫學的全面性價值。
我會為了
推翻學中醫只能開診所的舊觀念,一直努力下去。

-- 蘇菲亞寫傳統醫學

#蘇菲亞國際身心靈學校
#
學中醫只能開診所嗎從醫聖張仲景聊起。
#張仲景的資料大都是也許可能是的傳說






Nexte靈氣療法/Nexte能量醫學很難唸?

posted Jan 2, 2021, 11:53 AM by Sophia Sophia   [ updated Jan 2, 2021, 2:03 PM ]


我知道有許多人提及SBMSS的Nexte靈氣療法/Nexte能量醫學是研究所級別的課程。 蘇媽媽也再三勸我不要把課程弄那麼難,同學們又不是真的來唸碩士的。 我想特別寫這篇文,解釋我們的課程為何與眾不同。

首先,臼井先生的靈療原先是從純靈通力開始進行,到了林忠次郎時代就成了靈通+醫學。 我們無法完全還原臼井純靈通力的方式,但希望還原林忠次郎靈通+醫學的方式做靈療。 這就是為何,我們的課程如此困難。

有別於一般new age的心靈療癒,臼井靈氣的前兩代都標榜的是身心療癒。
如果new age的心靈療癒,也就是心理療癒,那麼在短短6-12h,哪個部份能夠學到心理療癒的內容呢? 會不會當年的身療癒跟現代的心靈療癒,不是同一件事? 會不會百年前沒人能夠教靈通,或者沒人能夠教靈通+醫學,所以這是兩位前輩教了數千學生卻只教出21+13位師資的原因? 靈通的部份得靠帶藝投師,醫學的部份得靠整年的師帶徒? 是的,這是當年的情況。所以我們可以看見當年的師資的確是以某種型式的整年跟師實習療程,尤其是承傳者。 我們為什麼開發Nexte靈氣療法/Nexte能量醫學?
光在美國,約有200萬的靈氣導師/靈療師,每個人花US$500來學當靈療師,這就是100億美金的學費。 假若這200萬靈療師,有10萬人每年每人可協助40位客戶,每位客戶平均US$100靈療費,這就是有4億的靈療費用加進前面的消費裡。如果每年有300億的靈療產業在全世界各地流動,這筆費用真正能夠改善健康的靈療幾多?奪走健康的又幾多?
這是為何美國NIH一直想要把靈療納入醫療法管理,但靈療界又拼命抵抗的原因。 前者為了莫名消失的健康人命,後者為了立意良好的生計。拉鋸中間的人們知能用”緣份或希望“當成理由。

解釋這些,其實沒有宏大的理想,只是想做好手邊可做的事,不是為了產業金流,而是人命。 我們的目標一直很簡單,15年前就看見了靈療不簡單,所以專一的走在這條路徑上。 這10年來,我得獨自找出當年的靈通+醫學的能力,這兩個單元的知識與技術都不容易。意思是,要夠厚實要夠豐富要夠實用要夠系統條理,還要能夠驗證。為此,我去唸完了醫學學位,學習如何能夠實踐醫學這一塊。靈通則靠我的教育學位,整理出可以靈學教育的系統和學習方法。老天法眼,沒有一個單元是我隨便拜師學幾小時幾天後,就拼湊起來來轉售給學生的。

這幾年來,我們的Nexte靈氣療法/Nexte能量醫學,突破許多瓶頸,每年都有大進步。 學員的程度越來越提升,課程也越來越緊密。終於,我們已經可以做到當年林忠次郎先生做到療癒水準了。 我們非常希望有心有志有使命的人們能夠加入我們,把這個靈通+醫學的能量醫學傳播出去。 雖然當年林忠次郎先生的能量療法生涯只能教出不到15位師資,希望我們藉著現代教學能夠教出更多的靈療好手! 對於想來學習靈氣療癒或能量醫學的學習者們,請有心理準備,腳踏實地的一步步走完訓練課程是唯一關鍵。 確定自己沒有困難做到腳踏實地的學習,再來申請Nexte靈氣療法/Nexte能量醫學課程。 這個課程並不比唸一個學位困難,但肯定比一般new age靈氣課程困難許多,因為這兩類課程提供不同的目標。 歡迎人們先去上new age靈氣課程,他們更加討人喜歡,更親民,也更能夠安撫人心。 然後,我們歡迎所有靈氣導師或有野心的學習者們來進修Nexte靈氣療法/Nexte能量醫學,進一步學習不一樣的靈療。
我曾經試著把這個課程用new age的方式在某些大學教授,但是有些失敗的。
原因是,環境時間要求與規格都與本校不同。這也讓我學習到6個月的課要濃縮成3,4個月上,真有很大的困難。 要來本校學習的同學們,希望我們有共識,能夠有相同理念,其實學習過程也有不同的樂趣的。

