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菲亞文章區

    
   
  
   

#蘇菲亞國際身心靈學校 /小書城集文區(付費) 。

親子合約大不易

posted May 3, 2021, 6:03 PM by Sophia Sophia   [ updated May 3, 2021, 6:33 PM ]


最近接到同學/校友/客戶的好消息! 辛苦懷孕收割卸貨了。
看見她在fb留言: "大學姐~小孩住好住滿的在今天出生了,謝謝。"
這短短一句話蘊藏多少的辛酸。

還記得2年前,有次晚上下了課,趁興帶同學們去逛某夜市。
那夜市旁有座很大的宮廟,路過時突然收到召喚,我便帶學生轉進宮廟。
宮廟外面很大,一踏進去幾乎可以迷路,數不清有多少的神像,當然全是我不認識的大神們。
我帶同學東拐西怪直達那間”隔間“,裡面還是坐了一些大小神像吧~
我確認了訊息後,望望身邊的三位女同學問道:"有個很重要的親子合約,有誰要拿?“
兩位hk同學默默走出隔間廟堂,我看著眼前可愛的T,她微笑的說:”我拿了。“
這件事就這樣過去了。

隔月,T寄來一個懷孕棒似有似無的照片來。
我建議她去找醫師檢查,一來二往的折騰幾次,才確定她真的懷孕了。
大家都很高興,自然包括我了,但誰也沒想到這竟是一場惡夢的開始。

2019年正值天下大亂,HK香港百萬人社運,澳洲世紀惡火,世紀新冠疫情開始。
T這胎懷的辛苦萬分,嚴重的妊娠劇吐症,甲亢,子癲前症高風險。吐到體重直直掉,頻頻跑急診,內環境已經不適合胎兒了。
最後
小孩確診唐氏症和水腦,懷孕第22週(1月2日)引產拿掉了。

T辛辛苦苦慢慢的把身體養回來。
我們也談了一下,我說孩子還會再回來,你還要嗎?
T的答覆是肯定的,我心中感嘆母愛的強大。

2020年的同一時間,T果然又懷孕了。
兩胎的懷孕時間差不多,兩胎的預產期只差14天。
T來開諮商和生命藍圖問我,這胎性別?懷孕能成功嗎?會順產還是剖腹產?。。
我一一回了,雖然看她上次懷孕差點賠掉一條命,自己也沒有十分的把握。
但是孩子的確還是上一胎的那位,真是很難生的孩子啊~

換一個肉身,這孩子果然乖乖待在媽媽肚中,平安的渡過妊娠期。時間到了,也乖乖順產出生。
心中默默感謝醫師和T決定把上一胎不健康的肉身拿掉,才有機會保住這一胎肉身健康的本錢,三嬴的機會。
我望著照片,超大的耳朵,超多的頭髮,明顯的雙眼皮,深邃的人中,早熟的神情。。靜靜的睜眼看著四週。
一時間慶幸這個孩子終於平安的走過第一關,他將有一個對世人很重要的經歷。
這是一個會令父母驕傲,並成為許多人的貴人的生命藍圖!

回首整起事件竟耗了兩年才完成第一步,感嘆時間飛快。
也為T的辛苦與勇敢敬佩,為母則強,但絕非理所當然。
母親也是人家女兒,也是誰人閨蜜,也是某人的賢妻,也有自己的心念與靈魂。
馬上要母親節了,謝謝你們的付出,祝天下母親平安快樂!

-- 蘇菲亞寫身心靈

#
蘇菲亞國際身心靈學校
#親子合約大不易

Monument Valley儀式行

posted Apr 25, 2021, 9:20 PM by Sophia Sophia   [ updated Apr 26, 2021, 1:53 AM ]

    
(右上是最有名的petroglyph of Kokopelli,吹長笛的生育之神。)


 
此次Monument Valley儀式行一共做三場儀式與課程,儀式超乎順利,但課程因為網路問題,真是驚險萬分。
估且從頭說起吧。

前幾日,一大早就興沖沖出門,載了一車的傢私。
一路飛快開了5個多小時的車,終於進入Monument Valley的地域範圍。
Monument Valley是科羅拉多高原的一部分。谷底海拔在5,000到6,000英尺(1,500到1,800 m)之間。山谷佔地約92,000英畝(約等於375平方公里)。其中最早的已知人類居民是Anasazi印第安人,他們於3200年前就定居於此,如今仍然可見他們留下的象形文字。如今Monument Valley是那瓦霍族Navajo Nation是美國最大的印第安部落之一的保留區。整個375平方公里(約等於1/3個香港的土地面積)只有900名居住人口。山谷的鮮紅色來自風化粉砂岩中暴露的氧化鐵。山谷中較深的藍灰色岩石由氧化錳製成。天然渾成的磁場,產生特殊的身感。

一路可以看見各種截然不同的風景。
 這是有沙塵籠罩的景象。
 這是高山積雪的景象。

 這是路邊隨便放牧的景象。

 然後就到了被稱為在地球上最像火星有著"Eye of the Sun"的山谷。

 這是以鷹眼裊瞰部份的山谷景象,真的很像火星。

 
總之,最後到了一棟在高山上的獨棟木屋。
前院,就是遠眺那座因為新冠疫情被關掉的Monument Valley。

      

從白天到入夜,我們艱難的在網路訊號不佳的情況下上課。
因為偏遠網路”想當然爾“的訊號不佳,我覺得自己幾乎用大喊的聲音在上課,很怕自己的聲音都已經傳遍整座山谷了同學們還是聽不到。第一次意識到自己對於不能任性上網,有強烈癮頭依賴症候,心理幾乎要崩潰了。
幸好同學們都很鎮定,似乎只有我的內心滿是波濤洶湧的顛沛流離,不知道戒斷癮的折磨了幾回。

因此每每有休息的空檔,總要衝到外面,坐在斑紅色的石階上眺望遠方有若火星表面的紅色大地解渴解。
我也用手機視訊帶同學一起欣賞美景,這個已經不能稱做"景色”的畫面,千變萬化的色彩,隨時間轉變。
連月亮也是神奇的越夜越龐大,篝火總有奇妙的東西在火焰上盤轉吞吐。

這裡的能量太獨特,晶瑩惕透的氣感稀薄,原以為Channeling能量不容易,沒想到反倒因沒有任何污染與干擾,難得幾乎同學們的指導靈屬按序逐個出現。原本我沒有預期在不熟悉的地方做channeling,也事先都告知這次不會轉達訊息,不料訊息幾乎是一傾而出。尤其是在馬不停蹄已經忙了20個鐘頭的我,竟然完全沒有疲憊感,精神大好。等到課程一結束,很現實的體力瞬間被打回原形,累到睜不開眼,立馬昏睡過去。隔日,整個身體冰冷到痛,典型的虛寒痛,這種能量病還是第一次遇到。只好立刻找專業healer做療程,同時把自己攤曬在赤紅的純陽土地上蒸烤一段時間,身體才暖回來。Healer說,“真是15分鐘內從一手摸了冰冷到暖起來。” 我嘿嘿笑道,“用中醫術語來辨證能量病,我大概是天下第一人了。”
這也是我第一次才上兩日課,覺得自己上得快起笑(瘋)了。

為何這次花這麼大的代價,在Monument Valley做這些儀式?
因為太想讓同學們也體驗這個能量的特殊性了,這是我走過大山大水自助旅行數年才發現的聖地。
我為了找能量地,特別搬到AZ,AZ在不同的地方,能量也各有獨特。
Monument Valley是私心喜愛的能量,覺得無以倫比的超黃金能量,而且蘊藏大量的神秘性。
所以這次狠下心,不計經費與時間的將一些大課課程與儀式搬來這裡進行。
偏偏,就是千算萬算偏偏漏算了網路這件事,明明火星上都有網路了的啊!

第三日一早,因為要開長途,洶湧的喝了三杯咖啡。
臨行,靜靜的享用這一刻。
回想過去三日,每一個當下,無論在短短10分鐘的奢侈休息,還是同學們遠在萬里之外的30分鐘午餐時間,還是入夜了的燈火寂寥滿天都是星星的聲音,還是凌晨幾分鐘的燦爛金光。。從正午的20度C到入夜的4度C,都是這個景,不蘊不藏,不生不滅,只有一個寂字靜色的各種幻化。恍若來過Monument Valley四遍都像是一場場的輪迴,每一次都百讀不厭倦。

 

說不出喜愛的是Monument Valley的聲色,還是對火星的緬懷,每一個角度,都是一片姿色。

   

離開了Monument Valley之前,在這裡穩穩的定了一個能量錨。
卡巴拉課程的晉升儀式還要連結回這裡的能量來進行,我細心的安置好後有許多安心。
這幾日有許多新的能量經驗,美印薩滿在這裡做了3000多年的儀式了,終於有機會走走他們的步道了。

感謝所有與我一起分享這幾日的同學們與師資,美麗與崩潰夾雜,科技與大自然穿梭。
這是一個複雜的經驗。

-- 蘇菲亞寫身心靈

#蘇菲亞國際身心靈學校
#Monument Valley儀式行

我要開靈眼&我要前世催眠

posted Apr 22, 2021, 5:53 PM by Sophia Sophia   [ updated Apr 28, 2021, 5:27 PM ]


不知聽過百次人們說要開靈眼,或者說他有靈眼靈聽之類。
東方神秘學粉絲也會追求靈眼,但對靈眼的認知有限,以為非得是有靈眼才能是靈媒。
許多人甚至把靈眼當成靈通人中的最高境界。

但是肉身靈眼並非人人皆可以開發的出來,必需吻合許多條件才行。
即便剛好能夠打開或開發出來,也是所有靈通力最難也最慢能夠掌握得好的能力。
為什麼?因為靈眼極容易跟想像力或幻象混肴在一起。
靈通力或通靈力應該要平常心看待,就像游泳或音樂能力,有天賦或肯勤練得當,也可以用這項專長謀生。
現在都2021年了,很難相信人們仍用2千年前的信徒看待靈通力或通靈力的方式,認為這些能力只能用來做慈善工作。

我經常要花很多時間解釋有關靈眼的事,但第一件事都從人們說-“我有靈眼”這四個字開始。
通常人們說-“我有肉眼”應該是指,像肉眼一樣的無時不刻的真確,而不是偶爾看得見,但經常看不見的事。
所以,“我有靈眼”也應該是一個無時不刻的真確,而不是偶爾看得見,但經常看不見的事。

我對於人們擁有靈眼沒有意見,既不會羨慕,也不會歧視。
因為對我來說,聽見人類擁有靈眼,就像聽見擁有肉眼一樣平常。
閉上眼試想,無論你有沒有肉眼,當有人跟你說-”我有肉眼“,聽者會不會覺得很奇怪呢?
所以很驚訝人們對靈眼的偏執,而且幾乎都求速成,只因為”聽說“幾乎所有靈眼能力,不是來自天生就是得自被ET或師傅打開的。人們擁有肉眼是為了生活方便,追求靈眼要做什麼呢?ET或師傅為啥要來打開一個人的靈眼呢?只是滿足人們的好奇心嗎?這是死後就能自然做到的事,在現實界就開了靈眼肯定是要付多於一筆錢的大代價的。
這種心態,真的是另人擔心。

最近還有人跟我聊起量子催眠做的前世催眠。
前世催眠大概是95%的催眠師都愛做的項目,但是催眠肯定專破孟婆湯的傳說了。
前世一定有,但與催眠所做的前生今世有許多的盲點。
首先,輪迴轉世絕對不是只有一條線性,光是平行宇宙與多維宇宙的轉世就講不清了的。
輪迴轉世也絕對不是在地球上像地縛靈地基主一樣,在人類的兩個線性文明內轉個沒完沒了。
輪迴轉世更不應該是帶著多少個不知哪來的前世記憶在人間進進出出。

我們在做催眠的年齡回溯時,可以回到(這一世)的童年去處理童年問題。
整個過程都很清楚,在年齡回溯處,處理的效應也可以完整帶回來。
如果用催眠帶回到前世,前世的人格不會帶回來嗎?