再重複一次,本校的確有一些免試直升的同學,那叫做學霸了。 能夠插班的只有一位塔羅網紅粉妮,她還是本校校友。 至於想要跳級的人,本校還沒有出現,歡迎你來挑戰。 霍格華茲魔法與巫術學院(Hogwarts School of Witchcraft and Wizardry)總共有600位學生集中教學。
我的理想是每年能教20名學生,好好的一步一步教上來就好。 蘇菲亞是偽alpha人,來SBMSS的人們大多是alpha型的學習者,實在蠻難駕馭,所以不適合這教室的人們也只好請出了。 我們已有一些師資釋出,歡迎大家擇師而學,尋找適合自己的課程與師資很重要哦。 我過幾天會整理師資表單,並做簡介,歡迎大家自己選擇。 -- 蘇菲亞寫靈療

彩蛋: 歡迎同學們幫忙出列一句話背書哦。

聊聊靈學教育的困境

posted Dec 17, 2020, 2:29 PM by Sophia Sophia   [ updated Dec 17, 2020, 2:41 PM ]


有個小女孩在1歲半時,因為急性腦充血引致終生失明及失聰,也無法說話。
但她憑著努力,她還掌握了英語、法語、德語、拉丁語和希臘語,最終成為一位文學學士學位的盲聾人士,作家和教育家。
這位大家都熟知的名人叫做
海倫·凱勒(Helen Adams Keller)。

提這位偉大的女性,不是要說教要努力,而是來學靈學的人們幾乎都從那樣的情況開始的。
想開發五感靈通力,雖然應該是一個正確的起點,但的確不是人人的
五感靈通力都能夠順利開發得出來。
有靈眼,靈嗅,靈味,靈聽的人們不多,但人人都有機會培養出身感與手感出來。
肉身的觸覺,就是
海倫·凱勒女士完勝的最大武器。五感靈通力中,最能夠開發掌握的也是靈觸。

在靈學課中,新同學們像海倫·凱勒一樣,在靈界呈現失明及失聰,也無法溝通的情況。
我們一步一步的教導,一步一步的解釋,一步一步的打開能力,但這不能是被動的學習。
有許多學習者心急性躁,不能馬上看到結果,或者進度不如預期,就發怒或自虐或失望的中斷學習。

在2位專業老師的陪伴與教學下,海倫·凱勒花了15年終於進入正式學院就學。
她在兩所學院間就學,總共花了8年,終於成為一位文學學士學位的盲聾人士。
這段時間,全依賴海倫·凱勒的老師蘇利文一字一字將上課內容寫在海倫手上,辛苦學習過來。
(註:一九五O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正式採認Braille點字為通行全球的盲人文字。現在有很多不同的點字版本。)
這裡,大家一定也看見了一件事。如果海倫·凱勒的父母沒有足夠財力或願意全程投資培養的話,海倫·凱勒也不可能單靠自己成功的克服障礙,甚至更上一層樓,成為典範。

我想講的重點是,這種從“靈通五感為零”的起點開始,對成人原本就是非常大的挑戰。
現代人們在有限的時間,經費,動力和動機下,想要一躍快速成為專業或大師,幾乎是不可能的事。
這是連
海倫·凱勒也創造不了的奇跡。

如果說
海倫·凱勒在她三無界是個靈媒,她的老師蘇利文就是她的靈界agent。
海倫·凱勒透過這樣的連結,打開了一個管道,成為另一個世界的菁英。
因此為後世留下了這句金言: 「當一扇幸福的門關起時,另一扇幸福的門會因此開啟,但我們卻經常看這扇關閉的大門太久,而忘了注意到那扇已經為我們開啟的幸福之門。」