美國曾經有一位精神科醫師,因為用催眠帶回前世寫了一本暢銷書而聲名大噪。
但紅極一時之後就突然不見了,因為這些被做催眠的個案漸漸出現狀況。
我有一位樂團鍵盤手的好友,就因做了那位精神科醫師的催眠後帶回了上世的人格,漸漸兩個人格開始競爭這個肉身。這樣的結果肯定不是那位精神科醫師所預期的事。催眠前世的催眠必需進入很深很深的深度,這種需要約數月訓練的深度,是很輕易就可植入任何東西的腦波,任何暗示都會立即直接植入烙印。若真有前世經驗,怎麼可能全身而退,水過無痕的哭兩聲就沒事了?
若非這種深層催眠,淺層回溯催眠叫做”偽回溯“,要催到前世的故事叫做開玩笑的心理劇,安全無傷。
所有的催眠師都知道這些道理,有問題的是為何做前世催眠的個案竟沒有知的權力?

現代很多人喜歡冠上”量子“兩字,量子靈氣,量子催眠,量子療癒,量子。。。
網路上出現許多量子笑話:
量子糾纏不難理解:襪子成對出現。如果將一隻襪子放在左腳上,那麼這對襪子中的另一隻襪子會立即變成“右襪子”,無論它在宇宙中的位置如何。
-- 我不知道美國是量子選舉!選民可以通過觀察選舉來改變選舉結果!
-- 我喜歡學習量子計算!因為一半的時間沒有什麼可學習的。
-- 這個世界上有3種類型的人: 了解量子運作的人,不了解量子運作的人,以及那些同時了解和不了解量子運作的人。
-- 量子物理學和政治學有什麼區別?在政治領域,無論您如何衡量結果,結果都不會改變。
-- 我失去了我的量子計算機!我檢查了一下是否打開,現在不知道它在哪裡...
-- 一個人在解釋量子時間旅行的概念。他談到了如何不能操縱以前發生的事情,因為那是當前事件的發生方式。但是,由於量子不確定性,可能會改變發生的情況。所以過去又是過去又是未來?時間旅行尚且如此,有關量子催眠回到前世,肯定愛用“量子糾纏”理論來合理化其所冠用的“量子”兩字。但量子糾纏不是兩個沒有關係的粒子隨便就產生糾纏現象的,而是一個光子分成兩個各自能量對半的糾纏態,這跟催眠有何關係?催眠量子的不確定性與量子無限小的部份又在哪裡啊?

再來,現代的ET故事滿天飛到讓人煩悶。
好像不談靈眼,不談ET高我高維或銀河光行戰士星際之子或者輪迴時光旅行,就不是時尚身心靈人了。
這裡不是否定這些內容,只是尋思如果一個人的知識都是來自網路,又如何能夠憑藉這些網路知識來分辨其間的真假含量?

開靈眼和前世輪迴,這兩件事大概是最容易賺錢的兩種商機。
這世上真的有人有心病,就需要心藥來醫。例如荷蘭有座失智老人鎮,除了失智老人外,所有全鎮的鎮民都是醫療工作與照護人員假扮。這種錢賺得理所當然的三贏 - 醫療單位贏,失智病人贏,家屬安心嬴。
所以如果有想要 - 開靈眼和前世輪迴 - 的市場,自然有人販售這兩種靈學商品,怎能怪誰騙誰呢?
我自己花了很長一段時間才學習到這個道理,原來沒明說真相並不代表欺騙,有人要買“希望”,就有人會販賣“希望”。
而”希望“原本就不是落實的事,它距離彰顯還有一段距離。

我要開靈眼&我要前世催眠,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這就像 - 我要成為周杰倫&我要成億萬富翁,要複製成功不是不能,而是只有極少數人能複製巨大的成功
其中問題不只在能不能,或如何能夠,而是你有多想要這個成功?這個實踐的關鍵在於”有多想多想多想要“,才能決定了有多少有多少有多實踐與彰顯的機率。
至於為何有人覺得只要想想就能夠擁有?這點,我覺得得與失是公平的。

-- 蘇菲亞寫超心理學

#蘇菲亞國際身心靈學校
#我要開靈眼&我要前世催眠


三聊-我是誰

posted Apr 19, 2021, 3:10 PM by Sophia Sophia


常常聽到一些演員演戲入戲太深,戲殺青後經常要花些時間才能回歸正常。

一般人每天在不同角色中轉換,例如在職場扮演職場角色,交通時間要扮演路人角色,回家要扮演家人(父母子女婆媳伴侶等)或室友角色。難得獨處時還要扮演手機上社團份子的角色,大概只有到睡覺時候才能放心做自己。
長久下來,究竟自己是誰呢?

總以為賺很多錢可以買進身心健康,
總以為做很多事就是生命的存在價實,
總以為每日付出12小時的代價可以換來舒適安心的生活,
總以為這一切都是為了自己。真的嗎?

這件事是非常細思極恐的。
人們從小是在父母望子女成龍鳳的角度下培養長大的,
在學校是在師長讀好書有好成績與/或表現下培養的,
出社會後是為了薪水或/與工作優良表現而努力進修培養的,
人際關係上是為了外界的肯定或/與掌聲而增添新的本事,
成家之後是為了自己創造的新家庭的每個成員而奮鬥培養的,
退休後終於有了自己的時間,忽然發覺一輩子為了外界而努力,沒有為真正的自己做些什麼。
等到真的想為內在自己做點什麼的時候,才發現不知道自己倒底要什麼?

我是誰?這是許多人在尋找的答案。
這是永遠沒有答案的問題,因為它隨時並永遠在改變中。

當一個人在水泥叢林裡被瓜分成太多碎片,剩下能屬於自己的竟是最卑微的一小片。
這個時候,人們將找不到自己,輕飄飄的自己將惦不到自己存在的重量。
於是人們四處尋找,從前世,從它人口中或從一些簡陋的心理測試,從外界對自己的肯定或需要,來認識自己,以確定自己存在的一些碎片證據。但是以上仍然無法滿足seeker的答案。

當人們在對它人做自我介紹時的在世簡歷,是自認最能代表自己是誰的簡介。
撇開做假簡歷不談,這大概是最能讓陌生人認識自己社會角色在扮誰的一份介紹。
無論人們如何組合各種角色,始終缺少了一片,這一片就是”沒有人看見“的那個自己。
當人們獨處的時間越少,這一片拼圖就越小。不幸的是,這一片正是人們口中的靈魂。

近世流行啃老的宅男女,日本甚至有一位啃老70年的哲學家前田良久。
前田良久說了一句話: 有人的地方才叫人間。
這樣的獨處,是找到自己了嗎?
是的。但是不是期望中的自己,就見仁見智了。

以前田良久為例。
他大半生的物質生活算是富裕的,不必工作的坐吃山空。
他在自己的選擇下,獨處了一輩子。至於是否滿意自己的選擇走完這一生,只有他自己知道,或許答案也是不定的。然而前田良久的故事在最後出現了不同的章節,前田良久的事被媒體揭露之後,開始有年青人來拜訪,經常有人來聊天,前田良久就漸漸養成了整理家裡以招待客人。如此他就走出了“都市隱士”的身份,進入他所說的-在人之間的人間。

在”人間“行走,大部分的人類也隨著人際關係的複雜度,開始將自我一點一點的分出去。然而,也有一種說法,叫做在入世修行。所以無論是隱居還是入世,人們都應可以以不同的方式來進化靈性,只要滿足一個前提-有意識在進化一事上面。否則,就只是原地待著或打轉而已。

大部分人們尋找的自己,幾乎都在尋找一個入世成功者的原型。
這個原型似乎為人間失意的人們帶來一絲希望,或者一個方向。
這個原型寸步不離的隨人們的出生伴隨到臨終,等待著能夠被彰顯。
這個原型,一般可以在生命藍圖顯而易見,大多數的人們入世都有自己的目的。

我是誰,這個問題有許多角度可以來聊。
有機會再找時間來聊天哦~

-- 蘇菲亞寫身心靈

#蘇菲亞國際身心靈學校
#三聊我是誰

"明天再做“是一個咒語也是一個催眠句

posted Mar 15, 2021, 2:53 PM by Sophia Sophia   [ updated Apr 29, 2021, 9:18 PM ]


前陣子想換掉依賴手遊和youtube當解壓的工具,便參加一個繪畫課。看到繪畫班的同學們,有幾個才學一年就非常厲害了。真是有好多鼓勵啊~請教之餘,原來是天天抽空畫個10分鐘也好,一點一點的累積成為習慣。
因重複養成了習慣,等於是實踐了一個植入的咒語,一個能力,一個改寫生命藍圖的催眠句。
重複養成了習慣,習慣養成能力,變成性格,性格決定命運。 這是眾所皆知的人間遊戲的法則之一。
那麼,人們每日的常規生活已有既定的習慣,有些是正面的,有些是有殺傷力的。
例如,"明天再做“,就經常成為拖延的不二法門。 "明天再做“這個念頭或藉口,用多了就成一
個咒語也是一個催眠句。 當一句"明天再做“的咒語,一個簡單的自我催眠重複再重複後就會深深植入潛意識,成為一個信念。
幾乎每一個人都可以夸夸而談信念的拔除或修改,有多麼不容易,因為它甚至可以從潛意識植入基因中。
要如何打破”魔咒“呢?這是催眠師最常遇到的挑戰之一。 一. 當一件事大到嚥不下時,分小口吃。 任何事都可以被拆解,從大到小,從多到少。 拆解的好處是: 1. 從大到小,可以增加成就感,成就感帶來鼓勵性。 2. 減量到自己能夠承擔的份量,認識自我的能力。 3. 增減和拆解,經常可以配合生活中其它突來得壓力事件做調整,不至於被額外的生活負擔打亂或中斷了腳步。 二. 當一件事小到嚥不下時,就要找出堵住的原因。
當一件事已經從大到小,從多到少的拆解了,還是吃不下來呢? 如果已經拆到最小了,還無法做到,就可能有其它原因造成拖延的問題。 1. 心理有某種原因造成排斥抗拒。 2. 已達自身對此事的耐受度。 3. 身心疲乏或生病了。 4. 還有其它事情壓在意願與能力之上,如經濟或人情壓力。 三. 尋求外界協助。 當出現自己無法解決問題時,就要尋找其它資源協助。 例如,人體只有40%-50%是屬於自己的,有50%-60%是各種微生物的組成。 人們的生活方式與飲食方式決定了要豢養哪些微生物,這些不同性質的微生物可以幫忙宿主,也可以大幫倒忙。 “拖延”有時候來自惡質的體內成員幫了倒忙而造成,例如腦霧,注意力不集中。 那麼就要尋求其它專業的協助,先改善非個人能夠掌握的問題。 當一個必需要解決的問題,拖延太久無法解決,就會形成重複植入的催眠句。 ”拖延“本身的”拖延“,會變成加乘的負面循環,一個一個結打在前一個結上,聚沙成塔,最後就變成了大問題。 一個問題也是從小累積成大,從少累積成多,從源頭累積成下游的現象。 正常來說,花多少力氣養出一個問題,就要花多少力氣(或者更多)來一一拆解。 但人們總覺得,花錢請人解決的問題都不是問題。表面看似乎不錯,但人們都忘了,快錢能夠解決的只有淺層浮現的現象。“源頭”這個東西,需要很長的時間尋找與破解。好消息是,這是為何這個世界需要”專家“,而專業也成為了顯學的原因。 ”拖延“,由小養成大的這條路上,一一出現許多不同的現象。 小現象在早期被乎視了,養成了大症狀,就有可能變成一種病態。要解決”拖延“這個問題,沒有一個單一公式可以應用,全憑知識與技術有多少。而”知識與技術“在不同的階段,就有不同的解決能力。無論是個人還是催眠師本身,都要量力而為,不要因拖延而擔誤了解決拖延的時機哦。
-- 蘇菲亞寫身心靈 #蘇菲亞國際身心靈學校