學習者有學習挑戰,教學者也有教學挑戰。
現代教學大都有個目的:
1. 或者為學費
教學,下課就找不到人了。
2. 或者為業績
教學,衝出排名很重要。
3. 或者為理念
教學,下課仍然心心念念如何改進。
無論是哪一種,陪伴
海倫·凱勒40年的老師蘇利文也是收費的家庭教師。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脾氣。
任何學習者都討厭-有階級觀念的老師。
任何教學者都討厭-付錢是大爺的學生。
海倫·凱勒與她的老師蘇利文能夠共同成長40年,應該都沒有上面的問題。

開發靈通五感的教學從來不是已經完全成熟的教育,各種困難叢生,都是學習與教學雙方要共同面對的問題。
每位學習者的條件與情況不同,如果自己需要特殊教育又不願花費特殊教育的費用,勉強待在一般教育的班級內,或要求課程為自己情況做修改,一定會影響全班的進度,自己也不會滿意。我一直在想,海倫·凱勒的時代已經有盲聾教育,但她仍是選擇了私人家庭教師,所以課程能夠為自己完整的量身訂做。這是教育的奢侈夢想,希望每一位學習者與教學者都能夠有為自己完整的量身訂做的合身教育。百年前的私塾與師帶徒教育盛行,但現代人已不願也不能為個人教育花那麼大代價了,教育品質也跟著教育經費同行,家庭教師成了高端貴人們的特權,也是市井小民的奢侈品。

寫到這裡,想到
海倫·凱勒還能掌握英語、法語、德語、拉丁語和希臘語,成為多語作家。
確信每個人都有無盡的潛力,這些潛能與天賦無關,與努力勤墾有直接關係。
我也相信,老天給
海倫·凱勒關掉一扇五感之窗,她卻能夠只靠觸覺這一扇門打開一個新世界。這條成功之路一定讓這對師生歷經無數的挫敗與衝突,但每一小步的成功也會帶來無窮的喜悅與希望。

希望人們在學習靈通路徑時候,能夠多想想海倫·凱勒的故事。
如果教與學們雙方都失去耐性,這個教學的合作關係就將以各種方式結束。

不幸,不久的未來,現在已經成形的付費上課的
罐頭化教育方式,會更完形。
師生不必表面互相取悅,付費直接下載課程傳輸進大腦就好。那麼不幸在哪裡?
這種
付費直接下載課程傳輸進大腦就好的罐頭課程,進入了金錢競爭模式。
換言之,誰越有錢就越聰明,越有能力。曾經能讓市井小民用勤墾苦學來翻身的機會,就完全沒有了。
現在,這種有錢就可以在線上多方付費學習的模式帶來了自由,也逐漸剝了窮苦學生的翻身率。
當然
就像速食餐的營養跟費用是成正比的,廉價的制(服)式罐頭教育,簡化了教與學的辛苦,也同樣減少教育的品質。

寫了一堆,除了要讚許
海倫·凱勒的堅持與努力外,主要是解釋靈學課程的學習困難,人們要有合理的認知與心理準備,才能減少學習的焦慮與急躁。

-- 蘇菲亞寫超心理(靈)學

#
蘇菲亞國際身心靈學校
#聊聊靈學教育的困境


再聊有關第三眼

posted Dec 13, 2020, 12:59 AM by Sophia Sophia   [ updated Dec 13, 2020, 7:27 PM ]


首先,先講講第三眼的共識定義。
第三眼是一般人說的-"松果體“。
松果體跟神秘學曖昧的牽了線,最有名的是笛卡爾René Descartes,但笛卡爾說的是: 
「我的觀點是這個腺體是靈魂最最重要的座位和我們所有想法形成的地方。我如此認為的理由是我除此之外無法找到大腦的其他部分不是成雙的。既然我們用一對眼睛來看一件物品、用一雙耳朵來聽一個聲音,而在瞬間從未同時有超過一個想法,這必然是從雙眼或雙耳以及其他地方進來的印象在靈魂細想之前就在身體的某個部位互相統合的結果。現在整顆頭中除了這個腺體外不可能找到任何這樣的地方了,此外它位於最可能適於這項用途的位置,也就是所有凹面的中央。而且它被將心靈帶入大腦的頸動脈小支流們所支持及環繞著。」[26] (1640年1月29日, AT III:19-20, CSMK 143)