聊聊炫富的事

posted Mar 2, 2021, 11:20 PM by Sophia Sophia   [ updated Mar 2, 2021, 11:23 PM ]


前陣子有網友跟我談起他家小孩因炫富出事的事,搞得我這陣子看到炫富網照就很避免。其實原本我看炫富照是沒有啥感覺的,就像看游戲上癮新聞一樣,當成一個社會現象而已。
有網友跟我談到,家裡小孩(已經20多歲了)是如何維持在IG中的病態曬“偽炫富照”,以致於生活在又空虛痛苦又虛榮滿足之中,最終去看了精神科。這就引起了我的興趣,究竟炫富是心理問題還是精神問題?做媽的肯定是心理問題,但是孩子是怎麼從心理問題走上精神問題呢?
所以我前幾日轉貼幾個出狀況的網紅事件,這些人有的為名,有的為錢,有的為心理需要;搞垮了自己的身心健康,也搞垮了自己10年的人生。雖然一切可以重來,但代價實在慘重。然而為什麼有這麼嚴重的價值觀偏差,造成這麼多因真偽炫富而出事的事件?這個功課一定要入社會才能學會嗎?父母師長在人生成熟前扮演的角色與責任又是什麼?
現在年輕人“入社會”極早,很多在10多歲就涉入社會行為。真正受教育的是由陌生社會人士的言行社教,日夜教導出來。師長根本談不上有多少篩選之心,或者是防杜之力。一些成人在社會上四處炫富,很快就會造成心理不成熟下一代的價值觀偏差,繼而有了一個言行偏差的人生。這是非常令人心痛的事。
我在精神科的醫療朋友們也說,精神科病患已年輕化,和鬼神化(這個以後再說)。年紀輕輕就要經歷精神治療,是非常心痛的事。呼籲炫富的成人們能夠先自我約束,畢竟你們有真材實料炫富不成問題,但沒有本錢的年輕人很容易就會陷入金錢陷阱中。見到一個個年輕網紅跌進迷幻人生裡,想複製炫富帶來的美好,卻因只有一個空殼無以為繼而精神崩潰。
朋友問我會不會敵富?當然不會。
我甚至喜歡看一些youtube的頻道-如窮奢極侈,專門分享富人生活。很簡單的,就是欣賞不同人生,而且都是很正常的富人生活。我自己也有一些富人朋友,看他她們晒生活照也是很正常的富人生活。
炫富與正常富人生活有何不同?
如果不會區分,恐怕就要小心了。
炫富,真的是一種心理問題或精神問題。
對一些年輕人或兒少,就算自己沒有炫富言行,也要注意他她們成為炫富粉絲,因為那是蘊釀成型的入門磚了。
-- 蘇菲亞人間小筆記

聊聊有關精油冷門但要命的注意事項

posted Feb 16, 2021, 9:10 PM by Sophia Sophia   [ updated Feb 16, 2021, 9:14 PM ]


精油已成時勢的一部分,我也已經寫了很多精油文章,但精油領域還是有些被忽視的弱勢族群。
這裡來寫點精油的冷門,包括老年,幼兒,孕婦,貓狗的精油注意事項。

精油的優點,包括:
1. 心情舒暢
2. 促進放鬆和福祉
3. 減輕壓力和神經緊張
4. 刺激您的自然免疫系統
5. 緩解肌肉緊張並促進血液循環
然而,若已患有疾病,年老,懷孕或正在考慮與孩子一起使用精油,那麼在嘗試任何新方法之前,值得尋求醫療建議。
換句話說,如果進入用精油做治療或療癒的領域,就要自我對話道德與專業的審視了。

[引起光敏感性得精油]
根據NAHA的說法,光敏油包括: 佛手柑,橙子,Citrus limon,葡萄柚,酸橙皮,當歸根(Angelica archangelica),小茴香(Cuminum cyminum),Citrus medica,Citrus aurantium和rue。 (芸香)。以上是一些例子,它們都會引起光敏性,如果在日曬前使用,極可能會造成嚴重曬傷。

[每種精油都有利有弊]
例如一個2013的研究,涉及34位經歷尿失禁的女性參加實驗,表明鼠尾草是降低血壓有效。
在這項研究中,鼠尾草精油降低了參與者進行尿流動力學檢查時的心率。
重要的是要注意,鼠尾草油中含有一種叫做丁香酮的化合物,它可能會增加高血壓。

再例如,阿扎羅(Azzaro)指出,冬青雖然很常見,但“由於它含有水楊酸甲酯,因此對於那些使用血液稀釋藥物或服用大量阿司匹林的人來說是禁忌的。” 一項研究得出的結論是,“由於可能存在藥草相互作用,應避免同時食用茴香[精油]製劑和作用於[中樞神經系統]的藥物”。
這說明了每一種草本精油就像濃縮的中藥一樣,有療效也有副作用或禁忌慎。

[常用精油和警告的例子]
■鼠尾草(Salvia sclarea):用作解痙劑,壯陽藥,鬆弛劑;用於防止月經來潮,焦慮,壓力和分娩痛。在懷孕的最後階段不建議孕婦使用,因為它可能會引起宮縮。
■桉樹(Eucalyptus globulus):用作祛痰劑,減充血劑,賦能劑,“頭腦更清澈”;用於預防支氣管炎,感冒和流感。不建議2歲以下的兒童使用。桉樹油可能會降低肝臟處理某些藥物的速度。
■桉樹(Eucalyptus radiata):用作祛痰藥和抗病毒藥,可預防兒童的感冒,流感和呼吸道充血。桉樹油可能會降低肝臟處理藥物的速度。 如果您正在服用藥物,請在使用這種芳香油之前諮詢醫生。它可能會導致某些用於癲癇發作,發作性睡病和注意力不足過動症的藥物效果較差,並可能引發哮喘發作。
■檸檬(Citrus limon):用作抗病毒劑,清潔劑,提神劑和排毒劑。2014年的一項研究表明,在棉球上的載體油中吸入檸檬精油可緩解妊娠相關的噁心和嘔吐。根據蒂瑟蘭德研究所的說法,檸檬油的濃度應不超過2%,以避免光毒性。
■檸檬草(Cymbopogon citratus):用作清潔劑,抗病毒劑,抗菌劑和驅蟲劑。濃度應低以避免光毒性。
■薄荷(薄荷):用作止痛劑,賦能劑,解痙劑;對噁心和偏頭痛有用。不建議用於31個月以下的兒童,未經稀釋的局部用藥或腸溶衣劑型以外的口服。切勿在嬰兒或小孩身上使用,因為它會導致危及生命的呼吸問題。
佛手柑 - 手柑通常用作天然防腐劑,是使皮膚對陽光特別敏感的最大罪魁禍首。即使將其稀釋後,也要避免在皮膚上使用陽光12小時。
肉桂皮 - 有時用於洗髮水和乳液中,它也會刺激皮膚。季節性過敏的人對它的反應較差,建議避免使用。