那麼我們來看看
松果體的醫學真相吧。
松果體是人體因黑暗刺激產生褪黑素的地方,因為它回對光暗產生回應,因此它對晝夜節律, 與生物時間有關。
另外,
松果體在性成熟、冬眠、新陳代謝以及季節性繁殖上也有極重要的地位。
更有研究發現,當外部感官被關閉時,會使松果體分泌一種致幻化學物質——二甲基色胺(DMT),因此產生內部視覺。
會不會這就是造成人們所謂的第三眼的迷思呢?

先把
人類的思想當成為心像。當人類在應用心像時, fMRI所測腦內外側膝狀核和視覺皮層的V1區域會被激活。
當人類出體或有神識感時,fMRI所測激活主要是左側的,涉及左側輔助運動區和上,後上顳回,最後兩個與顳頂交界處重疊。
靈眼的生物學解釋,發生在大腦新皮層下方的部分,或是說發生在感知中心(如丘腦頂葉顳葉)所在處。

而松果體位於大腦的中心位置。 若從解剖學來說,松果體位於第三腦室後方,左右第四腦室中間,腦下垂體上方,下視丘下方。
與上面所談及的靈性或感知或心流意像等位置都不等同,功能更是大不相同。
即便現代科學已經證明了
松果體的功能與作用,人們還是要拿某些數千年前的認知為聖旨,那麼就辜負了現在文明進步的優勢了,實在可惜。然而松果體沒有任何靈學相關的功能嗎?也是有的,但跟人們預期的不同,就放進課堂裡解釋了。

最後要聊一下為何身心靈人認為兩眼之間就是第三眼?
東方的第三眼認知來自於宗教與神話。
東方的第三眼認知來自神秘學會。
無論哪種認知,都與靈眼有關,但靈眼不是眼,只是一種意識的型態。
因為這種”眼睛“的錯覺認知,就造成”靈眼“一定要在”肉眼“附近啦,不然就不叫”眼“了。
光這種認知,就有了很嚴重的框架效應,盲目追求被誤導的方向。

然後來一個小科普。
人們在練靈通力時,很容易兩眼間緊繃酸痛。
這件事很容易被誤會在練靈眼,因而覺得有練到哦。
其實這是因為”腦子“用力時,用到上頭部附近的肌肉所致。而上頭部開始有肌肉的地方,就是額頭
肌肉,其它叫做頭皮。頭皮沒有肌肉,所以不會有像額頭肌肉那樣的緊繃感。所以這個額頭,尤其是兩眼間的皺眉肌,就會很有感了。一般從小被洗腦這個位置應該有個第三眼,所以就深深相信這裡緊繃就是在練第三眼。但”靈眼“怎麼可能是”肉身化“的呢?

我們教靈通力時,都會回答同學們的疑問與解說背後機理。
每一個練習的設計都有它背後的道理與步驟的必要性,不會浪費時間做不必要的事。
對我來說,要不就是盡量做到每個步驟,要不就是盡量知道每個步驟的道理。
前者可以熟能生巧,後者可以減少失誤,兩者都各有重要。

我總是要為新同學們花一段時間解釋這些迷思。
但真的要花一段長時間才能調整掉那些根深地固的盲從,畢竟也花了幾十年來深深相信啊。
希望來學習的同學們把以前的信念先放到一旁,把來SBMSS學想的當成學新知識新技術,才能學得進新課成新觀念哦。

最後,這張人腦解剖圖,紅線標出的是
松果體。
它真的非常之小,要當成對準兩眼之間,成為兩眼間的第三眼,實在頗為吃力的。


-- 蘇菲亞看第三眼電影寫身心靈

#
蘇菲亞國際身心靈學校
#
聊聊有關第三眼


聊聊學習的事

posted Dec 9, 2020, 2:09 PM by Sophia Sophia   [ updated Dec 9, 2020, 4:53 PM ]