[懷孕,分娩和母乳喂養期間避免]
美國國家整體香薰協會(NAHA)建議在懷孕,分娩和母乳喂養期間避免以下精油:
■八角茴香(Pimpinella anisum)
■羅勒化學型雌蕊(Ocimum basilicum)
■樺木
■樟腦(Cinnamomum camphora)
■牛膝草(Hyssopus officinalis)
■艾蒿
■香菜種子或葉子
■Pennyroyal
■鼠尾草(Salvia officinalis)
■艾菊
■龍蒿
■崖柏(Thuja occidentalis)
■冬青(Gaultheria procumbens)
■艾草

[精油對寵物貓的使用警告]
已有的研究表明,精油對貓有毒,無論是內部服用,應用於皮膚還是簡單地吸入。暴露會導致嚴重的肝損傷,肝衰竭,呼吸衰竭,癲癇發作甚至死亡。貓缺少特定的酶,這些酶無法正確處理精油(特別是酚)中​​發現的各種化合物(稱為“葡萄糖核苷化”)。酚類化合物天然存在於植物中,並高度濃縮在精油中,使肝臟最容易發生器官衰竭。
以下精油對貓有毒:
肉桂油
柑橘油
丁香油
桉樹油
甜樺樹油
薄荷油
薄荷油
松油
茶樹油
冬青
依蘭

[精油對寵物狗的使用警告]
對於我們的犬友,有毒精油包括:
薄荷油
松油
茶樹油
冬青油
肉桂油
柑橘油
薄荷油
甜樺樹油
依蘭

[寵物精油中毒的常見症狀]
流鼻水或眼睛
嘴唇,牙齦或皮膚發紅
嘔吐和流口水
呼吸困難或喘氣;咳嗽或喘息
嗜睡,震顫或搖晃
低心率
體溫低

[精油對兒童的使用警告]
國家首都毒物中心說:“皮膚薄,肝臟不成熟的孩子比成年人更容易受到毒性影響。” “取決於精油的製備方式,其他成分可能會產生毒性;這些製劑[可能]含有其他有毒的油或酒精。” 洛佩茲說,毒藥中心最新的通話量數據顯示,在過去的12個月中,有超過639次關於精油的通話。兒童特別容易受到傷害。少至2mL(少於半茶匙)的桉樹油會導致嬰兒中毒。在澳洲
毒性症狀包括:
嗜睡,緩慢/淺呼吸,昏迷(大量攝入後)
癲癇發作
持續咳嗽,作嘔/窒息,呼吸急促,喘息
噁心,嘔吐或腹瀉
皮膚刺激(皮膚接觸)
眼睛發紅,刺激或疼痛(眼睛暴露)。

[精油對老人的使用警告]
老人的精油用量要減半
小心誤食過量或不當精油
老人多有疾病,注意精油(濃縮中藥)與日常用藥的交互作用


我個人不是精油專業,
如果以上資料對你是簡單的常識,那麼祝福你在精油領域再更上一層樓。
我雖然不是精油專業,但剛好是中草藥師,對於濃縮草本植物的藥性有些敏感度。
希望人們能夠小心與平安的使用精油,尤其是自身或身邊有老小孕婦與病患。

-- 蘇菲亞寫身心靈

#
蘇菲亞國際身心靈學校
#有關精油冷門但要命的注意事項

機會來了!

posted Feb 1, 2021, 2:18 PM by Sophia Sophia



人們被教導-機會是留給準備好的人。
但是從來沒有人告訴我們,這句話的真實用意是把一群人捆綁在一個機會裡面撕殺的血流成河。 ”機會“是折疊起來的一件事。 曬在表面的是上面所寫的 - 機會是留給準備好的人。 所以自己要準備好如何辨識機會來了,如何競爭機會的機會。 這種機會適合一般普羅大眾。如有可行的工作機會出現。 打開第一個折疊,便是-機會有好有壞。 好機會,有好機會的代價和爭取的功課。 壞機會,可以逃避,也可以學習如何逆轉勝。 這種機會很常見,如有出國機會。 打開第二個折疊,便是-機會不一定等得到時就主動尋找機會。 主動尋找機會,就是爭取它人手中的機會。 有的需要站在巨人的肩上拿到,有的則在它人釋出機會時主動追求。 例如,轉換職位。 打開第三個折疊,便是-創造機會。 創造機會者,可以是個人為自己創造機會,也可以是它人為自己創造機會。 這種機會比較貼身,也是量身訂做或者無中生有的為多。 通常可以見到父母為子女創造機會,或個人提出新方案。 打開第四個折疊,便是-提供機會。 提供機會者,並不一定都是大人物,許多人們其實都在做提供機會的事。 例如社工或人事部門為客戶提供工作機會,醫療人士為病患提供康復機會,甚至生存機會。 老師可以為差生提供就學機會,監獄可以為闖禍的百姓提供更生機會,眾生為無業遊民提供衣食等等。
人們不知不覺的成為它人好的機會提供者,這是人類一個很珍貴的能力。 機會,是轉變的一個契機,又稱轉機。 人人都有能力得到或提供不同的轉機,這些都可稱為奇點。 當人們卡在一個十字路口,或者卡在一個動彈不得的瓶頸中時,不妨想想“機會”這個奇招。 每個人都值得第二個機會,即便機會是如此的珍貴。 常常看見有人得到難得的機會時,都替他們高興與感動。 例如家暴的離婚婦,或是政治迫害的國際難民,或者窮鄉僻壤的留鄉兒童,或是流落街頭的遊民,或是死裡逃生的病患,或是金盆洗手的浪子女。。。等等。因為不是人人都可以擁有機會,當獲得了機會後,也要學習珍惜與重生。學習把過去的不幸化為重生的力量,不要再讓自己有了重生的新衣新生活,卻仍保有舊日的內在,心態仍待在過去式中。 當時代不一樣了,心也要跟進成長。 -- 蘇菲亞寫身心靈 #蘇菲亞國際身心靈學校 #機會來了

聊聊我適合走入醫學路嗎?

posted Jan 23, 2021, 1:49 PM by Sophia Sophia


許多人有極佳的懸壺濟世的初衷,但很少人真正探討自己想走的路。
一般社會上的專業路徑都很短,訓練過程只要1~3年就可出師就業,大多一頭鑽進不喜歡了再出走就好。
醫學與航太這類領域,不能光靠衝動或一時喜歡,而是真要有熱誠才能走穩。

中西醫學科系台美很不相同。
台灣從大學讀起,所以歧視學士後。要讀5中-7西-10西年。
美國都是學士後,因為認為學士後心智才夠成熟。要讀4年。
所以美國的醫學院人才濟濟,有的彈了20年鋼琴,有的當了15年大廚,文科背景的比例占了95%。

知道了背景跟學醫沒有關係後,頓時了解了這原本應該是人人有機會的事。
在亞洲的醫學路是被政府操控設計的,目的也許是為了保護所謂的菁英與優生學的納粹主義。(笑)
那麼,要什麼條件的人們適合走醫學路呢?

中西醫學路可略分有三條:
1. 學院路徑 - 大約平均4美-5台-10美台年。
2. 師帶徒路徑 - 看情況與看學多少,2-20年的都有。
3. 自學 - 終生。

因為醫學路的選擇很多,那麼自己要如何選擇?
先談一件事,認真自問學醫的動機: 我為何要走醫學路?為謀生?為名份?為需要?還是為了有使命感?單純興趣?
以上的每一個答案,都可以是轉變選擇或決定路徑的關鍵。
然而,對我來說還有一個很重要的關鍵問題: 有多想要?

我相信,如果真的想要,會想盡辦法做到它。
無論什麼理由,這個”想要“的熱誠,就像車子的燃料,可以載送人們到目的地。

然而,大部分人的熱誠會隨時日或新鮮感或內外環境的磨損而耗盡。
那麼如何知道自己適合投資大量金錢與時間呢?就是先沙盤演練看看。
例如,大家都愛看怪醫秦博士和醫龍,夢想自己也能像主角一樣憑藉精湛外科醫術,有個多采多姿的人生。
那麼,可以試看看一週7日每日只睡3小時,其它時間都在k書。
或者,試試一週7日每日戴著口罩,站著K書10小時。
但要有心理準備,這是要5年抗戰的事。如果都能夠接受,就是“體力”和“想要”都到位了。

最後,有了學醫的動機(目標)與動力(多想要)之後,來談談條件(資源)。
因為競爭醫學教育的人數眾多,難免激烈,不能名列前茅很難敲開醫學大門。
所以第一條件自然是 - 可以讀書,會讀書,有強烈願意讀好書。
2. 經濟條件足夠,否則學貸要扛好幾年,會打歪初衷。
3. 體力要經得起折磨個4中~10年西,這是比軍人還操的行業。軍人叫鍛練,醫學叫無健康導向的折磨。
4. 學無止盡的年復一年,所以要確認這是自己喜歡的行業。

以上,大概就是舉例走西醫學院派路徑的準備。
有沒有例外?所謂打混的醫學院也是有的,把上面的努力扣掉9/10,打混醫學院也需1/10的努力。
但是打混唸醫學院要做什麼呢?畢業後敢開業就是為了名利,人生吸孽毒。何苦?

那麼中醫學院派路徑呢?
1. 美國中醫3-4年,台灣中醫4-5年。
2. 沒有體力折磨的問題,費用比西醫低很多,考照率65%美-85%台。

師帶徒或家族路徑?
1. 西醫無人師帶徒,中醫約占5%。
2. 考照: 西醫無,中醫10%。
3. 因師帶徒或家族而進入醫療產業: 西醫10%,中醫20%。
4. 經費: 比學院路徑低很多。

自學路徑?
1. 西醫無人自學,中醫自學人占90%。
2. 考照: 西醫無,中醫無。
3. 醫療產業: 西醫無,中醫無。
4. 經費: 最低。每年平均約2-3萬買書和四處打游擊聽課學費。 

讀到這裡,就明白醫學路徑不是一般1-2年專業的投資。
對一般1-2年專業的投資而言,也是一般享用1-2年的成果後,就要再投資提升或轉型了。
它的優點是: 風險小,經歷2-4年夠了或職業疲乏了就可以轉換跑道。
它的缺點是: 收割有限,專業不穩定,頻頻轉換跑道很難建立穩定的人脈與資源。
而醫學路徑投資的優缺點,就是短期專業投資的相反。

全世界的西醫學路都不好走,有多少醫學畢業後就業醫療工作?
中國每年約有80萬西醫學畢業生,只有2萬人當醫師。
台灣西醫學畢業生畢業後,有80%-90%當醫師。
美國西
醫學畢業生畢業後,有65%-93%當醫師。

這裡是回答網友來問的email。
對於SBMSS的中醫課程,只有6-12個月,真的是一般1-2年專業投資的最低標。
SBMSS的中醫課程設計,橫跨了學院派內容+師帶徒的教學+自學的規範。
要成為中醫專業仍有一段路要走,但是新時代的新課程崛起,是絕對有實質意義的投資。
如果傳統單一學院派,
師帶徒和自學路徑,都不適合自己,可以來試試我們的新路徑。

其它參考文章,這個主題實在寫很夠了哦。
1. 
循證中醫vs傳統中醫
2. 如何跨進中醫之門 (文長)
3. 如何自學中醫
4. 學中醫不開診,還能做什麼?
5. 學中醫只能開診所嗎?從醫聖張仲景聊起。 
6. 認識中醫路
7. 這樣學中醫最快效 
8. 
中醫針刺非按揉能取替的奧秘 
9. 
重磅炸彈:中國小學五年級開始學中醫! 