許多人覺得身心靈的課程,應該自然吸收,不要為難學習者。
這個觀點也沒有錯,但是站在“錢多時間多的休閒娛樂課”的角度適用而已。
我來聊聊有關學習的不一樣的看法。

先聊動機。
個人是支持“勤能補拙”的概念,動機就是進則“聰明+勤=無敵",退則“勤能補拙”的神器。
許多人為了賺錢,去做很多自己不喜歡的事,也能暫時成功,但難以持久。
當動機磨損耗盡,或等不到結果,動機就會變得軟弱無力了。
動機是意願,是動力;沒油了,也就走不遠了。

學習需要專注力+消化吸收力+固化力。
專注力+消化吸收力+固化力都非常消耗腦力,如果不養成習慣或有健康虞慮者,就會懶得動腦子。
單向學習者,就像請人幫忙運動手腳,被動學習與被動運動,都叫做無效學習。
如果只是為了應付考試或成績,也屬於被動學習,考完就忘光了。
這是為何現代領導者都認清了 - 證照學歷都不能代表能力。
自此,能力褂帥的時代崛起了。

專注力是製造自己腦子能夠吸收的資訊產物,固化力則是長期儲藏的能力。
如果讀到了讀懂了,卻缺少消化吸收的過程,那麼東西就仍待在”暫時倉庫(海馬迴)",等候“消化吸收與固化”的處理。後面有外來新刺激要時,就會把暫存記憶庫中未處理的前資料踢出去。讀到了讀懂了了半天,沒有消化吸收與固化,就仍然無所收穫。這是許多學習者氣餒的事,都覺得老師沒有教好,沒能讓學生”願意“讀進大腦裡。真相其實是學習者沒有掌握好學習的方法,讀書真的是個人私事,成人之後,老師只需要負責提供足夠的文明資訊與傳道授業解惑而已。

這就像肉身進食的事,老師提供食物(食物是否營養是另一回事),但吃進食物,消化吸收為己所用,是個人的事。學習也是精神糧食,挑食或食物是否營養是另一回事,但吃進學習的內容,消化吸收為己所用,是個人的事。

兒少的填鴨式教育唯一好處,是擴充記憶庫空間的最好年紀,但缺少應用的彈性,這是在”吸收-固化的過程之後的事
應用的法則則存在額葉文明腦,所以如果不去經常應用,這些神經連結也會被勤儉持家的大腦刪剪掉了。
這也是李小龍的名言: “我不怕一個人有1000種門派,只怕一個人把一個功法練1000遍。”
也就是,”樣樣通樣樣鬆“,這句話背後的確有很強的醫學根據的。
所以我很少去關注一個人的證照或學歷,最多在乎的是他在一個專業領域有多努力,多持久或有多少能力。

我本身有成人教育的學歷背景,熱愛教育也在教育領域耕耘了20多年至今。
喜歡解說也經常鼓勵同學們如何學習,如何學問,如何學答。
發現許多亞洲學習者的學習習慣有個通識:
1. 不喜歡當眾問我問題。
2. 不喜歡當眾發問。
3. 不善長抓重點,最好給我一字不漏印好的講義。
4. 考前畫要考的講義內容就好。
5. 最好上完課就畢業,別考試了。
6. 別管”應用“是什麼?我會照做的很好。
7. 學完一段短時間,就只剩標題沒有內容了。
如果以上7項中了5個,就要思考調整學習習慣了。

要思考調整學習習慣,這句話不是對錯的事,而是要找到適合自己的學習方式。
否則所有學習都將徒勞無效,只是花錢買一兩年後就過時的證照和學歷了。
如果只是為了炫耀就算了,否則人們會對這些證照和學歷的持有者有所期望。
人們喜歡在修課前計算投資報酬率,但若是自己不去應用,投資報酬率等於0。
有能力擁有證照和學歷,真的不如有能力好好將所學善用。

都說要終生學習,但學習從來就不是一件簡單的事。
我剛到美國,在學校第一個正式上的課,就是“如何學習課”哩。
這個在2021年也要正式加進SBMSS學院的新生訓練課裡了。

最後,為何身心靈課程要有這個“辛苦學習”的視角? 學習的辛苦過程,應該是主動健腦的過程。若是為了殺時間而學習,學到的也是打發時間後就沒有了的事了。 所以目地動機應用和學習力,決定了投資報酬率。

-- 蘇菲亞寫身心靈

#蘇菲亞國際身心靈學校
#聊聊學習的事

1-10 of 4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