-- 蘇菲亞寫身心靈的身

#蘇菲亞國際身心靈學校
#
我適合走入醫學路嗎?


從黑水(Dark Water)一片談起合約者

posted Jan 16, 2021, 2:25 PM by Sophia Sophia   [ updated Jan 16, 2021, 2:29 PM ]


黑水(Dark Water)是由Todd Haynes執導的2019年美國法律電影。講的是一位美國的環境律師Bilott花了二十多年的時間對杜邦企業(DuPont)製造出來的危險化學品全氟辛酸(PFOA)和全氟辛烷磺酸(PFOS)的傾銷訴訟進行了訴訟的故事。這類故事的電影極少,最成功的票房也只有2300萬美元而已。
但這類故事卻是最影響人類日常生活的健康,它們在不知不覺的毀滅人類。

看完這部壓抑到不行的電影,心裡有太多的感慨。
感慨有Bilott這樣孤獨又倔強的鬥士,花了20多年的時間,獨自與大敵杜邦集團對峙著。
在他人生中最強壯的20年,全部用在了幾乎沒有成功機會的戰疫上面,只為了一個挽救人類的使命感。
這20年中,所有的人,包括了大量為杜邦集團工作的受害鎮民,受害者還幫忙對抗來拯救自己的Bilott,只為了杜邦集團的薪水能提供他們即使的生活費。
這是多麼可悲的事?當大多數人們的眼界只有眼前的溫飽時,他們是看不到日後更悲慘的下場。

這種事不會只發生在20~30年前,當時的人們的教育程度低下。
現在的知識份子大增,但是加害人的教育程度也會更增。

當我看到黑水(Dark Water)片中提到,找不到優秀的化學家來為Bilott方做證的原因是,所有優秀的化學家都早已為杜邦企業工作了。
這些優秀的化學家們難道不知道自己的東家在做不道德又危險的事嗎?杜邦產品的終端用戶們不知道自己在使用的是有害人類的產品嗎?
人們應該全部都知道,當然都知道的。

這就像人們喜愛不健康的食物,包括我自己,但在吃進不健康的食物時,腦中就自然屏蔽掉這個救命的警戒。
那些食品工程師努力調製出複雜配方:既能夠高度挑逗味蕾,又不含有獨特、過分的單一味道而使大腦釋放抑制信號的食物或飲料。
Steven Witherly(史蒂文•威瑟理)是一名專門研究食品科學家,他研究是什麼使某些食物比較美味、且容易令人上癮。他的結論是有兩種因素會讓人體驗愉悅。(一)口感氣味會引誘大腦犯罪(二)完美結合會刺激人吃下更多。

至此,有沒有人研究為何人們會心甘情願的幫罪惡工作,一如人們心甘情願的幫邪惡食品來恢蔑健康。
也許有的,答案也許人們跟幫邪惡食品來恢蔑健康類似,就是人們會心甘情願的幫罪惡工作,有既得利益可得。
所以,這些既是受害者,也因此加入加害人的行列,為了某些利益,屏蔽掉道德的警戒。

講了這一大堆,那麼像Bilott這樣的勇士,又是什麼原因讓他不顧一切的抗爭呢?
這個,暫時就只能用“使命者或合約者”來解釋了。
有一小群人,會站出來做一些旁人做不到的事,這不是超能力,而是超毅志力,這就是使命感。
合約者能夠做到的事,不一定成功,因為一件大事也許需要10位合約者共同或接力的努力而成。
這一件事,也許在剛開始根本看不見成功,也許要到20年後才有那麼一點點影子浮現,然後在最後一分鐘反轉。
然而,即使杜邦集團願意付出數億的賠償,有毒的化學物質也仍然在全球流通之中,前面的路還等待更多合約者去長征。

黑水(Dark Water)一片中,我們也可以看見這個事件消耗了多少合約者。
從吹哨者開始,到引起Bilott注意,從7萬名鎮民中站出來的吹哨者已經苦撐了10年以上。
2017年被作家們揭露於眾後,2018年上了法庭,2019年拍成電影。這一連串的接力工作,需要許多合約者從各領域站出。
即便只是借寫作者與推廣者之力,聚沙成塔,引出更大更多或下一階段的合約者接棒。。。一路完成事件的拼圖。
我經常觀察這類事件的人物,人們如何完成一個歷史,推翻或化解一個巨大的危機。
從中了解合約者的不同特質與人性事件發展的公式,從而認識人間的各種誘因的發展軌跡。
從其它合約者的故事中學習經驗,滋養新世代的多樣挑戰力與實踐力。

許多人問我,如何成為合約者?
人們本性善良初衷良好,但總容易忘了如何出發。
合約者們期待有人跟自己說,”要做什麼,怎麼做?“但真的知道了,又有幾人願意去做?
然而就想黑水電影,答案早已在自己身邊,就等自己能夠成為那10萬人之一的不同者,能夠做出不同而已。
與眾不同是人們有想擁有又怕擁有的事,也因此,合約者才成為了10萬中選一的金心。

黑水(Dark Water)事件至今仍在持續中,但Bilott戰鬥也在持續中,只不過他不再是一個人在絕望與崩潰中奮鬥了。
如今有600多種研究和百種環保組織都加入了,為數不到萬人的他們,仍舊與C8毒物(全氟辛烷磺酸(PFOS))的70億擁護者用戶進行持久戰鬥。
我們都在有意無意中成了黑暗的推手,知情與不知情是一回事,個人利益才是人們不想面對的主要關鍵。
身為合約者,我們選擇能做的事,和要不要做的事。這可以回答了許多問題。

--蘇菲亞寫身心靈
#蘇菲亞國際身心靈學校
#
從黑水(Dark Water)一片談起合約者

1-10 of 434